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法弟子的心態 了結車禍糾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九日】二零一五年的一天傍晚,我騎摩托車去上班,因為對面汽車大燈刺眼,我撞倒了一位老人,我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重重摔在地上,感謝恩師保護,沒有大的外傷。當時第一念是: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決不能逃避、推卸責任,要對此事負責、要善待老人。

我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跑到老人跟前,問道:「大叔,怎麼樣?傷的重嗎?」老人在地上坐著,面部擦傷滲血,說腰部臀部疼痛。我立即撥打120,呼叫救護車。老人的妻子不讓撥打120,等我撥打110報警、交警處理事故現場後,讓他兒子駕車送老人到縣醫院。

我忍住自己身體的傷痛,迅速為老人辦理住院、檢查、輸上液體後,再買些禮品,安置下老人。老人兒媳說話很難聽,多次給我拍照,怕我逃避責任。我平靜祥和的面對這一切。

在中國大陸道德敗壞的風氣下,很多車禍雙方最終成了仇人。起初,司機能逃就逃,肇事逃逸案例不少;實在逃不脫,就儘量推卸責任,大多數不會陪同病人去醫院,將責任推給保險公司,儘量避免自己麻煩、避免花錢。而傷者家屬則努力脅迫司機多盡責任、多賠錢。互相責罵、大打出手的不少見。司機大多數躲得無影無蹤。有幹交警的親戚就給我出主意:「就不和他們見面,他們就對你毫無辦法。」但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修真善忍,不能這麼做。」

醫院對老人的診斷是:鷑尾骨骨折。醫生說:「疼痛一月後就消失了,沒有後遺症。」我讓老人住院三個月,不讓老人拿一分錢。老人最初一週住在醫院,以後就天天回家,不在醫院住了。主管醫生對我說:「不在醫院住,就讓他結賬出院。」我說:「讓他繼續住院吧,咱給人家治好。」這事要叫常人處理,一定要催他出院了。

老人和他的兒子反而不耐煩了,他們想多要賠償費。老人病痛已經消失,行動自如了,天天回家,甚至幾天不來醫院,老人的兒子卻找到我,說是治療無效,要轉到市級醫院治療,要求我請假伺候老人。同事們都說他無賴、在無理刁難我,完全可以撒手不管了,看他能怎麼樣。我笑著說:「咱得對老人負責。」

老人的目地是多要賠償費,經過多方打聽,這種傷賠額是三到五千元。老人想要一萬二千元,我就給了他一萬二千元。主管交警也說:「最多賠償五千元,你賠的太多了。」我淡淡一笑:「老人也不容易呀。」

最後老人說:「你是好人。」我說:「我煉法輪功啊,不然的話,我不會這樣的。」遺憾的是,勸老人三退,他不退。真心希望他能得救,再見到他時,還要給他講真相、勸三退、救他。

最後,這件事和睦的解決了,我們沒有成為仇人冤家,他的兒子後來還來找我治病。

衷心感謝師尊,師尊教我修煉、手扯著我讓我提高心性、幫助我善解孽緣。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是絕對做不到這一步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