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花生和十斤大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那是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個深夜,我被一陣陣打罵聲和慘叫聲吵醒了。當時我因到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上訪,被非法勞教,關押在某某勞教所一大隊。

這時全監室勞教人員也都被吵醒了,外面打罵聲越來越高,慘叫聲也越來越令人發怵。監室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了:是不是有人偷了我們昨晚剝的花生種子了?聽聲音好像是A大隊長又在打人過手癮了。

說到偷吃花生,這個勞教農場,以種植花生為主,每個大隊種植面積很大,勞教人員勞動強度極大,加上食堂伙食極差,油水少,幹一會兒活,體力就跟不上了,於是,從剝花生種子開始,就有人偷拿花生種子吃,放在醬瓶子裏浸泡做下飯菜;待到花生仁開始灌漿時,烈日炎炎當空照,鋤草的勞教人員又飢又渴,就偷偷躲在花生苗中拔花生吃,解飢解渴;到了花生收穫季節,拔花生時,背著「幹部」又吃又篼,想方設法帶回監室裏去;花生入倉,滿禾場的花生曬的又幹又脆,抓一把,雙手一搓,吹、揀掉花生衣和殼,一大把花生仁塞到嘴裏,飢餓難噹!但是,只要被「幹部」逮著,就慘了!儘管這樣,偷花生還是屢禁不止。

又說到這個大隊長,別看他個子矮,人也瘦,可打起人來,下手極狠,號稱勞教所八大打手之一。勞教大隊的勞教人員沒有不害怕他的。

第二天,出工的路上,一個勞教人員走過來對我說:昨天大隊長還表揚了你咧。我說我又沒「轉化」,他表揚我甚麼?!他說,昨天夜裏被打的是他的老鄉,他被打慘了。他夜裏抓了幾把我們剝的花生種子,準備去泡辣子醬,結果被大隊長看見了,被吊到鐵架子床上,長拳、短拳、勾拳打了個半死。他訓他說:你們這些渣子,不是偷就是摸,從剝花生種子開始,直到花生入倉,一路上你們偷吃了多少花生。你看人家法輪功(學員)某某某,一下隊我就盯著他,幹部盯著他,還有其他人也幫盯著,人家一、二年沒有偷吃一粒花生!從建農場到現在,我手裏經過了多少人,不偷吃花生的,沒有其他任何一個,唯獨這個法輪功(學員),沒偷吃一粒花生!

我說我是修大法的,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到真、善、忍,做一個比好人還好的人。我們無論在甚麼環境,甚麼地方,無論大事小事,都這樣要求自己,你說好不好?他連連說,好!好!你們法輪功太了不起了!

從勞教所回來,為了糊口,我找了一個小門店經營大米零售,幾年來,左鄰右舍都樂意到我店裏買米。一天早上,一個老太太路過米店,說說笑笑的稱了十斤米回家。可過了不一會,老太太又來到我店子門前,怒氣沖沖,大聲嚷道,「我還以為你是個厚道人,可你騙了我好幾年。」我一頭霧水,說:婆婆怎麼了?她說:怎麼了,你心裏不清楚?我買了十斤米,你就缺了我半斤!我說,這不可能吧。她說:怎麼不可能?我家有稱,我復了稱的!我停了一下說,是不是大清早就搞錯了,我們去看看。老婆婆在前面走,嘴裏嘟囔的說,搞錯了搞錯了,你為何沒給我多稱半斤?

爬上了六樓,到了她家,她把米給我,又遞了我一個桿稱說,你稱!我一稱,果然只有九斤半,我問是不是這稱不對,她說:怎麼不對?這根稱我用了好多年了。我說我們再到店裏稱一稱,她跟我到店裏,我把米放在電子稱上復稱,一稱5000克一克不少,還多了幾十克,她看了看稱,不服氣的說:你這稱有問題。我說這是電子稱啊。她說電子稱就不能搞鬼嗎?我拿了一個1000克的砣,說這是標準砣,不會有錯,我把砣放在稱上,電子稱上顯示出1000克字樣,字一閃不閃,她不作聲了!又氣惱又羞愧。我平和的說,太婆,我是修大法的,我不會去做缺斤短兩的事,今天一大早,也給您搞累了,六樓上上下下也不容易,我今天給您多加一斤米,補償補償您,這十一斤米我給您提到樓上去!我幫她把米提到她家,她非常感激,開門讓我進去。我說:太婆,這稱不太好使了,您用這稱去賣東西,十斤您只賣出來九斤半,您虧了,因為您老這麼大年紀,做點事也不容易。您用這稱去買東西,十斤您只付人家九斤半錢,您知道了心裏也過不去,是吧!太婆連連說:謝謝你了,你們法輪功太好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