修心去執 親歷大法的超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一九九六年得法,因為修大法,在日常生活中,我沒有按中國大陸社會現在觀念那樣,隨心所欲的貪別人的便宜。我是一個大棚菜農,從我賣菜開始到現在從未缺斤少兩,被別人欺負時也不計較等等諸多變化,如果不是修大法,我根本不會這樣。

一、去利益心

在修煉前,我是一個心胸狹窄、追名遂利的人,那時我不知道甚麼是對?甚麼是錯?所以做錯了很多事情,例如,我曾經賣過水果,有一個人從我攤前路過,見他掉了一張五十塊錢,等他走後,趕緊過去把錢撿起來,揣進自己的腰包裏,據為己有,心裏從未覺得有甚麼不妥,也不認為這種做法是不對的(當時賣水果一天也掙不到五十塊錢)。

我於二零零八年承包了一塊地,蓋了兩個大棚種菜賣菜,剛開始不會幹,因為從沒種過菜,就請鄰居教我們種菜的一個大概流程,剩下的自己琢磨研究,平常就多學多看別人是怎麼種菜和賣菜,一點點自己也就學會了。那年種的是黃瓜,摘下黃瓜後要裝筐,然後早上去蔬菜批發市場去批發,裝筐的時候,首先要用塑膠薄膜鋪在下面把黃瓜裝好,再往筐裏噴水,最後再稱秤,這樣每一筐的水重量就多二到三斤,一車裝很多筐,一下能多賣不少錢。常人都這麼幹,我當時知道自己是修煉人,我不能隨波逐流跟著這樣做,於是就和丈夫說:「咱不那樣做,咱先把菜稱好,最後再澆水。」因為丈夫不修煉,開始有些不願意,說:「別人都這樣做,咱不這樣做,別人會罵咱們的。」我說:「不用管別人怎麼說,我是一個修煉人,我不能做這種缺斤少兩損人不利己的事,我們越是這樣做,就越損德就會越造業,失去就會更多,有德才有財。」我修煉這麼多年,他也是明白的,所以也就沒有跟我再爭。

後來又開始賣芹菜,芹菜是十斤一捆,周圍的鄰居依然是把芹菜放在水裏漲水讓芹菜重量增加,然後再稱秤,每捆能多二兩,但架不住一大棚六七千斤芹菜,額外能掙不少錢,我依然沒有動心,我家的芹菜都是定完斤數再洗根,買我家菜的小販們都說只有我家菜的斤數是足斤足兩的,而且每捆菜還多一二兩,其實多出那一二兩的那就是水。常人為了利益希望菜長的快點,就打一種藥沒幾天的功夫,菜就能賣了,而且為了讓菜的色澤好看,也就是菜的賣相好也打藥,還會來我家親自教我怎麼做,聽完我也未動心也沒有那樣做。

周圍很多人都說,吃我家的菜最放心。這是對我為人的肯定,也是對大法的肯定,因為他們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十三年了,我一直守著這顆心沒有動搖過,以前因為不會幹,收入就很少,基本是年吃年用,剩不了幾個錢。可是五年前的冬天,我一棚的小白菜居然賣了三萬多,這在我們這引起不小的風波,沒人相信一棚小白菜能賣上三萬元,前院的鄰居知道後到處罵我們吹牛皮等等髒話,我知道後也沒動心,也不和他爭,因為我知道,我這些年賣菜做的是對的,師父看我在稱秤這件事上心性到位了,師父通過這棚小白菜在鼓勵我,是我的東西不丟,也讓我丈夫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修大法的超常。

二、過病業關

在修煉前,我是個體弱多病的人,婦科病尤其嚴重,由於貧血引發了許多問題,眩暈、嘔吐、偏頭痛、小腹發脹,稍微涼著點就又脹又疼,每次來例假都止不住,別人都三天五天就過去了,而我是沒準的,十天二十天的才能過去,而且每次來都疼痛難忍,由於父輩們重男輕女的思想,沒人把我當回事,所以我只能在痛苦中煎熬著。

就在我萬念俱灰無可奈何的時候,九六年的秋天,鄰居家的嫂子和我說:「你不是肚子發脹嗎?跟我去煉法輪功吧?沒準你的病就好了呢?」我半信半疑的就跟她去了公園,就這樣開始修煉法輪功,剛開始也不知道這是修煉,就以為是普通的氣功呢。但是自從煉上了以後,就喜歡上了,而且小肚子也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就徹底好了,例假也穩定了,再後來發現身體有勁了,全身的病不翼而飛,我真正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是甚麼感覺,當時感覺自己太幸福了。

後來時間長了,我開始幹大棚種菜賣菜,農村活又多又累,我一點點煉功就少了,法學的也少了,由於我的懈怠和不精進,我的身體又出現了問題,腰疼的越來越厲害,半年多也不見好轉,我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開始從自身找原因,發現自己有很多心都沒有放下,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面子心、色慾心、安逸心、懶惰心、名利心等等,尤其安逸心最重,當我找到這麼多人心時,我簡直無地自容,自己像從來沒有修過一樣,沒別的解釋了,就是修,抓緊學法煉功,加強發正念,漸漸腰疼好了,可是沒過多久就又重了,這回連腰都抬不起來了,氣都不敢喘,躺著坐著都疼,連翻身都疼,一直疼了三天不見好轉。

這時師父「善解」的法打入我的腦中,我用師父善解的法與迫害我的生命溝通,我說:「迫害我的生命你們聽著,我知道我以前一定是欠了你們的命或物,因為我們生生世世都在迷中,你害我我害你,而來生你又找我報仇,我又找你報仇,這樣如此冤冤相報何時了啊?我如今修大法了,我很幸運,我發誓一定要修成,如果你們還繼續迫害我,那等待你們的只有銷毀,你們如果選擇放棄不再傷害我,我未來會福報於你們的,這樣大家都能得到善解,也化解我們諸多的冤緣,你們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就這樣反覆說了兩遍之後,腰就突然不疼了,真的一點也不疼了。弟子再次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又為弟子承受了很多,同時呢我也為那些願意善解的生命而感到高興,因為這樣的機會萬古難遇啊!

以上是我的一點心得交流,如有不對,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