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修煉人良好的行為就是在人間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二日】我今年五十七歲,是一位退休女工,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輪大法,從此有幸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下面我寫一寫退休後在家服務老人的事。

我一九九七年就下崗(失業)了,為了維持家庭生活的經濟,幹過家政,帶過小孩,做過小買賣,還幹過養豬行業。我知道無論我從事那一行,都不忘自己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修心向善,不忘記救人的使命。

一、善待老人

公公和婆婆都已八十四歲了,他們家離我們家不遠。二老的眼睛,按他們的話說:兩個不頂一個。因婆婆有心臟病,股骨頭壞死等病,走路需要拐杖,出門需要坐輪椅。所以家裏的一切活都不用她去做。

Advertisement

在我沒來以前,一切家務都由公公一人去做。婆婆有三個兒女,女兒排行老大,下面兩個兒子,我是大兒媳。平時大家都是一個星期來看看兩位老人一次,說說話就走了,很少給收拾衛生。那時我每星期都把他們的髒衣物拿回家洗。

二零一六年,我辭去外面的家政工作,專心每天去公婆家給他們打掃衛生、洗衣服、推婆婆出去戶外活動等等。我來後,首先把廁所清理乾淨,房子棚頂打掃一遍,箱子、櫃子,廚房的鍋碗都統統歸攏好,打掃的乾乾淨淨的。小叔和大姑姐都說:這回好了,我們放心了,咱媽能多活幾年。他們都知道煉法輪功的人心地善良,做事認認真真。我閒下來就教婆婆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沒念過書,就一個一個字的教她念,告訴她可以保命保平安。

婆婆穿的衣服從裏到外都是我花錢買的。我在家給女兒做的菜,有時我不吃也要留給婆婆一份,因為她有時不愛吃公公做的菜。婆婆每年都要住一、兩次醫院,自從我來照顧他們,婆婆就再也沒住過醫院,他們心情非常好,身體也比以前強多了。他們的衣服都由我來洗,婆婆大便要靠吃藥,一個星期排一次,每次都會弄到座便上、牆上、床單上、內衣、內褲和衣服上等。我都得去查找,然後都洗淨擦淨。還有他們每年換下來的衣服、被子都給他們洗淨、放好,缺甚麼,不用他們說,我就默默的給買來。

婆婆公公家是一樓,兩人各住一室。有一天晚上,婆婆起夜時沒有站穩摔在地上。因腿有病,怎麼也起不來,她隔著門怎麼喊公公也聽不見,在地上趴了一宿,導致她第二天下不了地。第三天,外省的嬸婆來了,在婆婆床邊坐著嘮嗑,我在跟前看見婆婆臉色由黃變白,嘴唇開始哆嗦。我說:不好,咱媽心臟病犯了。小叔子拿來救心丸藥,倒出幾粒放到婆婆的嘴裏。婆婆的身體也開始抖動,而且越來越嚴重。我當時也沒有害怕,攥著婆婆的手,嘴裏念著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婆婆突然的睜開眼睛看著我的嘴,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不過「真善忍好」婆婆沒念對,念成「真善美」了,當時把小叔子和他的兒子逗的哈哈大笑。婆婆好了,第二天就能下地了。

二、大姑姐變了

公公和大姑姐結怨很深,有一次公公和我們妯娌二人訴說大姑姐好多事,並且越說越氣憤。我平時經常勸他,不要生氣,對身體不好,都是一家人,能成為一家人都是緣份。

大姑姐是公務員退休的,說起話來沒有句號,誰提到哪兒,她都能一套一套的講,就是樣樣通。大姑姐一提到公公也是氣的不行。大姑姐平時給他們買甚麼東西,公公都能挑出毛病來,都說不好。

婆婆每次洗澡都得需要兩個人,並且是在屋裏坐在大浴盆洗。大姑姐都來幫著洗澡。她回回都叨咕她公公壞,在單位當官整人都整慣了,在家也整人。婆婆有一次說她:「咋就你公公不好呢。看人家小某(指我),你爸脾氣那麼不好,她從來都不生氣,也不叨咕。」我有時也說:「姐,他們還能活幾年,我們珍惜當下吧。」今年有一次給婆婆洗澡,大姑姐說:「善待老人、對老人好,是積德、積福,後代子孫有福,你學的大法上是不是這樣寫的?」我說:「法中還要求不打人不罵人,不說別人的壞話,也就不會失德。人的福份錢財都是用德換來的。人有病、遭災都是人做了壞事得來的。」

最近,我看到大姑姐幾次給她父母送自己包的餃子、餛飩(她平時就不會做菜),還給公公買了經常愛吃的大紅蘿蔔,也不和老父親較勁了,還把婆婆洗澡時換下來的衣服拿回去洗,也不講究她公公了。我的行為感染她,大姑姐真的變了,會關心、體貼別人了。

三、「打著燈籠都找不著的好兒媳婦」

有時婆婆在外面坐著,那些阿姨們都說:你咋這麼有福,燒多粗的香娶了這麼好的兒媳。我在婆家幹了五年的活,真的很少看見那些阿姨們的兒媳來,別說來照顧了,所以她們很羨慕我婆婆有我這樣的兒媳。

這是個舊小區,住這兒的人都是同一個單位的人,都是八十歲左右的老年人,他們也真的都需要有人來照顧了。這裏住的阿姨、叔叔、大爺,很多人我都給他們講過真相,有時我沒看見他們,他們看見我,都樂呵呵的先跟我打招呼,我也喜歡和他們說話打招呼。

