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走入大法修煉 走出報復仇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月八日】我叫李明亮(化名),曾是紡織女工,回憶當年有幸得大法,把我從一場可能發生的仇殺中挽救出來的真實經歷。

一九九六年二月八日,剛過完中國年頭一天上班,早班七點左右,輪班工長與一位職工的男友,因請假之事發生糾紛,毆打起來。當時,恰好我是輪班的工會主席,見到發生毆打馬上上前勸架,在勸架過程中,工長抄起一根雜木棍朝對方打去,沒想到卻打到了我的頭上,離太陽穴僅兩釐米打開了一個大口子,鮮血直往外冒,因失血過多,昏倒在車間,經醫院搶救脫離危險,診斷為一級腦震盪住院治療。

我冒著生命危險勸阻車間職工打架鬥毆的事,沒想到車間為了評比年終獎,顛倒是非黑白,把這件事謊報為:是我在旁邊看熱鬧受傷了,作病假處理,而不算工傷,並把我調離管理崗位到一線做擋車工作,還撤銷我工會主席的職務,完全不追究鬥毆者的責任反而處理勸架者。

如此突如其來的打擊,讓我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有冤屈卻無處申訴,幾乎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於是產生了要報復他們的想法,出錢雇殺手進行報復,發洩內心的痛苦和委屈。

就在眼看我即將走向以惡制惡,用暴力來報復對我不公的人,即將走向危險的邊緣時刻,一件事卻使我發生了變化,把我從仇恨中拉了回來。

就在這段時間,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聽聞了法輪大法教人向善,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的法理之後,感到了一種讓內心安寧、美好的力量。單位讓我受冤屈,讓我生活在仇恨中,我的內心其實很痛苦,我多麼希望每天開心一點,擺脫這種仇恨帶來的煎熬,可是怎麼也無法擺脫,當我聽到法輪大法美好的法理後,我的仇恨好似堅冰慢慢溶化了。

我從法理中得到了啟悟,師父告訴弟子:「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1]

我慢慢想通了,然後豁然開朗了,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學法輪大法後不到一個月,我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愉快,內心明亮起來,有一種說不清的喜悅。而且身體的各種疾病也不翼而飛了,幾十年的婦科病、痛經、腰痛、胃疼等等都不知不覺好了,無病一身輕,面對工作單位領導和同事對我不公的對待,我對他們的仇恨也消解了,甚至面對他們我也能做到泰然處之,廠裏也給我換了一個車間,慢慢的甚至忘記了這件事情了。

有一次,對我不公的肇事者工長和我原來車間的同事到我對門鄰居家打牌,因他們的鞋子都脫在門外,丈夫記仇,對我說:「去把他們的鞋丟了吧。」我淡定的回答,我學了法輪大法了,是大法修煉者,師父要我們做好人,與人為善,我不會去丟人家的鞋的。在以後的工作中,生活中,我時時刻刻用大法來歸正自己,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後來,廠子破產了,有機會要工傷賠償,我也沒找廠裏要,也看淡了名利。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團掀起了一場對大法的殘酷迫害,謊言欺騙和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我唯有精進,堅定實修,講真相,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

感謝大法師尊的慈悲救度,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從此走上了一條光明大道--修煉法輪佛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