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打開世人心鎖的金鑰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九日】我原來是一名高校教師,也是一名氣功愛好者。喜歡練氣功,隨著我不斷深入的練氣功,我開始意識到氣功背後一定有更深層的內涵,但是具體是甚麼,我說不清楚,只是隱約知道一點,那可能就是修煉。我一直想要找個真正的師父能夠告訴我如何修煉。

緣歸大法

一九九六年五月一日,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我遇到一位練氣功的朋友給我介紹法輪功,我當時心裏一震,我一定要煉法輪功!

幾天後,我得到了當時出版的四本法輪功著作,包括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我打開書一看,一種強大的能量包裹了我,我一口氣讀完整本書,我被深深的震撼了,我人生中所有的困惑都解開了,我知道我終於找到指導我修煉的真法了,找到了我冥冥中一直等待的師父!我無法描述自己激動心情。

我還有一個感覺,這本書我好像以前看過,只是沒有現在這麼清晰,當時《轉法輪》這本書就像刻印在我的大腦中一樣,哪句話在哪一頁的甚麼位置,我都非常清楚。

看完書的那一刻,我身體所有的病都好了,一身輕,整個世界觀也都變了,我已經不是從前那個斤斤計較的我了。從那以後,我為人處世,一言一行都主動按照書中的真、善、忍的原則去做。嚴格的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同事說:這回可選個好領導!

我看淡了名利,在利益上從不爭,甚至自己的利益被別人竊取也毫無怨言。我做事總是先想別人,為別人著想。因為我看淡名利,本不想當甚麼領導,可是同事對我的為人與能力都非常認可,都推薦我當個基層領導,我只好承擔起這個職務。

我當領導與別人不同,我沒有以領導身份自居,工作上的事我都是與大家商量,要大家共同決定,從不自作主張。工作任務的安排都是公開透明的,對那些有好處的工作我都是主動讓給其他同事。我實際是為大家服務,並不是當甚麼領導。

在我的帶動下,我們單位以前出現不良風氣很快被杜絕。因為我的工作被領導與同事認可,我幾乎年年被評為先進。後來為照顧有些老同事,我就把先進讓給他。同事說:這回我們可選了個好領導!

看守所裏的犯人們

江氏集團與中共相互利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打壓與迫害,我為了讓政府了解真相,本著一顆善心,去北京上訪。到了北京才知道,政府不是不了解法輪功,而是經過相當長一段時間,全方位的縝密的了解後,有組織、有計劃並系統的策劃了這場迫害。當時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經常說的一句話是:「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可是政府要鎮壓,我們就鎮壓!」

我因為上訪被綁架到看守所,一進看守所的監室,裏面甚麼人都有。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下,人的精神壓力都很大。幾個犯人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都主動找我聊天,有甚麼問題都來問我。我就用從法輪功書中學到的法理給他們講道理,他們聽後都感到很欣慰,都說:「早遇到法輪功,我們就不會到這裏來了。」

有一個個體小老闆,非常願意跟我聊天,他說:「法輪功就是好!」這時另一個犯人威脅他:「在這裏你還敢為法輪功說話,你不想出去了?」他說:「我不怕!法輪功就是好!」結果第二天,這個小老闆就被釋放了,而那個威脅他的犯人被獄警訓斥、罰坐,沒有了往日的囂張。眾生對大法的態度決定了自己未來命運,不是用人的想法能理解的。

還有一個犯人是市政府部門的一個小頭目,他也願意與我嘮嗑。我就給他講法輪功真相,後來他明白了真相,他問我:「法輪功怎麼煉?」我說:「你現在打坐,心裏念真善忍就行,等你出去再去找法輪功學員具體去學。」他每天都打坐默念「真善忍」,幾天後他被通知案子撤了,可以回家了。他非常激動,來向我道別。眾生明白真相的福報就在眼前,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一天,進來一個殺人犯,他表情很沮喪。我來到他跟前詢問情況才知道,他是某個公司的車間主任,因為過失害了妻子的命。我就跟他講:「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沒有無緣無故的事,都是業力輪報,要想開點,人的生死不是自己說了算的。」他聽後不再沮喪了。

第二天,他起床後跟我說:「昨晚做了一個夢,夢中他到了一個非常乾淨的屋子。」我說:「是你明白一些常人不知道的道理,已經與一般人不一樣了,即使死後也不會下地獄了。」他很高興,我又跟他講了很多大法書中的道理,他很願意聽。過一天後,他又告訴我:晚上他又做了一個夢,這回他到了一個很漂亮的屋子了,比那天的好的多!我說:「你已經是在天上了,你明白大法的法理,已經不是一般生命了。」他非常高興說:「這回我要是死了,沒有甚麼遺憾的,我都能放下了,謝謝你!」幾天後我離開監室,後來他的情況我就不了解了。

太陽上的大光環

五月的天氣,熱辣辣的太陽在灼燒著大地。我與親屬幾個人來到田間種地。因為沒有牲畜,只好由一個人著犁,我們幾個人扛著繩子向前拉耕犁破開土層,播種種子。天氣熱,還要用力拉耕犁,我又熱、又累,可是拉著拉著……我感到不熱了,還吹來一陣小涼風。我抬起頭來,看到太陽上罩著一個美麗的大光環,就像一個輪子一樣,正好把我們這塊的陽光擋住。

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在慈悲看護著弟子!對師父的感恩與思念無以言表!當時,那幾個親屬都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在那個邪惡瘋狂迫害的年代,他們為了保護大法弟子,付出很多。現在他們都得到福報,生活的非常富裕快樂!

