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父親得法過程中我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二零二二年三月開始修煉的新學員,母親是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我是與家人分居的,由於種種原因五年未見面了。

父親是國企的副總,他從不同流合污。他能吃苦、能捨、也能忍。同修們評價父親是「真正的男子漢」。家中,父親一人獨大,母親的意見總是不被他重視。母親很少與家人具體分享她修煉大法的體會,甚至怕與父親交談此事,因父親一聽說有關法輪功的內容就十分反感。

我修煉後,與母親時常會交流分享彼此修煉經歷和體會,每當談到父親的時候都感到難以言表的艱難,彷彿一道高門檻。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我修煉後,與母親共同在法上提高,促使父親得了法,步入大法修煉。

Advertisement

最近在一次集體學法中,讀到《轉法輪》第二講「遙視功能」[1]時,讀到:「當他走出世間法修煉以後,就不是這樣看了,那是直接看了,叫佛法神通,那是威力無比的東西」[1]這句法時,我突然感到有一束光照亮了整個宇宙:父親從反對大法到走入大法修煉,這其中的曲折在我腦海中反覆湧現。我無法抑制自己發自內心的感激,我幾乎從頭到尾是含著淚讀完這一講法的。之後,同修問我悟到了甚麼?我覺的那種妙不可言的感覺並非一兩句話能夠講清。

現在,寫這篇文章,結合我對法的理解,分享我在這個過程中的親身經歷與體會。

一、真正的向內找

常人社會中的勾心鬥角中,經常遇到激烈的矛盾,如:工作環境中可能會遇到事故及處理事故。當我們搞砸了一件事,受黨文化的浸染,我們寫一篇「客觀」的事故報告,往往卻是在相互指責中完成。為了推卸責任,每個人都認真並細心的總結別人犯了哪些錯誤,別人如果杜絕哪些行為,能將事故等級降至何種數值,減少損失百分之幾等等。一篇報告中,為了總結癥結所在,會用嚴密的邏輯將事故的原因推給某人某部門,或者外在環境因素等。為證明事故不可避免,我們甚至會寫整篇的算式闡述事故發生的概率如何之高。

弄明白如何向內找之前,我首先明白了甚麼是向外找:挑別人的問題,可以花三天三夜,甚至睡夢中都在想別人如何不好,別人應如何改正,相反,遇到問題我真的在向內找嗎?我找自己的問題時,會不會花同樣時間找自己的癥結?會不會刨根問底?會不會因為自己的常人心沒有克服而夜不能寐?並沒有。我做到的只是當遇到問題時,草草說幾句認為是自己的問題,僅此而已。不敢深入的找自己,不敢真正面對自己的錯誤。

就我母親怕與父親交流的事情,我請教了輔導員與同修,他們都說是我母親的問題。他們無法給出甚麼太好的建議。用母親的話則是:「還該不著他得法,緣份還不到。」每次與母親討論這個事,我說想讓父親得法,我會從母親身上找到種種問題並要求她克服困難。我嘗試與父親交流,父親明顯表現出想要修煉的意願,但母親卻說父親是在敷衍我。

既然輔導員和同修都說是母親的問題,我就和母親交流,她也承認她有很多問題。我和父親交流發現父親想修煉,我認為我自己沒有問題。其實,所有這些都是典型的向外去找。

我雖然明白應該向內找,知道這都是我自己修煉的問題,但我的向內找,也僅止步於此。那段時間,我凡是遇到問題,都會說「是我修煉還不夠精進」。這彷彿成了口頭禪,這不是真正的向內找。

此後,我曾嘗試想自己就在母親的處境:我將自己過不去的大難關想像成我的父親。我所遭遇的是對丈夫的恐懼和來自兒子的指責教訓,我若是我的母親,我可能早就崩潰了!我向內找的過程,就是不斷的在詢問自己一個:「為甚麼?」我的母親為甚麼是這種狀態?可能是我修煉不夠精進;我為甚麼修煉不夠精進?可能最近比較懈怠;為甚麼我修煉不精進就導致母親狀態不佳?可能我的言行傷害到了母親,給了她心理負擔。為甚麼我要用言行傷害我的母親?……在向內找的過程中,我得到一個很重要的結論:可能是我的爭鬥心太強所致。

二、放棄爭鬥心,心生慈悲

平時與同修的交流,我深刻的感受到他們的能量場,就是他們的慈悲心。我深知慈悲的力量,我所缺乏的正是真心為別人好。受黨文化的浸染,養成了解決問題前,先解決出問題的人這種變異的思維方式。這促使了我解決問題時,愛爭論,愛辯論,也就是爭鬥心強。

如何才能生出慈悲心?我嘗試在工作中遇到問題,首先捨棄自己的常人心、爭鬥心。然後換位思考自己如果是對方,問題的癥結在哪裏,如何輕鬆舒適的解決矛盾;修煉要高標準要求自己,如果是一位覺者來處理問題,這件事應當怎樣做。逐漸的,我做到可以以一個祥和的心態面對問題,感覺從自己嘴裏說出的話中少了黨性,多了人性;少了一份狡猾,多了一份溫馨。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我能夠用一顆慈悲的心對待我的同事,解決問題時沒有了喋喋不休的爭論。

在逐漸放棄爭鬥心,也學會心生慈悲後,我再一次和母親交談。我跟她講了我對緣份的理解,我對父親的理解,我對目前修煉狀況的理解。我站在母親的立場為她分析她的處境並鼓勵她。一番努力,母親鼓起勇氣與父親交流。

三、正念正行

我在個人修煉路上,正念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無論是講真相,還是私人生活中,我見證了因正念足而發生的一次又一次的神跡。結合開篇談到的遙視功能,我想談一談自己的感悟。

在和母親的交流中,她知道我的正念有力量,我向她介紹我是如何發正念的。那些天,我在正常發正念後,會帶「清除父親身後干擾他得法的邪惡因素,無所遺漏」的一念等。最初的一次,我彷彿來到了父親的空間場內。我感受到有一個像癌症細胞一樣噁心的能量團籠罩在他周圍。隨我一句「滅」,我感覺自己每個細胞都發出正念,他周圍的那個能量團彷彿也消失了。隨後幾天,每當我在清除干擾父親得法的因素時,我就感覺我來到了母親旁邊。我明白了,需要她的行動了。

我與母親交流時,母親底氣十足的說了一句:「接下來看我的吧!」我知道這次一定成功了。因為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一股能量,這股能量就是「心慈意猛」[2]。

父親本身身體條件非常差。在我發正念清除干擾的一週,父親說他彷彿在「渡劫」,他可能真的感受到病難將至。母親借此機會向他介紹大法之神奇。就這樣經過母親的一番努力,父親也開始了修煉。

父親得法後,每天除了吃飯和睡覺就是看講法錄像。他一遍一遍的看,一講內容看不懂會反覆的看。他的心律此前一直是120左右,在看了幾天錄像後,心律降到了60。這是他吃了大半輩子藥都沒有達到的效果。

在後來一次與父親的深度交談中,我得知醫院診斷他真的有腫瘤,但他沒有告訴任何人。我當時感受到他癌細胞一樣的能量團,一定是師父幫助清理下去了。

讀到《轉法輪》第二講「遙視功能」的時候,我就想起了當時如何感受到父親的空間場,如何幫助他清除阻礙他得法的邪惡,這些畫面在我腦海中不斷回憶。當我第一次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心中無比激動,集體學法時流下了感激的淚水。我知道這次我悟對了。同修看我哭,問:「你悟到了甚麼?」我悟到的以上三點內容,此篇心得體會回答同修的疑問。

望與同修共勉,正念正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