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孩子不良行為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三日】二零一九年十一月,我隻身來到了南方某城市一朋友家,小住幾日。沒想到不久就爆發了中共病毒,走也走不了,回也回不去,索性就住下了。

朋友家有兩個十歲左右的孩子,是姐弟倆,都很調皮、多動、愛玩網遊。但最讓朋友頭痛的是這兩個孩子在一起經常為一些小事打架,互不相讓。她用盡了辦法,改正孩子們的行為,都收效甚微,經常跟我訴苦,我說我來試試。

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回想這段歷程,我也是從一個滿身缺點的人,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指導下,不斷的修正自己,使自己不斷的去掉了各種執著心、慾望、不好的觀念,逐漸的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漸漸的養成了做事先想:對別人有沒有傷害、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哪錯了,下次做好。跟我認識的人都說我是一個真誠、善良、開朗、豁達的好人。這就是法輪大法的威力!人都說:「江山易改,稟性難移。」但人只要發自內心的想變好,都能在大法中歸正。

未成年的孩子,思想還是很單純的。在沒形成頑固的觀念和習慣前,把宇宙中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真、善、忍扎根在心裏,對孩子今後來說,受益無窮。心裏有把尺子,用來判斷甚麼是對自己真正的好,甚麼是對自己有害,自我約束,自我糾正,不用誰看著、監控。這才是我們大人對孩子最好的幫助。

然而道理再好,得採取孩子喜聞樂見的形式來引導,孩子才會發自內心的接受。這兩個孩子都喜歡聽故事,我就以中國古典故事,如張良拾履獲天書、密勒日巴即世成佛等等為情節,以孩子本人為主人公編成《某某奇遇記》,每天適當的時間講給孩子們聽。故事中貫穿著大法教人重德的道理。神仙找徒弟,就看人的德的成份大不大,大就好修;而打人、罵人、騙人、欺辱別人都會把自己珍貴的德給對方,那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而要想不失去德,就得遵循真善忍宇宙特性,做一個真誠、善良、寬容、忍讓別人的人,才能守住自己的德不丟,而且經過吃苦還能把自身以前做壞事產生的業力轉化成德。

故事中我告訴孩子,德是實實在在的物質,它可不是人所說的思想品德的代名詞。人要想成仙得道,不僅要有法來指導,還得有很多德來演化成功,才能有大本事(功能),才能要甚麼有甚麼。而常人也得靠自己有德,才能過上好日子。這些都是我從學大法中明白的道理。我把這些道理都溶在故事中,又是以孩子自己為主人公,偶遇神仙,神仙要收他當徒弟,在教他大本事前,讓他受苦、遭魔難,經過種種考驗,最終獲得大本領,遨遊仙界,在人間懲惡揚善,濟世救人。

由於故事太精彩,孩子真的入戲了,學會了「忍」。有一次,姐姐因為一件小事沒忍住,一邊狠狠的打弟弟,一邊哭著說:「我給你德!我給你德!」而弟弟抿著小嘴,眼裏含著淚,忍受著,沒還一下手。這一幕正好讓孩子媽媽看到了,很震驚,覺的不可思議,怎麼變化這麼快?!要往常兩人早扭成一團,打的不可開交了。晚上她跟孩子爸爸發了好一陣子感慨,說我是他們家的貴人。我說你可別這麼說,我這都是從大法中學來的,是你們沾了大法的光。

從那以後,兩個孩子再沒打過架。

由於疫情期間,孩子們不能上學,只能在家上網課。兩個孩子接觸手機、電腦的機會就多了,經常偷偷的玩電子遊戲、看抖音,甚至上著網課、寫著作業還玩。孩子媽媽總說,也制止不了。有一次,孩子中的姐姐看抖音錯過了上網課,媽媽實在忍不住了,對孩子大發雷霆,大打出手,把手機也摔了,把學習用的書都從書房扔到客廳,一邊撕一邊吼著:「別學了,你給我學的嗎?今天咱倆都別活了,一塊跳樓……」真是氣的甚麼瘋話都說了。我一邊安慰著孩子,一邊對孩子媽媽說:「冷靜!冷靜!這事打罵沒用的,我知道背後的原因,你交給我,我試試看。」

