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師父真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元旦這天,我第一次捧起了寶書《轉法輪》,內心一下子平靜祥和了許多,看著看著突然感覺到這可不是一般的書,趕快坐端正了看吧。丈夫回來了對我說了甚麼我也沒聽進去,他吃飯,看電視直到關燈睡覺我似乎都不在其中。燈關了,寶書的頁面發出柔和的淡淡黃光,字和標點符號都那麼的清晰,我端坐在床邊聚精會神的看,也不知道甚麼時候天大亮了,真的是忘了餓,忘了渴,忘了困,忘了所有人間的苦辣酸甜!喜怒哀樂!一氣看完《轉法輪》!我把寶書緊緊的抱在胸前,在房間裏來回的走著,淚如雨下!喃喃的叫著自己的名字說:「你可有救了!師父的根都紮在宇宙上!告訴我遇事向內找,這回誰也動不了我了!」

書是母親給我請的,我手捧《轉法輪》連蹦帶跳的跑到母親家,那時候母親家是學法小組,幾位大姨正在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我也跟著煉了完整的一套,一位姨說:「第一次抱輪就抱下來了,根基好,你修煉法輪功吧!」我堅定的說:「修!一修到底!」好像表達的還不夠勁,又加了一句:「刀摁脖子上都修!」在後來修煉的路上舊勢力真的不止一次利用沒修去的人心執著,把刀摁在了我的脖子上,沒有師父的保護,別說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自己不知死了幾次了!

學會五套功法後,我把母親為我請的另外幾本師父的講法捧回家,心想一天一宿沒睡覺,先睡一會再起來看書。倒在床上似睡非睡的時候,床邊來了一位高大魁梧的人看著我說:「彌勒伸腰」[1]!是師父的聲音!師父要我煉功,我馬上把兩手舉過頭頂做「彌勒伸腰」的動作,手打在床頭上,我一下睜開眼睛,就看見師父伸過手把我兩側腋下的腫塊一揪一揪,感覺肉被扭扯著有點疼,又一揮手我感到小腹有東西在轉動!哎呀!師父給我下法輪了!我坐了起來,同時看到自己的大腦裏出現了一個像過去寺廟裏那樣的圓輪迅速的飛入很遙遠很遙遠空曠的空間去了(當時不明白怎麼回事),然後師父(法身)隱去了。

我感到從沒有過的輕鬆喜悅,師父把我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了,師父把我推過去了,我現在在很高層次上煉功了!我內心的感恩之情無以言表,發自心底的對師父說:弟子一定聽您的話,跟您走,一定要修煉到功成圓滿回報師父救度大恩。

在常人中修煉大事小事都面對如何選擇的問題,記得第一次去離家較近的煉功點煉功,早晨天不亮起床一開房門樓道裏黑黑的,風刮的不知甚麼東西劈里啪啦的亂響,一股寒氣撲面襲來,我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退回家裏!不想去了,還是白天到母親家煉吧,又一想,不行,白天根本沒時間去母親家。這早晨煉功得參加啊!我是一個膽子比較大的人,今天怎麼怕起樓道黑了哪?怕冷嗎?怕陰森森?我要去煉功還怕這點嗎?打開房門從三樓沖到了樓下,好像好多面孔在注視我,有支持的,有阻撓的,我都不在意就聽我師父的話煉功去。一出樓口外面路燈亮堂堂的,哪有甚麼風啊!輔導員看我是新來的,熱情的打招呼,幫助糾正煉功動作,心裏暖暖的。漸漸我入靜了,意境中自己慢慢的越長越大,看到下邊有一個像黃豆粒大的彩球,隨著自己的變大變大彩球越來越小,小到看不見了,有個意念打入:那是地球。啊,真奇妙!

學法煉功後我發生了大的變化,身體各種疾病好了,有的是明明白白瞬間師父給拿掉的,有的是不知不覺中沒了。爭強好勝、虛榮自私、體弱多病的我在師父的佛恩浩蕩沐浴中,心胸開闊了,容量變的越來越大,隨心性的提高身體健康了,情緒平和了,做起工作更得心應手,搞技術設計智慧源源不斷。

沒修煉前心裏對婆婆的想法是,我多掙錢可以給你,養活你,可不能讓你到我身邊親自照顧你。修煉了回歸五千年傳統文明,把婆婆接在身邊,孝敬尤佳,婆婆總是笑瞇瞇的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次丈夫的哥哥需要點錢,丈夫和我商量,我一口答應把靠工資儲存的那點存款取出來借他哥哥,丈夫非要我說個數,我聽了比較受用,他多聽我的!於是高興的說了個整數,丈夫取款回來沉著臉說了好些對我不滿意的話,告訴我錢都拿出來了,都給他哥。說不就多了個小零頭,我這個氣啊!不在錢多少,丈夫這麼處事我接受不了!氣就上來了,剛要發作!「真、善、忍」三個字從遠處飄到眼前,那個忍字突然變大,透明的!一下子想起來師父和大法,自覺羞愧難當,有甚麼了不起的,還要不平衡發脾氣?忘了我是師父的弟子,丈夫聽自己的就高興?這是甚麼心?不要它!到此火馬上就消了,再看丈夫他這麼做還挺幽默。

