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領導尊敬和同事尊重的班主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我是中國的一名小學教師,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多年了。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我不但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還擁有了一個健康的心態,平和樂觀,與人為善。因而,我總能感受到修煉法輪大法之前從未感受到的寧靜與快樂。

由於社會人心的下滑,教師這個職業也充滿了挑戰:學生的自我、家長的挑剔、社會的輿論、教學的壓力,教師們普遍怨氣沖天,很多教師與家長相處也是互相戒備。作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我在工作中要求自己用真、善、忍指導自己的言行,做事為他人著想。

修煉前,我脾氣很不好,遇到著急上火的事就愛發脾氣。當了小學班主任之後,脾氣更躁。通過學習師尊的講法,我一改修煉前動不動就大發雷霆的教育方式,耐心細緻,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關心學生。我常常給他們講傳統文化以及相關的故事,幫助他們樹立正確的是非觀、價值觀。

現在的孩子都備受家長的保護,因而普遍很自我。有的學生甚至在家長的引導下,像個小刺蝟一樣,遇到矛盾立即反擊,決不吃虧。由於傳統文化的缺失,許多孩子也沒有孝敬長輩的概念,常常對著家長大呼小叫。

我就經常抽出時間,給學生們講古人以德報怨的故事,講伯俞泣杖等古人孝敬長輩的故事,學生們都非常愛聽,幼小的心靈受到了震撼。下課了,還意猶未盡,圍著我,說這說那,積極的與我互動。久而久之,學生們的精神面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班級裏幫助他人、互相謙讓。

師尊教導我們:「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我在教育學生的時候有一個原則,就是不管怎麼嚴格,從來不說傷害學生的話。小學生自控能力差,尤其是調皮的學生,時不時會添亂子。有時,我忍不住要發火,但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想到師尊的教導,我就會冷靜下來,站在學生的角度去思考,找出問題的癥結所在。當我能夠理解他們後,說話的態度和處事的方式就不會傷害他們,而是很理性的循循善誘,學生們也就心服口服,從內心接受我的教育。

儘管我對學生有嚴格的要求,但學生們都能感受到我對他們的關心,對我既喜愛又敬畏,我的教學工作開展起來也就十分順利,學校領導和同事們都給予好評。很多同事總是感歎:「你總是對學生輕言細語的,可是學生們怎麼就那麼聽話呢?」

小學班主任的工作很繁瑣,我的很多同事對於學生的幼稚、調皮、頻發的問題感到厭煩,常常抱怨。但我總覺的小學生很單純,他們身上有著成人沒有的童真,很多時候,只要耐心的引導,就能激發他們善的一面,這對於學生的成長非常重要。

一次,我班有一個學生的五元錢不見了。經過了解,是在很短的時間內被班級的學生偷走的。對此,我沒有大張旗鼓的在班級裏調查,而是利用這個契機來教育學生。

首先,我讓學生自由討論,換位思考:如果自己的錢被偷,會是甚麼心情?然後,我用自己在大法中懂得的道理教育他們:不失者不得。讓他們明白,不義之財不能得,如果偷拿了別人的東西,會失去更珍貴的東西,並且舉了一些事例。最後,我說:「我相信幹了此事的同學只是一時糊塗,如果他明白過來的話,他一定會歸還這五元錢的。」我還建議他偷偷將錢還到丟錢的同學的抽屜裏。

第二天,丟錢的學生告訴我,他丟失的錢已經回來了。我心裏一陣欣喜,為這位知錯就改的學生高興。同時也想到,如果人人都從內心懂得做人的道理,那麼社會的環境自然也就變好了。

對待學生家長,我也真誠相待,換位思考,理解他們的難處。在爭取他們配合教育學生的時候,他們能感受到我是真心為他們的孩子好,自然也就願意配合。很多家長為了讓老師更關注自己的孩子,想辦法送禮或送紅包給老師。我每次接一個新班,開始都會遇到這樣的事情。當我謝絕家長的禮物時,家長難免會有些誤解,因為現在的老師接受送禮是很普遍的現象。

我清楚的記的,在謝絕一個家長的紅包時,我認真的告訴他:「你放心,我會對你的孩子盡職盡責的,只有這樣,才對的起我拿的工資。」他嘴巴微張,我能看出他的吃驚:這年頭,還有這樣的老師?雖然他當時有點難以置信,但他在以後看到我對班級所有學生的付出和盡職盡責,他發自內心的佩服和感激我。他的孩子畢業後,他還經常問候我。

