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新學員:我也要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一九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五十九歲。得法後,我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義就是返本歸真,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

我十分高興的把我修煉大法的事告訴了妹妹,哪知道被邪黨毒害的家人都反對我修煉大法。父親甚至打電話說:「你要是敢煉法輪功,你就別回家了,我也沒你這個兒子。」聽完父親的話,我想,他們並不了解法輪功和師父是怎麼回事,但我並沒有動心,反而堅定了一念:一定要修煉法輪功。

煉功四天,無病一身輕

修煉以前,我就是能睡覺,晚上睡一宿,腦子也不清醒。第二天上午,還得睡一覺,有時接近中午再睡一覺,甚至有時下午還得睡,總是迷迷糊糊的。我的血壓高壓達到了190,嚴重時得扶著牆才能走。心臟病時有發作,嚴重時只能一側睡,不能翻身。還有腰疼,經常性的感冒。有時病發作時,讓我感到自己隨時會離開人世。

修煉大法後,師父很快給我清理了身體,在第四天煉靜功中,兩隻胳膊裏像有甚麼東西被抽走了一樣,瞬間感覺身體輕鬆了。從此以後,所有的病痛全部消失,身體輕飄飄的,像要飛起來的樣子。晚上睡六個小時的覺,白天一點也不睏。我心裏總出現「我要飛的更高」,那種喜悅無以言表。

雖然修煉晚,但是三件事也不能落下

雖然修煉開始的晚,但是三件事也不能落下。除了學法、煉功,我就利用修電動車的技術,給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告訴世人九字真言。期間也勸退了一些人。

一天天快黑了,有個年輕人車沒電了,在我這兒充電,電也充不滿,我就想給他講真相。我騎車送他回到二十里外的地方,我給他講:我學大法,身體怎麼好了,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當時衝破面子心,顧慮心,張不開口等心,我問他入過甚麼,他說是黨員。我文化淺,有些字不會寫,讓他寫。他說,明天上你那取車,我把名字寫給你。這是我第一次給人三退,到地方才給人三退。

回老家證實法

二零二一年末,家人打電話問我,能不能回去伺候母親,哥哥、弟弟、妹妹都忙,沒時間。這情況讓我左右為難,離開本地回老家,就失去了集體學法的環境。我心裏非常矛盾,也知道即使修大法了,也得盡孝道,而且還要做好。我把這事跟同修交流後,自己悟到,自己應該回去證實法,講真相救人。

順利到家後,一進門,就看見生病的母親躺在炕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我從前教過母親煉靜功,但沒有環境學法煉功,母親就不煉功,但有時聽法。

母親以前腿疼,整夜睡不著覺,每隔一陣子,腿上的肌肉就像有刀子在剜一樣,疼得渾身打激靈。現在有時能睡一晚上,也不疼。這一次我回家,給母親下載了很多交流錄音,聽了廣播,她的各種病都好了,增加了母親的信心。尤其父親看到後,很是高興,說:「煉功還真是挺好啊!」

因為家裏人一開始不接受真相,我想自己必須加倍努力做好,讓他們看到是修煉大法後我才做到的。因此伺候母親一點不馬虎。母親晚上幾乎是一小時就醒,就需要人扶著解大小便,幾乎天天如此。這一段時間下來,家裏人都看在眼裏,很是佩服。母親也很依賴我,因為我總是樂呵呵的伺候她。哥哥、弟弟、妹妹們家裏有活,只要說一聲,我立即前去幫忙,真心實意的幹。在給母親養老金、住院看病錢的問題上,也從不計較個人得失。一段時間下來,他們看到現在的我和從前的我有了相當大的改變,再給他們講真相,也接受了,也認同大法好了。

危難瞬間 師父保護

期間發生了這樣一件事。一天,我上山砍柴,等把柴火捆完一看,好傢伙,這一大捆差不多能有四、五百斤。我把柴火順著將近七十度的陡坡往下滑,不成想,柴火捆不走直道,卡住了。我就下到柴火捆下面,想給正一正,柴火捆一動,立即將我擠得一個趔趄,往後退了幾步倒地,手本能地往地上一支,沒成想,軟肋被一顆削尖的拇指粗的荊條茬子抵住。如果柴火捆繼續滾動的話,別說四、五百斤的重量壓身上,就那根帶尖的荊條枝就能穿透腹腔,要了我的命。就在柴火滾動起來的一瞬間,像有甚麼東西拉住了它一樣,馬上停住了。我當時馬上明白了:是師父保護了我。

為父親三退

家裏的環境正好了,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哥、弟、妹主動跟我說:你回去吧,母親我們來照顧。我是想要回去的,但是母親不讓我走,我一說走,她就嚎啕大哭。

過了幾天,我做了個夢,夢見畢業典禮。身邊的都是小學班的,再旁邊是幼兒園班的,我就問我旁邊人,沒有大一點的畢業班嗎?他說有,手指著遠處,我就向那邊跑,怕不敢趟。我跑啊跑,跑不動還繼續跑,路都是泥濘的路了,我摔倒了,就繼續爬著向著那個方向努力,爬著爬著醒了。

第二天,我趕緊告訴母親,師父點化我回去,要不就不敢趟了。這次母親也同意了,她也知道我需要一個學法的環境。

臨走的前一晚,我想必須把父親的少先隊給退了。以前也給父親講過,但父親說:「好就在家煉,別反黨。」當時父親的態度讓我有了畏難的情緒,所以再沒給他講三退的事。

於是當晚,我發正念,清理父親空間場。第二天早上,在飯桌上,我對父親說:「給您說個正事。」父親說:「啥事?」我說:「您以前因為成份不好,被共產邪黨迫害,到最後還得給他們陪葬,多不划算。」父親說:「那咋辦?」我說:「我給您退了吧,天知、地知、您知、我知,別人不知道。」父親說:「好,那就給退了吧,別告訴別人。」

只要弟子有救人的一念,任何時候師父都會幫助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