看似家庭矛盾小事處理的好,實質是修煉的人有師父看管,師父提醒遇到矛盾向內找,在法理上心性提高了,師父幫我把那個不平衡暴躁的物質拿掉了,我這邊的人才變得平和幽默了!修煉中任何大小事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那時單位很不景氣,生產合同越來越少,一次河北一家單位要上一條生產線,全國各地生產廠家一下去了七家競爭,我也代表單位去了。我是第一次去這家私人公司,看著各地的銷售人員你來他往的忙著和老闆談,我想我是師父的弟子,做事就得為別人著想,這家要上生產線,就應該看看他們的廠房,了解他們場地,水,電,原材料等情況,以便為他們提出最適合他們的技術參數,即使合同不與我單位簽,作為大法修煉人也應該把好的建議留給他們。

經同意我走進了他們的高溫車間,七月初河北的天氣較熱,加上設備生產需要一百五、六十度的工作溫度,熱的我好像要窒息了似的,走出車間我的衣服讓汗水濕透了,他們老闆把我請到辦公室,我把了解到的情況和他們要上的生產線結合起來,提出了比較切合實際的合理化建議。他對我刮目相看,他說來的人只想把合同搶到手,只有你為我們著想,吃了那麼多苦,他考慮與我簽合同。接著我幫助他們重新調整了設計技術參數,雙方同時按成本各自報價,再談最後的價格。

在審閱他們的成本價時我發現一筆把鑄鐵按鑄鋼價格錯報了,結果高出兩萬多元。我如實與他們核對把他們增高的價格減了下來,他們非常感動,說我們是誠信度最高的單位,看到我的言行,合同和我簽放心,並且給我的價格還偏高,老闆還開玩笑說:高價給我單位合同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我在寫合同時,老闆的兒子用繩繫上兩萬元,提著兩萬元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的,說是給我個人的回扣,我想我的利益心一定非常重,要不然人家怎麼這樣羞辱我呢?我可是修法輪大法的!我這樣一想,他馬上變口說是獎勵我個人的等等。是回扣還是獎勵我個人都不能要。我推開他的手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個人不要這錢,我是代表我們單位來與你們合作,真要獎勵我,就把這兩萬寫在合同總價裏吧!你說我真誠,善良,為你們著想要感謝我,我們大家就一起感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教我這麼做的!」一位年長的老人,坐在旁邊說:「你們還沒聽到嗎?人家是有師父管的。」小老闆自問自答:「你師父是誰?法輪功,李洪志,教育出你這樣的好弟子,佩服!佩服!」我笑著說:「喊我師父大名要尊稱老師,大師或師父。」他急忙說:「對!對!那是啊!這兩萬寫合同裏吧。」

後來那個地區的同行業的合同大部份都找我簽,他們認同的是:那個煉法輪功的人,講真善忍,讓人放心!就這樣即使市場蕭條我們單位的生產合同幾乎沒斷。我被非法勞教三年期間他們還在找我,從教養院出來馬上有用戶打電話請我到他們那邊去,說大批合同等著我呢!有的乾脆說:「別理他們(邪黨),給你造成的損失和不公幫你補回來。」

我不認識的一位女士,她的弟弟是當地公安系統領導,對迫害大法弟子很為難,她自己也有錢有勢,對邪黨的行為就是不明白,她以市場考察調研為由來到東北找我了解法輪功,她說:「我聽說過你的為人和技術水平,你說的我相信,在你這兒談論法輪功這事安全!」明白真相後她真是又驚又喜的回去了,她告訴我說一定告訴弟弟,千萬不能參與迫害法輪功。

無論甚麼人來我公司,購買設備的,推銷產品的,我都一視同仁熱情接待,講述大法美好,生命得救的真相。一位南方來的小伙子滿臉是汗卻打著冷顫告訴我,他太震驚了!脖子後在冒涼氣。聽完我的話,他自己好像換個人似的!有的接贈給的護身符時,起身先洗洗手畢恭畢敬的雙手接過。這是眾生在師父的安排下,以這種形式明白真相,危難之時會得到「大法」的保護啊。

回顧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有艱辛、有苦難、有收穫、有榮耀,一路磕磕絆絆,是師父一路保護,使我在魔難中理性昇華,堅定、平穩的走到了今天。深刻的體悟到師父的慈悲偉大,我好幸福,有師父真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