我教的每一屆學生家長在與我接觸一段時間後,都知道我是一位與眾不同的老師,工作努力,關心學生,但不求個人回報。所以,他們主動關注班級事務,幫忙做班級大掃除,為班級捐物,過元旦時布置教室,全都不用我操心。這讓年級的其他老師都羨慕的不得了。

有一次,我無意中知道,連其它年級的學生家長都在打聽我們學校有一個從不收家長送的禮、卻盡職盡責的好老師是誰。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所以產生了這麼大的影響。

我們年級組裏有一位教師,口才很好。在當今社會你爭我鬥的氛圍下,爭鬥心很強,無論是對待學生,還是對待家長,開口閉口都是一定要把對方整的服服帖帖。她對待學生總是用十分尖刻的言辭,甚至動手打學生。與她搭班的一名年輕老師在她的影響下,也被帶動的充滿戾氣,認為強硬才是搞定一切的硬道理。

看到她們的種種言行給學生造成的傷害,我想,教師在學生的成長中起著不可低估的作用。我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應該用自己善的言行去影響她們,尤其是那位剛剛踏上工作崗位的年輕教師。這樣,對她們、對學生都有益處。

一次,我與這名年輕老師交談,含蓄的啟發她儘量激發學生積極、善良的一面,調動學生的自主學習意識很重要。可她卻認為,她們班的學生就是怕狠,光說道理沒有用。所以,她們對於我總是輕言細語的對學生講道理不以為然。

可是,一個學期下來,她們都發現:我班的學生越來越好,乖巧又有禮貌,而且都很陽光、快樂,學習成績也是年級第一。而她們班的學生,問題層出不窮,學生在老師跟前,一個個都是低眉順眼的;一離開老師的視線,就張牙舞爪,完全無視老師的要求。那位爭鬥心極強的老師非常不解:「我這麼厲害,他們怎麼還敢不聽要求呢?」於是抱怨學生素質太差等等。

經過長時間的觀察,那位年輕老師也開始質疑強硬打壓的效果,她也在留意觀察我教育學生的方法。她常常羨慕的看著我班的學生對我說:「你們班的學生多可愛呀!」我想,善與惡這兩種態度所產生的教育效果形成這麼強烈的對比,這些現象一定能引發她的思考。

現在很多年輕老師都是非編製的,流動性很大,所以與我共年級組的年輕老師也比較多。我在與她們共事的過程中,總是努力要求自己用大法修煉者的標準要求自己。我對工作兢兢業業,不怕付出,為這些年輕人做示範,也常常用自己從大法中懂得的道理去引導她們。

在業務上,我主動幫助她們,用自己的時間、精力,為她們上示範課。其他的在編教師,尤其是資格老一些的教師,有時候會指使她們做這、做那,我卻從不擺資格,自己分內的事自己做,不讓年輕教師吃虧,相反還主動關心她們。年輕教師們都能感受到我的善良,也都對我很尊敬。

我修煉法輪大法以來,在各方面都努力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做的不好的時候,就反思自己做的不好的原因,再從新做好。偶爾忍不住發了脾氣,我會非常後悔,馬上調整心態,歸正自己。

我是一名教師,能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就能使許許多多的學生受益。修煉二十多年來,由於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我也受到了一些不公的對待,但這絲毫沒有影響我的工作態度。

我二十多年如一日,默默的付出,得到了學校領導的尊敬和學校同事的尊重。我所接觸的學生和家長,都慶幸能遇到我這樣的老師是他們的福氣。我們班的家長們常常感慨而自豪的說:「在您的領導下,我們班的孩子不光學習好,為人也好,他們是那麼的快樂、陽光,我們班的孩子太幸福了!」

其實,並不是我好,如果我沒有修煉法輪大法,我很可能會隨波逐流,也成為一個牢騷滿腹、爭爭鬥鬥的人。如今,不只是我在法輪大法中身心受益,我所接觸的學生、家長也都受益。

「法輪大法好」已愈來愈被眾人所接受。我真心的希望每一個人都能驅散中共謊言的迷霧,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