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出執著 正念中疼痛瞬間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九日】那次病業關,我過得並不好,但是我也總想寫出來,希望能夠給病業中的同修提個醒,做個借鑑。

記得那是二零一六年中秋節前夜,我剛從大組學完法,就覺的小腹有疼痛感,我也沒在意,就騎車往家趕。到家後,洗洗涮涮就睡了。

第二天,疼痛加重,我忍痛繼續上班。因為單位不供飯,大夥做飯,正好輪到我做飯。飯做好了,我也吃了。這時,疼痛加劇,我也有點忍受不了,就請假回家了,因為第二天就是中秋節,就放假了。

到家後,我想可能昨天晚上天冷,凍著了(人的想法),於是想灌個熱水袋敷一敷肚子。水燒好了,我卻灌不了,此時已疼的我直不起腰來。我貓著腰,倒在地上,疼的我直打滾,一會兒的功夫,已是汗流浹背,衣服都濕透了。

這時,我才想起求師父來,我大聲的喊師父救我,然後,又是念九字真言,又是念發正念口訣。折騰了二十分鐘左右,我感覺反胃,於是跑到衛生間,吐的不亦樂乎。

吐完後,稍微好一點,我才開始向內找,找了一大圈,也沒找到,究竟差哪了?我想發正念,剛一扳腿,我的身體一歪就倒下了,疼的我沒力氣再扳,搬了幾次也沒成功。我知道邪惡怕我消滅它,於是我就聽師父的講法。

過了一會兒,我給妹妹同修打電話,告訴她,不能幫媽媽包餃子了。妹妹過來看我,我以為她能在法上幫助我悟一悟,可是她卻說,可能有的人欠下的業力大,該上醫院,還是上醫院吧。我讓她去幫我媽包餃子去,不用管我。我打開小匣子,繼續聽師父的講法。

晚上,他們吃完餃子,都來看我,讓我去醫院,看看到底怎麼了,我堅持不去,家人就說些不好聽的話。我想,看看也行,我感覺已快到極限了,知道咋回事也好。這時思想已不在法上,邪惡就瘋狂的迫害我,疼痛又一次加劇了,我還不悟。去醫院的路上,我又吐了幾次,經檢查,在右輸尿管一、二狹窄處有一個0.5×0.7的強光團,確診是腎結石。弟弟經諮詢後說,姐,沒事,只能挺著,咱回家吧。我知道師父慈悲我,怕我擔心,消去我心中的顧慮。大夫要收我住院,弟弟卻帶我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還是疼痛難忍,我也知道不是病,但還是找不到自己的執著在哪裏。晚上,為了不影響家人的休息,我實在疼了,就在地上遛彎,不弄出響動,能睡就睡一會兒,實際幾乎一夜沒閤眼。

第二天早上,又疼了一陣,丈夫受不了了,帶我去了社區醫院。那個大夫信誓旦旦的說,我給你打一針,保證能好。我信了大夫的話,結果不但沒有打好,反而疼痛更厲害了。我知道我又錯了,又沒相信師父相信法,認為人能把我這個修煉人治好。

丈夫說,現在都過節呢,醫院沒有大夫,你再挺一挺,等都上班了,咱們就碎石去。我說,不去了,回家吧。

出乎意料的是回家後,又劇烈疼了一陣後,好了許多。我知道這是師父為弟子承受了。我想如果有同修能幫幫我就好了。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一會兒,就有個同修打電話,問我咋樣了?需不需要去看看你,我喜出望外,說需要需要。

不一會兒,那位同修就來到我家,和我在法上切磋。然後,我曝光了一直以來,我用微信在網上和異性聊天的執著,還有色慾心、爭鬥心、虛榮心等執著,耽誤了學法。同修說,找著了,那咱倆發正念吧,我說好吧。

這次,我很輕鬆的就把腿扳上去了,我很是激動。發完正念,腿剛一拿下來,疼痛消失了,好像身體裏有甚麼東西被給拽走了,一下子輕鬆了,就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我和同修分享了此刻的心得,同修也很吃驚,她說,我們沒做甚麼呀。我明白了是因為我們都在法上了,所以看似很大的病業,瞬間消失了。我們體會到大法的神奇與無所不能!

這件事還有一個小插曲。第二天,我就要上班了。我想,怎麼去呢?正想著呢,還是那個同修給我打電話,說,用不用我送你上班?我說正有此意。瞬間,我的肚子又疼了起來。這下我警覺了,我邊找自己,邊發正念,知道自己又錯了,趕緊發短信,告訴她,謝謝她的好意,自己能行,肚子馬上又不疼了。第二天早上,我精力充沛,家人也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通過這件事,我體會到在同修受邪惡迫害過關時,是需要同修的正念力量的,而幫助同修走出魔難是沒有任何條件的,就像幫助我的那位同修,她並沒有指責我,而是同時和我向內找,然後發正念清除邪惡。

同時,在魔難中的同修還得真正的向內找曝光邪惡,摒棄邪惡強加給我們的不好的物質,才能事半功倍。如果魔難中的同修有一點點的猶豫,那就是不信師不信法,那就大打折扣,而起不到作用了,也就清除不了邪惡。師父說:「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1]

修大法是嚴肅的,慈悲與威嚴同在,只要信師信法,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保護著我們,不會讓弟子出任何危險。

個人體會,有不在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