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做踐行真善忍的好法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中國大陸的一名法官。幸運的是,在我剛剛走上法官崗位時就得到了萬古難遇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那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三年的修煉中,我的身心得以淨化,脫胎換骨,親身感受和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體會到了修煉的幸福和快樂!

堅定修煉 做好人

師尊告訴我們:「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修煉大法首先就得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

修煉前,三十五歲的我身高一米七,體重僅一百斤左右,並患有神經衰弱、鼻竇炎、胃炎等多種疾病,經常頭痛,藥不離身。因為身體不好,工作壓力大,總感覺精力、體力不夠用。沒想到修煉大法僅短短一個月,我的所有疾病不治自癒,身體健康,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大法開智開慧,工作中思路開闊,思維敏捷,工作效率高。在我從事的審判、政務、幹部管理等部門工作中獲得了上級部門的獎勵和認可。

沒想到就在我剛剛得法四個月後,一場對大法弟子史無前例的瘋狂迫害就開始了。面對電視、電台、報紙、雜誌等媒體鋪天蓋地的謊言和誣陷,經過理性思考,我與妻子都認為法輪大法是千載難遇的高德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這個信念我們永遠不能動搖。

我得法晚,儘管在單位還未公開大法弟子的身份,可這麼好的大法被抹黑,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如不站出來說句真話那連做人的基本良知都沒有。於是我開始利用各種機會給要好的同事講大法的美好、媒體的報導是不實的、法輪功是被迫害的,接著又給主管領導講真相。由於我的業務突出,人緣好,領導和同事都認可,很多同事都明白這場迫害是錯的。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問世,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惡毒用意及中共的邪惡本質已被世界各國民眾認知,退黨大潮風起雲湧,江澤民等迫害元凶已被多國大法弟子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罪名起訴。我給很多同事用化名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並告訴他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到福報。

經過反覆思考,我毅然向單位提出退黨申請。這讓院領導感到震撼!領導班子成員輪番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大法,並說如不放棄就可能失去工作,以此相威脅。

我就利用這個機會從我個人親身經歷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和自己修煉後的身心變化。院長說:「你表裏如一,我相信你說的,但我們還要吃飯吧?還要工作吧?」我說:「我修煉大法後身體健康,看淡名利,工作不是做的更好了嗎?而且,我們是搞法律的,憲法規定信仰自由啊!」後來他們覺得說服不了我,準備在第二天由領導班子成員集體與我談話。

回家後我與妻子大量學法、發正念,堅定修大法的一念。第二天,去單位的路上,我腦中出現師父的詩句:「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到了單位我心靜如水,坐在辦公桌前像往常一樣開始工作。這時,主管領導走過來對我說:「你願意繼續幹部工作也行,願意下庭辦案子也行。」領導班子要和我談話一事就不了了之了。

不久,我就被提升到中層領導崗位,做管理工作。單位領導明白了真相,為自己做出了正確選擇。這屆領導班子成員都因保護大法弟子得到了福報──作為基層法院得到全國法院系統高等榮譽,即全國優秀法院稱號。

中國大陸的法院也是名利爭奪的場所,提職、晉級、評優選先這些事常常是矛盾的焦點。修煉前我也陷在名利中不能自拔,搞得身心疲憊,心力交瘁。修煉後,明悟宇宙大法法理,淡泊名利後一切都變得簡單了,心胸豁達,身心自然健康。

師尊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3]。

我遵循師父的教導認真工作,無私的幫助他人。

後來,由於上級部門的壓力,單位將我從中層領導崗位調到庭裏工作。十幾年中,我與所在部門先後和三任庭長共事,我為他們做了很多工作:寫年底總結、專項工作彙報等文字材料,庭裏的大小行政事務和業務方面的問題等,我都能坦然為他們去處理、解決。其中一人晉升為法院領導副職後,私下多次對我說:「這個位置應該是你的。」我就說:「你升職我很高興。」我退休時,他坦誠的說:「你的退休是咱們法院的損失,法院虧欠你了。」

上級業務部門領導也給予我很高評價。

我退休時一個我帶過的年輕同事說:「哥,我都想哭了,我們會想你的,經常來看看我們吧。」這也許是生命明白那面的真誠坦言。我心裏明白,這些年我雖然放棄和失去了很多名利和物質上的東西,可他們哪裏知道我得到的是全宇宙的神都羨慕的大法!我明悟了宇宙的真理,知道怎樣做個好人,由原來的自私、驕傲、怨恨、爭鬥,到今天的逐漸走向成熟、堅定、理性、平和,活的健康、自信、輕鬆、快樂,我不虧啊!

