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新學員:一盞照耀我前進的明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月十四日】我最早聽說法輪功這個名字是在中國大陸,那是一九九九年。當時知道周圍有不少人在煉法輪功,由於當時對法輪功沒有太多的了解,認為就是祛病健身,所以也就沒有在意。不久,就聽說有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上訪,後來又看到新聞報導「天安門自焚」(中共一手導演、欺騙百姓的偽案),印象深刻。雖然我對中國新聞報導的真實性從不信任,但也覺的法輪功的一切與我的生活沒有任何關聯。

二零一四年,我到加拿大旅行,也是我第一次面對面的接觸到法輪功學員。那是一位面目友善、慈祥的老太太,她在麗晶廣場發資料並給我講三退的意義和真、善、忍。聽了她的講解,我不禁詫異中國的宣傳,她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中共指的邪教?她又怎麼可能有能力推翻中國共產黨?當時雖然心中存著大大的疑問,但還是委婉的拒絕了她發給我的資料,第一次錯過了法輪功。

二零一五年我已經來到加拿大生活,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機場居然又遇到了那位老太太,她還一下認出了我,說:我們以前見過!她的記憶力如此之好,她再一次把法輪功的資料遞給了我。出於尊重,我接過了她手中的資料,簡單的聊了幾句就匆匆離去,回家後就把所有資料放到書架上了,忙碌的生活讓我慢慢的淡忘了法輪功的事。

有一天到溫哥華辦事,路過中國領事館,看到有很多人打著橫幅在進行抗議活動。這幾年生活在加拿大,讓我看到和聽到了更多真實的信息,對中國也有了更多更深的認識,由衷的敬佩他們的勇氣,非常渴望自己能夠成為其中的一員,於是開始關注了解,知道他們是法輪功學員和平抗議活動。

二零一九年,新冠疫情引發了全世界對病毒的恐慌,那時為了及時了解國內疫情的情況,我每天看大量的YOUTUBE視頻,以便把最新疫情進展告訴國內的親朋好友,自媒體視頻讓我更深刻的了解了中共的歷史,了解中國正在發生的事,開啟了我思想上的巨大變化。令我更詫異的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都是法輪功學員。所以我迫切的想了解法輪功,從此開始開啟了我修煉之路。

師父說:「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1]

就這樣我開始自學法輪功,我經常跟著師父的視頻學習煉功,通過明慧網看新學員的體會,從中找出自己的不足。比如,在煉法輪樁法時,一會胳膊就累的舉不動了,感到兩臂很沉、很「酸」,不得不放下來,看到視頻中有很多年齡很大的同修不費任何力氣,輕鬆的完成整套功法,難道我還沒有他們的力量大嗎?在煉第五套功法時,要求雙盤,作為大法弟子當然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可是我連基本的盤腿都不能堅持,更不要說單盤、雙盤,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

二零二零年五月一個偶然的機會結識了一位法輪功學員,看似偶然,然而,我悟到這一切都是師父精心安排,是師父讓我不要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緣,我開始說起我煉功中的問題,他幫助我糾正動作,給我講三退的意義,並告訴我功不是煉出來的,是修出來的。並送給我一本《轉法輪》,讓我既要煉功,又要學法。

《轉法輪》一下就吸引了我,我知道了修煉法輪大法要重心性,守德,要與人為善,才能昇華到更高的境界。《轉法輪》開啟了我認識法輪功的新篇章。

同年六月,為了克服惰性,也為了能更快的長功,我走進了法輪功的煉功點,每週都堅持煉功,同時也堅持看《轉法輪》。

疫情依然影響著大多數人的生活,而我的心平靜了很多,因為我從《轉法輪》中理解到:要想好病、消業,必須要修煉,「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1]。隨著時間的推移,法輪大法在不知不覺中改變著我,以前打球受傷的膝蓋沒有了往日的疼痛,現在已經可以重返羽毛球場了。

二零二一年十月四日,我給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了郵件,正式退出了中國共青團。

二零二二年五月八日,我去溫哥華藝術館的活動,結識了新的同修。五月開始,我幾乎每週六、週日都會往返幾十公里去那裏煉功,週日還經常去市中心的洪法點煉功,在那結識了更多的同修,和他們更多的交流,使我得到更大的進步。

有一次在打坐時一直閉著眼睛,剛開始時還能聽到車聲、人說話的聲音,但我沒有像往常那樣好奇的看,而是靜下心來,慢慢的閉著眼睛儘量向遠處看,漸漸地看到有藍色和白色的光,就這樣一直的看著,彷彿外面的世界與我無關,直到結束,一睜眼,看到外邊熟悉的環境,一下恍然過來。

人總是有惰性的,有時忙,就找個藉口不煉了,有時候太晚了,看書時眼睛很累,就告訴自己,今天不用學法了;有時候覺的《轉法輪》看這麼多次了,也沒有甚麼新意了,煉功好像也沒有甚麼長進了,思想上就放鬆了。有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到我正在看《轉法輪》,這時師父出現在我的門口,對我說:你在幹甚麼?一下從夢中驚醒,白天把我做的夢告訴同修,他問我最近是不是沒有專心學法?告訴我說是師父督促我要好好看書學法,並告訴我去看《轉法輪》裏煉功為甚麼不長功一節。原來師父早已告訴我了:「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煉」兩個字,人們只重視那個煉而不重視那個修。」[1]

從此以後,煉功、學法成了我生活的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即使再忙再累,晚上也是看《轉法輪》,開車時也經常聽師父的講法,經常收到來自同修的短信鼓勵和支持。就這樣,一件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有一天聽完師父廣州講法,裏面提到有學員被車撞倒安然無恙,有學員被法輪擋住從高處掉下來的鐵棍。心中略微覺的有些不可思議,真有這樣奇妙的事情發生嗎?

第二天,我和朋友準備外出,他從車庫開車出去,我站在車的後面幫他看著別碰到東西,他本來應該向前開出去的,就在此時,我突然覺的站在車的後面不安全,並立刻站到車的側面,這時他突然加油倒車,在場的所有人都嚇壞了,那個朋友也嚇的連連說見鬼了,說自己並沒有倒車。而我此時卻十分平靜,沒有任何驚嚇,但在心裏默默的感謝師父,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事後我打電話給同修,同修告訴我說:是師父,這樣的事每個大法弟子都會遇到,有些自己意識到了,有些可能不一定意識到就過去了,每個真修弟子都有師父法身保護。

二零二二年是我收穫最大的一年,參加了「四﹒二五」和平上訪紀念遊行,參加了溫哥華「七﹒二零」反迫害遊行。八月二十一日參加了溫哥華慶祝4億人「三退」集會遊行,作為4億分之一,我第一次勇敢的走進遊行隊伍。

經過了三年修煉,我終於明白了人生之路,明白了生命的真正目地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返本歸真,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轉法輪》讓我明白了在人生中的許多問題,讓我心裏有了希望,生活有了一盞照耀我前進的明燈。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