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月嫂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八日】十年前,有一位朋友建議我學做月嫂。可說實在的,我不會看護孩子,更不會伺候人,也沒想過做月嫂。但我轉念一想: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也許這正是我要走的路。當時家裏也需要我去工作,我就順其自然的參加了月嫂的培訓。我有多年做面案(麵食)的經驗,還經營過幾年飯店,這些經歷對於做月嫂來說,都是寶貴的資源。

經過認真、勤奮的學習,月嫂的基本工作技能我很快就掌握了。和我同時參加培訓的幾個人,都沒有我學的快、學的好。我知道,是大法師父幫助了弟子,給我開啟了智慧。不久,我就能勝任月嫂的工作了。

月嫂工作雖然收入比較高,但工作時間長,要求責任心也要高,所接觸的一般都是有錢的或是中高階層的人士。作為大法弟子,我時刻都要把救人放在首位。我想,既然師父給我安排了這條修煉的路,那我就要利用做月嫂的機會,救度這些和我有緣的人。因為這些眾生,一般人很難有機會接觸到他們。

在這些年的工作中,我用從法輪大法中修出的善心和智慧,幫助了很多家庭,不僅僅是生活上的,更是精神上的。下面我從眾多的故事中選取幾個,與大家分享。

甚麼也不缺的大學校長家

家政公司介紹我到一位大學校長的家裏,他的兒媳生了小孩。初到校長家,我觀察他家的環境,了解他家人的情況。我發現,這位大學校長黨文化比較嚴重,在家裏說一不二,端著校長的架子,還把在學校的作風帶進家中,要求家人都要學習他推薦的詩詞。學完,還要讓家人都寫學習體會等。而他的妻子則是大學的一位系主任,人比較隨和、善良;產婦是一位公務員;校長的兒子在法院工作。

面對這樣有一定地位的客戶,我不卑不亢,勤勤懇懇的工作。我用心做好每一道菜、每一鍋湯、每一份面點。做月子餐之前,別人都是問產婦:「想吃甚麼?」而我都會先問產婦:「不喜歡吃甚麼?」因為這樣,除了她不願意吃的菜,其它的菜,我就有更多操作的空間,發揮我做菜、做麵食的技巧。

比如,小炒芹菜時,我會在熟鍋時先加醬油,這樣爆炒出的菜香味濃郁,能勾起產婦的食慾;做花捲和麵時,我用料理機榨菠菜汁、火龍果汁和麵,分別做成綠色、紫色花捲,用蛋黃和麵,做成黃色花捲。當我把飯菜端到桌上,呈現在產婦面前的是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餚。她高興的看著眼前的美食,發自內心的讚歎道:「阿姨,我都有當皇上的感覺了!」

我做的每頓飯一般都不會重樣兒,合理搭配,包括營養均衡,葷素搭配、色彩搭配,這是我對自己的嚴格要求。我把握住一點:就是對客戶一定要善,將心比心,能站在客戶的位置上思考。我一般是做兩菜一湯(一葷、一素、一湯),外加小米粥、彩色花捲,或三色麵條,或水餃、餛飩。

開始時,我不管在廚房還是在洗衣間忙活,產婦的婆婆(系主任)總會有意無意的看看我(因為彼此不熟悉,加上現在中共社會人與人的不信任,客戶一般都要觀察月嫂的工作態度)。我明白她的心思,也理解她,換位思考,人家花錢僱人,就是要你認真為她家服務的,沒人願意請不負責任的月嫂。

其實作為修煉的人,不管她看著我時、還是不看我時,我都始終如一的用心做我的事,該幹啥幹啥。她看著我,我是樂樂呵呵的幹;不看,我也是這麼幹。漸漸的,我的表現她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很快,她就放心的任我發揮了,不再監督我了。

逐漸的,我們彼此熟悉了。為了拉近距離,我也會和不苟言笑的校長說說話,甚至開個玩笑。我說:「大哥,祝賀你升級當爺爺了。人家都說家是溫馨的港灣,你倒是好,把學校的那一套搬家來了。家本來是放鬆身心的地方,你讓家人又背詩詞、又寫心得的。咱是不是搞的有點緊張了?」我這樣一說,校長笑了,不再讓家人寫心得了。

