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難 也不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自一九九七年得法明白師父傳法的真諦那天起,我就在內心對師父發誓:我一定跟師父回家。這二十多年的修煉體會就是:信師信法,以法為師,事事對照,堅決做到。在修煉的路上無論有多少艱難險阻,我都逢山過山,逢水過水,只走大道,絕不繞道而行。

記的得法不久,師父講修煉人不能炒股票,那時全國正掀起炒股熱,我也在股市裏津津樂道,也賺了點錢。看到師父說修煉人不能炒股票,我就把持有的股票無論漲跌全部拋售。股市裏的朋友說我有病,勸我冷靜冷靜。我想,我既然選擇了修煉,就得聽師父的話。不聽師父的話就不是師父的弟子,就不是修煉的人。再說錢財是德所生,修煉人要那麼多錢幹甚麼?留著德還能演化功呢!明白這個道理,放下這些很坦然。

另一件事是對於房子的捨棄,那時候我和老伴在單位都分了房子。兩個單位福利都很好,房子面積都是一百多平方米,而且地段都很好。後來政府規定夫妻雙方只能留一套房子,當時很多人都在想辦法保住房子。為此單位裏從領導到職工,也有修煉的人,就辦假離婚,開假證明,找關係,各顯其能。我老伴也想這樣做。因他有個朋友在派出所工作,開個假證明很容易,前提是我得配合。一套房子意味著上百萬的資產,常人能放得下嗎?到嘴的肉吐出來很難!於是我正告老伴:要房要人你選,我不會配合你造假的。我不管別人怎麼樣,我就管我自己。老伴看說服不了我,只好退掉了一套房子。當時退房的人寥寥無幾,周圍的人都說我們傻。至今老伴提起來此事還心裏不平衡。我很坦然,因為我選擇了修煉,必須做到真。

一九九九年七月惡魔江澤民利用邪黨開始迫害大法後,我沒有迷茫。師父講過修煉就是大浪淘沙,面臨這場魔難是錘煉自己的。無論我是面臨被抓、被關、被勞教還是降級降薪、開除原單位等等迫害時,我都能正確面對。有領導勸我說:「只要你嘴上說句不煉,甚麼也不影響。這麼好的工作,這麼好的單位,就因為煉個功,你都不要了?真是不值!真是不可思議!」

我不為所動, 因為我選擇了修煉。我知道自己在幹甚麼,我不追求常人的東西,我有的常人沒有,我有師父,一切由師父安排。後來他們又開除了我的黨籍。有的同事為我鳴不平,可我內心非常高興。那時《九評共產黨》還沒有問世,也沒有開始「三退」,我知道邪黨是無神論,當時想退還不好退呢!開除黨籍正合我意,高興還來不及呢!常人當然理解不了。

在我修煉的這二十多年裏,無論在順境還是逆境中,我們面對的一切其實都是選擇。只要聽師父的話就不會走錯路。我在任何環境裏、在任何時候都選擇師父所要,選擇大法,選擇修煉,走回家的路。在大法遭到迫害這二十多年裏,無論身在何處,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我都沒有說過對不住師父的話,沒有做過對不起大法的事。甚麼「轉化」,甚麼「三書」「四書」,甚麼「保證」都與我無關。今天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慶幸自己一直沿著師父所指引的路走,而沒走彎路,心中有法,就能正念正行,也才能走到今天。

牢記師父的教導:「如何救度更多的眾生,這也是當前大法弟子圓滿過程中要完成的。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責無旁貸的,必須得去做、必須得去完成的事情。」[1]

無論修煉的路還有多長,我會一如既往,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完成自己下世的使命,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