婆婆的對門住著七十多歲的老兩口,公公婆婆都不喜歡跟他們說話。那個女的我叫她嬸子,患有糖尿病綜合症,她的腳上腿上都有洞,去年又做了乳腺癌切除手術,雪上加霜,他們老兩口的工資都用來看病了。生活過的很苦。她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患有精神病不能自理。嬸子帶著有病的身體,不但照顧大兒子,還要給一家人洗衣服做飯。我在廚房幹活看見她拄著拐杖去晾衣服,我就放下手中的活幫她。總之,看見她幹這幹那,我就儘量的幫她。她很感動,逢人就誇我。

我一次在門口給她講真相,叫她每天都誠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上學時曾經入過的團、隊組織,告訴她可以保命保平安,身體會好的快。她高興的同意了。過一段時間她見到我說:「你告訴我的我天天念呢,傷口開始癒合了,心情也好多了。」我明顯感到她說話的底氣足了。

四樓住著王姨老兩口,今年王姨八十七,王伯父九十一。王伯父經常住院,因是幹部住院不花錢,公費醫療。王姨身體很胖,又是高血壓,每次她買菜回來上樓都很費勁。我只要看見,就放下活,把菜給她提到四樓,讓她自己在後面慢慢的走。有一次,她看見我,提著菜往樓頭走。我看見了追上去:「王姨,你咋往那走啊?」她說:「傻孩子,我不想老麻煩你,你多累呀。」我說:「不累,我幾步就上去了,你得上半天。」

一天,我從婆婆家回家,王伯父在路口等我,說我經常幫助王姨提菜,太過意不去。他從兜裏拿出三百元錢給我。我說:我哪能要錢,是應該做的,人與人之間就應該相互幫助的,是很正常的事嘛。他說:你不拿著,我再也不理你了。我堅決拒絕。我以前給他講過真相,上樓提菜時給他過《九評共產黨》。他和我公公都是一個廠的,他是書記,當然是個黨員,我又一次給他講真相。他每次都不讓我講關於共產黨的事,也知道中共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每一次都感到他很害怕的樣子。我也知道自己講真相還不到位,我真的不想放棄他。他的二兒子,我講了三次才做了三退。我還要努力,一定救了王伯父。

二樓住著廠長老兩口,劉叔今年八十七,劉嬸八十九。每年劉嬸都要買三百斤大白菜。我都要幫他們從外面曬好了再搬到樓上。我幫劉叔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還多次給過他大法真相資料。我感到他真的是從內心的明白了,他每次見到我,就是很遠也要向我擺手打招呼。

婆婆家的一樓道對著道,有風時經常落滿地樹葉垃圾,我幾乎天天打掃。四樓的三哥看見婆婆就說「你兒媳又來了」。我一次正在掃地呢,他見我就豎起大拇指說:「好人哪。」我就問他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嗎?他說:「單位的同事早給退了。」他說:「就佩服你們法輪功這些人,心地善良,任勞任怨,默默無聞的。」

一天,我走著去婆婆家,快到婆婆家了,我看見一個姐妹一隻手提著四、五顆的大白菜,另隻手提大約有十多斤肉和排骨。我看她有點提不動了,就上前幫她提一兜,她好感動。我問:「你咋買這麼多的菜和肉呢?」她說:「老媽父親冬天下樓費勁,我又上班,平時沒時間去,我這送去,還得去上班呢。」我幫她提到附近的公交車站,由於時間短,沒來的及給她講真相,只告訴她一定要記住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一再說:「記住了,謝謝姐姐。」

一天早晨,我把垃圾袋扔進垃圾箱裏,又輕輕的彎下腰把垃圾箱外邊的垃圾扔進箱裏,回身踏上車要去婆婆家。在我的後面走過來一位大姨說:「好孩子,好人啊。」大姨非常感慨的說:「好樣的。」我就順勢告訴大姨: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是佛法,我就是修佛的。其實這點小事不算甚麼,只是彎了下腰,動了下手。誰都可以做的到,只是現在的人道德低下,很少有人去做了。

還有一天,我從婆婆家出來,騎著電動車看見人們都騎著電動車不走我眼前的自行車道,而是到機動車道上騎。我看到原來是因為自行車道上有一個物體。我馬上停下車子,把那個物體拿起來扔到垃圾箱裏。這時再看人們又都陸陸續續從我眼前的自行車道騎過去。就是這麼小的事,乘涼的人們都靜靜向我投來敬佩的眼神,我默默的從他們身邊走過去騎上車子走了。

有一次,我在廚房洗衣服,聽見外面的阿姨議論說:樓下打水機下面有一堆狗屎,誰也不在那打水了。我拉開紗窗望去,這時還真過來一人要打水,一看地上,就到外面打水去了。我從屋裏拿了一個紙殼到那就把狗屎撮走,扔進了垃圾箱。樓門口的阿姨都不說話了,好像都停止了呼吸,我的婆婆也和她們在那坐著。我在屋裏就聽見她們你一句她一句跟我婆婆誇我:「天下打著燈籠都找不著你這樣的好兒媳婦。」

我心想:我能這樣做,真的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思想境界在修煉法輪大法中得到了昇華。我真正的體會到我的心性不知不覺的得到了提高。

就寫到這了,這是我修煉路上的一小段經歷,沒有轟轟烈烈的大事情,也有很多沒做好的地方,今後一定聽師父的話,按照大法的標準去做。最後,祈願我們的同修在所剩不多的時間裏,都能走出來,做的更好,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