產婦因為刀口疼痛,跟我訴苦。我告訴她,我曾經是一個飽受十六年腿痛的關節炎患者,多虧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無病一身輕了,你看我現在身體多棒,能幹這麼多的活兒。我又給她講:「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全世界的人都支持、尊重法輪大法。『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叫人做好人的大法被抹黑,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被打壓。中共一定會遭天譴的,你是它的一份子,如果不退出來,將來會遭殃的。現在都退黨團隊保平安,你也退出吧,咱可別受它牽連。」她很順利的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了。我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傷痛就會緩解,身體一定會好。她表示認同。

因為同是母親,我和校長妻子拉起家常時,有很多共同語言,她對我的工作很是滿意。在和她的談話中,自然而然的就引到法輪功真相上了。實際上對她來說,我日常的表現就在證實大法。她通過觀察我的所言所行,中共誣蔑法輪功的謊言就不攻自破了。

在校長家服務的最後一天,我跟校長聊起了法輪功,問他:「是否聽說過退黨團隊的事?」他也很實在,說他早就聽說過。他是在去濟南參加同學孩子的婚禮時,一位朋友在酒桌上告訴他的。因為當時人很多,朋友在他耳邊小聲說過。我問他:「退黨了嗎?」他說:「沒退。」我說:「你可能沒聽明白。」我就給他詳細的講了貴州省平塘縣「藏字石」展現的天機。我講沒有鐵打的江山,沒有萬萬歲的皇上,蘇共一夜之間就解體了。你當初宣誓把命交給它,等於給它站隊了,老天滅它的時候,你就遭殃了。

我說:「大哥,你家要錢有錢,要地位有地位,要甚麼有甚麼。可是,就是缺『平安』,只有『退黨』才會真正平安。」他聽完後,痛快的說:「你給我退了吧!」他妻子在旁邊聽著,也很認同。校長姓「周」,妻子姓「史」,我給校長和他妻子分別起了「周平」和「史安」兩個化名退出邪黨。我說:「您兩人合起來就是『平安』。」兩人高興的笑了起來。

校長高興的說:「今天晚飯我請客。你先別走,麻煩你做上一桌子菜,咱們再聚聚。」等我做滿一桌菜,校長的親家母和她兒子應邀來了,我知道,師父把該得救的有緣人送到了我的跟前。我們邊吃邊聊,我對校長的親家母說:「今天是我最後一天了,我心裏有些話,必須和您說說,不說的話,我心裏會遺憾的。就是三退保平安的事,為甚麼退呢?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中共迫害法輪功是要遭天譴的。如果你是它的一份子,是要遭殃的,退了才能留下來。」

因為以前親家母來看望過她的外孫,我曾經給她講過真相,所以她很快就退出了團隊組織。她兒子我是第一次見到。巧的是吃過飯,親家母特意讓她兒子開車送我回家。我心裏謝謝師父的慈悲安排,在車上,我順理成章的給他講:「小伙子,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都是中共壞事做的太多招來的,為了不受它牽連,你也把你入的團退了吧。」沒費勁,小伙子就痛快的表態說:「好的!姨。」

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救了這一大家子人。

兩次到公安局長家做月嫂

有一年,公司介紹我去一位公安局長家做月嫂,他的兒媳剖腹產下了一個女嬰。後來我才知道,孩子有心臟病。怪不得一家人看上去都不痛快,悶悶不樂的。我暗暗的想:「我一定要救下這一家人。」要不是做月嫂,一般人還真是進不了他家的門。每次去,都要過三道門崗。

每天早上,我到他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微笑著和小寶寶打招呼:「寶寶,太陽曬著屁股了,快起床了!」然後用洗過的濕巾(如果濕巾不洗的話,上面有酒精,刺激嬰兒嬌嫩的皮膚)給她輕柔的擦拭面部,耳朵,再用棉棒一絲不苟的清理眼角,鼻子邊等。我和寶寶說說話、和產婦交流育兒經驗。