在法官工作中證實大法

正法修煉要求大法弟子除了修好自己,還要講真相救度眾生。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在作為法官的工作環境中,怎樣講真相救度有緣人呢?

迫害初期我承辦了一起未成年人參與的多人搶劫案。在接待家屬時,其母親和姐夫硬是塞給我一個裝有現金的信封,我婉言謝絕了,可他們執意要我收下,我就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凡是煉法輪功的都不會收你們的錢。」他倆投來敬佩的目光,笑了。最後,按照法律規定和未成年犯罪的情節給予減輕罪行的相應處罰。在法庭宣判後家屬當庭對我豎起大拇指。

這是我第一次給當事人講真相。當晚,師父通過夢境鼓勵我做對了。此後,我開始在辦理案件接待當事人的過程中不失時機給對方講真相。

一次,一個六旬老嫗從山東來為殘疾兒媳代辦人身損害賠償糾紛。因缺少證據材料暫時無法立案。老人趴在窗口哭了起來。詢問情況才知:老人沒打過官司,以為這次來就能拿回賠償款,所以她身上已無返程路費了。我就拿出自己的三百元錢給老人買了返程車票,並給她講了大法真相。老人高興的退出了曾加入的少先隊,然後鄭重的給我鞠了個躬。

後來老人兒媳的案件順利結案,老人拿到被告的賠償款後就將我資助的三百元錢的事告訴了辦案法官。辦案法官彙報到院領導那裏,院領導責成有關部門給予我一次性獎勵。

工作中曾接聽過兩個熱線諮詢電話:一位女士在其它法院因鄰居糾紛起訴鄰居,法庭調解後她沒有聽明白,於是就打電話諮詢。接電話後,我耐心的詢問了情況,並給她做了解答,她聽懂後在電話裏激動的說:「法官你真好!」

還有一位老者情緒激動的打電話向我訴說:兒子不在身邊,樓上漏水長期不解決,他說要將自來水管加閥斷樓上水源。我勸老人家不能這麼做,這樣你的糾紛未解決,所有樓上住戶與你產生新的矛盾。如沒有精力訴訟,是否尋求社區幫助調解更好?老人家明白了採取極端行動的後果,說:「法官,我聽你的。」

有個工程施工款糾紛的當事人,家在外地,出示的起訴材料雜亂且不規範,我不怕麻煩,耐心幫助他整理後立案。他很感動,把頭擠進窗口說:「過年我給你弄隻羊吃。」我笑著婉言謝絕,告訴他不要在意。半年後,在大年前的一天,我在外辦事,這個當事人從單位同事那裏要了我的電話號碼,給我打電話,他開車從一百公里外的某城市特意給我送羊來了。我在電話中告訴他:我是信仰真善忍的,不收禮,並表示非常感謝!

結語

一九九九年以來,江澤民集團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大法弟子的迫害和對世人的謊言欺騙,使多少公檢法人員被捆綁參與其中而遭到惡報,儘管他們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迫害法輪功違憲和現實法律,然而中共獨裁專制的邪惡本性,讓他們失去了應有的正義與良知。

一個檢察院的同事說:「哥,我們都不想參與迫害法輪功,但也沒有辦法。」也有的明真相後退出公檢法機構的;有的為了不辦理迫害法輪功案件毅然辭去檢察官、法官職務,從事其它工作而得到福報。

在這裏真誠的對同行們說:迫害法輪佛法和大法修煉者,是天大之罪,不要失去良知和善念,對大法弟子的錯誤判決在將來都得承受罪責。當前的瘟疫肆虐何嘗不是上天對作惡者的警示和清算。大法師父慈悲,還在給世人悔改的機會,讓大法弟子給世人講清真相,選擇美好的未來。但時間不等人,希望人們早日聽懂良言,明白真相得救度!

在世界法輪大法日到來之際,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叩拜,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