您一定要打個電話!

結束了流離失所的生活,我來到外地找了一份工作。我租住房屋的隔壁鄰居老太太就是小區居委會的成員,她老伴與兒子都是警察。因為應聘的工作簡歷我都是真實填寫的,一段時間後,我的情況被他們知道了,開始監視我。我坐火車,他們都隨行監視、跟蹤。我知道是地方公安部門派他們監視我的。我不為所動,每天正常上班,見他們面我總是熱情打招呼,對他們所為無怨無恨,因為我覺的他們都是可憐的被邪黨欺騙的人。

一天,有位婦女來她家敲門,可是沒人。那個婦女就來敲我的門,我打開門詢問:「有甚麼事嗎?」那個婦女說:「我是隔壁的親屬,我買了蛋糕,家裏沒人,我放你這裏,麻煩你給轉交一下,可以嗎?」我說:「行!放我這吧!」

傍晚,隔壁的老太太回來了,我把蛋糕送過去,說明情況,她很高興的接過去了。臨走時我特意叮囑她:「您一定要打個電話給您親屬核實一下,現在這個社會不要誰的東西都接!」她聽後,很感動。後來她打完電話告訴我說:確實是她的親屬送的,沒錯!還對我表示感謝。

從這天起,他們全家對法輪功與法輪功學員的認識全變了。她經常告訴我:要注意安全!我表示感謝。

全身從上到下都是「善」

幾年後,我又回到當地,因為原單位還是找各種理由推諉我要求恢復工作的請求,為了生活,我在當地找了一份工作。剛到工作單位,我就與單位領導講了我個人的情況。我告訴她: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曾經在某大學任教,因為依法為法輪功上訪,被原單位非法解除工職。我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以及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她聽完後,表示理解,同意留下我工作。

剛到一個新的工作環境,我首先要做的是要清理我那僅有幾平方米的工作室。我首先打掃衛生,然後歸納整理櫥櫃的各種數據,有序排放,這樣既方便其他員工使用,也方便我的工作。經過我的整理,整個工作室煥然一新,領導看了之後很滿意。

因為我這個工作要接觸很多員工,所以我給自己定下一個工作原則:為員工著想。所以我做這項工作處處都為員工著想,得到員工與領導的認可。所以那些員工都對我非常信任,都願與我聊天。我就藉這個機會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他們都很認可。

到了冬天,有時雪很大,有一尺多厚,嚴重影響單位人員出入。每到這時,我都是很早就趕到單位前,主動清理積雪,後來員工們來到後也都主動把剩餘的積雪清完,沒有影響單位的正常工作往來。一次,我一個人早早的來到單位前清理積雪,這時單位領導也來了,遠遠看見我一個人在清理積雪,對身邊人感慨的說:「某某,全身從上到下都是善!」

把今天的事告訴您的親朋好友

一次我們全家開車去市裏的一個菜市場買東西,我把車停下,家裏人都下了車去了市場,我一個人留在車裏。這時我看見從菜市場裏走出一個青年男子,打開一汽車車門。不一會,那個男子又出來了,一手把著方向盤,一手推著車子往前緩慢移動,我看到他很艱難的樣子。當時路過人很多,沒有人出來幫忙。我就走過去,在後面幫他推汽車。這時他可能感覺到了,回頭看見了我在幫他推車,很感激說:「謝謝大哥!」我說:「不用謝!」

一問才知道他的汽車突然沒油了,他要推到近一公里處的一個加油站加油。我們沒再說甚麼,只顧推車。因為兩個人推起來就輕鬆了些,可時間一長,我感到腰部有疼痛感,我還是忍著疼痛幫他把汽車一直推到加油站,我問他:「你有錢加油嗎?」他說:「有!」他加了二十元錢的汽油。我擔心他加的油太少回不了家,我就掏出錢給他要他多加點油,他說甚麼也不要,他說這些油夠了。他一定要請我吃飯,我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為別人做事不要報酬,只是希望你能明白法輪功真相得救。」他開始一愣,然後熱情的說:「謝謝你!」我給了他真相資料,又給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他要我留下電話,日後一定登門酬謝。我說:「不用謝我!你回去把今天的事告訴您的親朋好友就算謝我了,讓他們都明白真相,有一個好的未來。」他說:「好!」

大法弟子們謹遵師父的教誨,在大法中修出來的善像一把把打開世人心鎖的金鑰匙,打開世人被塵封已久的心鎖,破除著中共與江氏流氓集團抹黑法輪功的謊言,把法輪功真相送入人們的心田,喚醒了世人的良知,使今天世人在這歷史的緊要關頭做出理智正確的選擇,走向美好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