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剛走入修煉時的喜悅與激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月三日】我們是那片土地養育的生命,從我出生記事起,共產邪黨宣傳的無神論毒害著每一個人。我從小就想:無論共產黨怎麼宣傳無神論,我都相信有神、有鬼,我雖然沒有看見過神,可是我老爺去過地獄。那時我想:我可不能幹大壞事,那地獄太可怕了。

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有一次我躺在炕上,眼睛看著牆,因為那時農村蓋的房子都是土牆。我想人為甚麼會死呢?如果不死該多好啊?如果死了會爛掉、就會變成土太可怕了。想起電影裏演的八仙過海,我就在想,為甚麼他們能成為仙人,自己有沒有那個機遇呢?我非常羨慕他們。

一九九七年春天,我喜得大法,通過學法,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人為甚麼會有生老病死,佛法修煉偉大的內涵,心情無比的激動。我內心大喊!我有師父了!我找到師父了!內心的喜悅用語言是無法形容的,從得法到現在我沒管師父叫過一次老師。怎麼能叫老師呢?那是我苦苦尋求的師父啊!我每天參加學法和戶外煉功,身體與精神狀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我沒有修煉之前,渾身是病。如乙肝、子宮糜爛、乳腺增生、鼻炎、腰椎間盤突出等等,修煉兩個多月,所有的病狀全部消失。我真正的體會到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有一天早晨到煉功點去煉功,走到大門口一看大門鎖著,找不到鑰匙,把我急得團團轉,怎麼辦呢?如果再出不去就晚點了。我看看牆太高了,那我也得上,那麼高的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爬上去的。在牆上跳下來我一看點,馬上到點了,我就急忙的往煉功點跑。我們家到煉功點有三里多路,在我跑的過程中,我感覺我不是在跑。我是在飄著跑,自己感覺腳落不到地上。剛跑到煉功點往那一站,煉功音樂也響了,開始煉功,跑那麼遠的路一點也不喘,好像沒有跑過一樣。我感覺到太不可思議了,法輪大法太超常了,太神奇了。

一個星期兩次洪法,星期六、星期日。白天九點至十點,煉一遍動功。正好是冬天十一月份,有一次去參加洪法煉功。是星期六,我看見有一千多人。天很冷,我們開始煉功時,有五分之一的同修,脫下大衣、摘下手套開始煉功。我也脫下大衣、摘下手套跟他們一起煉功,煉到第二套抱輪的時候,感覺特別凍手,手痛的要堅持不住了。睜開眼一看,同修們都在堅持著抱輪,沒有把手放下來的,我也不好意思把手放下來,咬著牙還是堅持下來了。回到家以後,手那個痛呀,心想這麼冷的天先別去了,天不太冷再去吧!太遭罪了。

轉念又一想,明天星期日又是洪法的日子,我到底去不去呢?我在想:為甚麼同修能做到自己就做不到呢?這點苦你還吃不了嗎?如果每個同修都和我一樣的想法。誰還去護法、洪揚法輪大法呢?我在問我自己?你還是個修煉的人嗎?我把心一橫,我必須得去洪法,我要把怕吃苦的心去掉。我要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誰不去洪法、我也得去洪法,我一定要做到。第二天,我到了洪法的地方,天氣比昨天還冷,還陰了天。煉功音樂一響,我還是脫下了大衣,摘下了手套跟同修一起煉功。剛煉功不一會,剛煉到第二套抱輪的時候,下起了鵝毛大雪,這次煉功和上次截然不同。剛煉功不一會,雙手發熱、好像一種暖暖的能量包圍著我,我的心情無比激動和喜悅,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與加持。我睜開眼睛一看,太震撼了!每一位同修都變成了雪人,一千多人太壯觀了。好像一千多個雪柱子,這一壯觀的景象永遠刻在我的心裏,永遠不會忘記,路過的世人都在驚奇的看著我們,被我們每一位同修的堅強毅力所感動、所震撼。

這件事讓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我真心的感受到了師尊的洪大慈悲,感受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更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能成為師尊的弟子無比的榮幸。我今後要多學、學好法、去掉人心、以報師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