趁著沒有人的機會,我就在寶寶耳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她的小臉會顯現出高興的樣子。因為局長家人還不知道法輪功真相,所以我要給他家人講真相的話,需要瞅準合適的機會,不能唐突行事。

因為產婦心情不好,我就儘量開導她。在和她善心的交流中,得知了孩子有心臟病。我跟她說:「有病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相信神佛。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遇到困難的時候,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背誦師父的法:「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1],給她聽。我說:「你要是真心念動,孩子的病一定會好的。就看你信不信了。」她說:「為了孩子,我信!」我馬上跟她講了三退保平安的事,告訴她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講中共的邪惡。我說:「中共壞事做絕,老天要滅它,咱們可別受牽連。你把團員退了吧,退了,你就是將來留下來的人了。」她很聽話,退出了團隊。

她要我幫孩子念「法輪大法好」,我說:「我可以念,但你念最好,因為你是她媽媽。」她立刻就念誦起來。我說:「我給你公公講講真相吧。」她說:「您千萬別說,他甚麼也不信!」我在心裏馬上否定:我一定要讓他相信,一定要救下他。

局長的妻子經常跟我說她這裏疼,那裏疼的。我就順勢給她講了我十六年的關節炎,修煉法輪功痊癒的事實,告訴她法輪功真相。通過我在她家的一舉一動,她也明白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也很認同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好。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都答應了,並順利的退出了黨團隊組織。

在他家服務期間,局長的老岳母生病住院了。我知道後,就把她的病號飯和產婦的飯一塊做了。我為老人著想,給她做的都是比較軟爛的飯食,還換著花樣做。比如:雞蛋手擀面、水餃、餛飩、骨頭湯、小米粥等等。有產婦吃的,就有她吃的。我用心給老人做了十多天,直到她出院為止。

結果感動了八十多歲的老太太。出院後,她給我們家政公司寫了一封感謝信,感謝我為她的無私付出。當時我並不知道,後來公司通知我去,我才知道此事。公司宣布我為「金牌月嫂」,給我上漲了工資。我深深的知道,沒有法輪大法的教導,我做不到這些。

眼看孩子就要滿月了,我一直沒有機會給公安局長講大法真相,我心裏有點著急。師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有了下面的安排:本來在局長家結束我的工作前,局長已經提前安排好讓他的司機送我回家。可巧的是,司機那天有事不能來,公安局長只好親自開車送我回家。我心中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一路上,我給局長講真相,他說他都明白,讓他退黨時,他只是笑,不回答。

我問他:「大哥,您在這個位置上,對法輪功有甚麼看法?怎麼對待法輪功?」他說:「聽上邊的安排。」我說:「您聽上邊的,就是毀了自己,共產黨向來是卸磨殺驢。當年迫害老幹部,給中共賣命的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在文革結束後畏罪自殺;還有執行上邊命令的七百多名警察、十七名軍管幹部,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然後給家屬一張因公殉職通知單。」然後,我又給他講了法輪功是佛法,勸他不要跟著中共遭殃。他只是笑而不答。

這是我第一次在他家的經歷。遺憾的是,我沒有救下公安局長。

又過了幾年,局長的兒媳生了第二胎。我再次被他家邀請去做月嫂,我心裏覺的這次局長肯定能得救。

第二次踏進局長的家門,我看見客廳裏有個五、六歲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很健康的樣子,孩子甜甜的喊我:「奶奶!」這就是我上次照顧的孩子。工作的間隙,在和局長妻子聊天時,寒暄了一會兒,我告訴她為了你們家好,為了大哥好,快讓大哥把黨退了,不退的話,是很危險的。天滅中共,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她說:「我勸勸他,讓他退。」

第二天我去的時候,局長妻子就拿了一張紙遞給我說:「他同意退了,這是他起的化名。」壓在我心裏的石頭一下落了地。感謝師父安排我再次來救了他。

感恩師父教我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在這樣一個道德下滑、世風日下的社會中,我能秉持真、善、忍的原則,不看重金錢名利,不隨波逐流,出淤泥而不染,用自己的技能造福更多的家庭,救度更多的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