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認識「自我」的部份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日】「自我」這個東西很難修,有時候堅持「自我」的理由很充份:總認為自己認識的對、做的對,如何如何。其實不是表面事由的本身對與不對,錯的是堅持侷限於自我認識的那種執著。

曾經,有時候看到技術同修對安全方面「過於」謹慎,認為表面形式的安全都是人的辦法,心性有漏才是不安全的真正因素,因此覺的同修正念不足。後來才知道是自己不懂電腦、網絡等安全常識與技術而妄下定論。

幾年前,同修被抄家時,把我及其他同修用的「站內信箱」拿走了(同修為了方便,把信箱與密碼寫在紙上),好在這之前我無意間修改了密碼,沒甚麼損失。兩年後,我上明慧網(不知安全問題出在哪個環節),被國安「關注」,帶來較大干擾。遇事後,我第一念想到:可能是同修們常在信箱、電話裏直呼某某、某某。

每當看到同修叫我常人工作職務名稱時,我會生出一絲埋怨:「正念強也要理性啊!」只覺的同修的「自我」很強、我行我素,沒想到應該內找自己。次數多了才讓我想到:看到別人的「自我」,一定是自己有這方面問題。其實,在信箱和電話裏直呼我姓與職務名稱的同修,有的做事都很直接、坦蕩,在邪惡的環境下也都正念很足,在哪裏都是堂堂正正講真相證實法。想到這些,再看看自己:思維複雜、做事隱晦,有時很明確知道某件事該如何表達,可以直接說或做,可那個思維好像很曲折、要繞幾個圈。表面平和,內心總想規避矛盾、麻煩。經常是以圓滑、不得罪人、繞著圈子等方式堅持「自我」。發現自己的那個「自我」隱藏的非常深,別人不易察覺,自己更難覺察。這是近期的認識。

在家庭環境中,「自我」表現的更多更突出。生活中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不修煉的家人,覺的她們自私、狹隘,觀念多、沒智慧,所以經常矛盾重重,還時常出現矛盾激化。有時候也知道是我那個「自我」的表現,就是忍不住。直到有一次警察找上門來談「法輪功問題」時,家人主動說到:「他煉法輪功只是個信仰而已……」我才意識到對妻子的主觀臆斷──她平時不依不饒的與我爭吵,所以我覺的她干擾我做三件事、很差,能否被大法救度都是未知數;可是,在警察面前,她卻有常人的如此正念,關鍵時候能站在大法這邊。我一下子意識到以前對她的那種認識是錯的,因此很慚愧。慚愧修了二十多年,還以常人那種堅持「自我」的執著與她爭論高低、輸贏,這不等於把自己當作常人了嗎!

心裏自責難受,我開始向內查找自己:以前,老是認為她在干擾我修煉,老是以各種理由、超越常人的認識,要求常人(家人)怎麼樣怎麼樣,理虧的時候還要繞著圈子以各種藉口辯解,然後還自以為是。經過一陣梳理,越想越覺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馬上向師父說:「師父,弟子錯了,弟子錯了啊。」這時候感覺有個不好的東西一下子消掉了,很舒服。自那以後,「自我」的東西再表現出來好像沒那麼強了,能克制住了,有時候還沒表現出來就給壓回去了。因為已經能夠意識到它不是「真我」。

「修煉」的內涵是精深的,體現於方方面面。如果各方面都能跟上,特別是學法背法能跟上的話,可能「自我」的物質就沒那麼難修。至此,寫的對「自我」的一些認識與經歷,認識的不一定對。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