在大法中修煉,使我明白了現代人類社會中許多不可思議的現象和背後的真正原因。現代人為甚麼離不開手機,到處是「低頭族」?是因為人的大腦被某些低靈的東西給控制住了。按理說,人體是神造的,是被神看護的,是不允許其它東西強佔的。但現代人受現代變異思想的影響,道德十分低下,無止境的追求色情、暴力、驚悚、搞怪等等魔性的表現,使那些垂涎人體和人體精華的低靈的東西(如妖、精、鬼、怪、獸、動物、外星人等)有空子可鑽,於是它們就指使某些人創作出含有大量暴力、色情、恐怖、搞怪等內容的電影、動畫、小說、遊戲等充斥在手機電腦網絡裏。人越喜愛看,它控制人的大腦就越牢固,人就像失了魂似的,而不能自拔。有些人表面上看還是那個人,其實不知是甚麼了,現在都出現這種情況了。但這又能怨誰呢?人就是那麼求它、要它,它們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佔有人的身體、吸食人的精華、拿人的好東西。

當我把這些話講給孩子聽以後,嚇的孩子扔了iPad,跑到我的身後,抱著我說:「舅舅,救救我吧!我再也不看了,幫我刪了抖音、遊戲吧。」我說你別怕,你要自己勇敢的面對,去拒絕它,你一邊刪一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神就會幫你清除身上和大腦裏的那些壞東西。

我又說:「其實你們戴的紅領巾,他們不是說是用革命先烈的鮮血染成的嗎?先烈是甚麼?不是死人嗎?那死人的東西圍在脖子上,能吉利嗎?而且入隊時發了毒誓: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而共產主義是甚麼?是幽靈,是魔鬼。你拜它,它就在你的額頭上打上它的印記,你將來就歸它管,可不可怕?」我接著說:「舅舅現在給你們作證,你們向神明聲明廢除那個毒誓,從心裏退出少先隊,做神的子民。」孩子們都高興的同意了。而且弟弟還勸退了他的姥姥。

這兩個孩子慧根都很好。我在電腦上看《轉法輪》大法書,弟弟問:「這是甚麼(指大法書)?」我說:「這就是天書,是回到天上家園的天梯(我在講故事時,給他們講過人是神造的,不是猴變的,人真正的家園在天上,來到人間就是為了找天書得法修煉)。」弟弟說:「我也要學。」就坐在我的腿上,讓我念出聲給他聽。姐姐一看,也趕緊湊過來,坐在我身邊也認真的聽。從那以後,他們做完作業就找我看天書。

為了讓兩個孩子完整的了解大法修煉,我有意在吃過晚飯後在我屋裏煉功。孩子們看到了問:「這是甚麼?」我說:「這是煉就回天的本領。」孩子們說:「我也要煉!」在打坐時,姐姐一下就雙盤上了,而且還能盤很長時間。弟弟就差多了,單盤腿還翹的老高,疼的齜牙咧嘴。看姐姐盤的那麼好,急的不行。我說:「別急,以後多看天書,多吃苦,多忍讓別人,自然就盤上了。」

從那以後,吃完晚飯,弟弟就主動幫收拾碗筷(以前得給錢獎勵,還不願幹呢);早上起床,就整理好自己的被子;大人打掃衛生也過來幫忙。孩子媽媽看在眼裏,喜在心上,取消了孩子們不必要的網課,多創造條件讓孩子們和我一起學法煉功。後來她也試著跟著煉,感覺身體非常舒服,煉完後身體微微出汗,睡眠也變好了。這下她來勁了,晚上沒事了,她就開始張羅一起煉功,拉上姥姥,我們五個人在室內圍成一圈。當煉功音樂響起的時候,整個家都被強大的能量場籠罩著,莊嚴,祥和。那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