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名利情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已在大法修煉中走過了二十七個年頭。在名利情的過關中,自己有的過的好,有的過的不好。在師父的看護下磕磕絆絆的走了過來。

一、去掉名

我是一個很要強的性格。得法修煉之前,工作了幾十年,為了能撈個一官半職、榮譽,我用盡了心機,花費了不少腦筋,曾獲得省、市、縣級的許多榮譽稱號。可我內心明白,這些都是名利之心驅使我這樣做的。

修煉大法以後,我按照師父講的要淡泊名利。因為這些東西生帶不來,死帶不去,是身外之物。我放下了對名利的追求,再也不和以前那樣,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去爭去鬥。有一次,市裏組織處級幹部競聘上崗。我在符合條件範圍之內。但我認為競聘不就是競爭嗎!競爭不就是爭鬥嗎?這不是修煉人應該做的,我沒有報名。單位領導出面做工作說,這只是選拔領導幹部的一種方式,推脫不下我也報名參加了。筆試、面試、群眾測評三關全通過。可是在具體任用上卻大不相同。我單位參加競聘上崗的人員,凡是過了競聘這三關的都陸續被提拔到了領導崗位上,再後來就連第一關考試都沒有過的人,也被提拔到了領導崗位上,就我自己沒有得到提拔。

這時好心的人都來提醒我,還半開玩笑的說:「『不跑不送,原地不動』。你也得跑步錢(前)進啊!」當時,職工也在私下裏議論,為了提拔,誰誰給誰送了多少錢;誰誰給誰送了個老毛的金頭象……為此我絲毫也沒有動心,聽師父的話:「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這時,上級機關分管我們系統的一個直接領導也看不下去了,找到我說,我與市裏分管人事的某位大領導關係很好,你考慮一下時間,你到他家裏去一趟,儘早解決你的提升問題。當時我就想,當面拒絕使他面子上過不去,就含糊其辭的應付過去了。沒過多久,他給我打來電話說:你哪一天晚上幾點到市裏那位領導家裏去吧。並告訴我他家的具體住址,還有帶多少錢。還說:領導不一定親自出面,由他妻子在家裏接待你。我一聽,這不就是官場上盛行的買官賣官嗎!我一看實在推脫不過去了,在電話裏我直接告訴他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師父告訴我們要淡泊名利,隨其自然;這件事能行就行,不行就算了,隨其自然吧!」他萬萬沒有想到我能直接拒絕他的好意。當今社會上人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地,挖門子投窗戶都找不到門,可送上門來的好事,有誰能夠推脫拒絕呢?他覺的既尷尬又生氣,心裏很不是滋味。

在以後的見面中我進一步與他做了解釋,在大法的法理上與他講了作為一個修煉人應該怎樣看待這些問題。他表示理解,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人思想境界真高。常人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二、去掉利

一九九九年,從「七﹒二零」開始,邪黨對法輪大法造謠污衊,顛倒黑白,傾全國之力鋪天蓋地的欺騙宣傳,毒害世人。我與妻子(同修)為了證實大法,為了還師父的清白,走上北京天安門廣場。我們被警察綁架,回到當地後,對我們進行了關押、送洗腦班洗腦、拘留、勞教。因為達不到他們所要的目地,一直折騰了一年多的時間才允許我們回到自己的家;還給撤職、降級處分,並扣發了我們三年多的工資,只發給生活費。單位有的職工對我說,看你倆口子,折騰了這麼長時間,損失太大了,一輛汽車沒有了。

師父講:「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1]這使我加深了對這段法的理解。

近幾年,由於邪黨的操控,大陸房價成倍往上翻。兩年前我孩子買房,我根據自己的情況力所能及的給予贊助。還是不夠,又貸款好幾十萬。我弟弟有四套房子,除了自己住的房子外,其餘的全部往外出租,每年所得住房租金收入很可觀。他也知道我孩子為了買房到處借錢很著急,還貸了很多款。可他在當年買房時借了我的十幾萬元就是遲遲不還。還當著我的面說:錢也好,東西也好,該是誰的就是誰的,不是你的爭也爭不了來。我一聽也在理,心想反正你該我的錢,我也沒逼著你要,也就沒往心裏去。

在一次家庭聚會場合,他當著我的面說:「哥,我借的你的錢,以後還你,一分錢也少不了你的!」正像師父說的:「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沒有守住心性,當時就火冒三丈,指著他的鼻子大聲的吼道:「這是你應該說的話嗎?!你算一算光是銀行利息得多少錢了!」他一看我發火了,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師父說:「為了使自己能夠把握的住,不出現像常人一樣的把事情做壞,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1]「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對照法,我向內找自己。以前總認為自己是個老大法弟子,修的很不錯了,比同修修的都好、都高,有時還對周圍同修指指劃劃。可今天這個表現是對自己內心世界的大暴露。不但沒做到真善忍,對錢財利益之心根本沒有從思想上徹底放下,只是掩人耳目的表面上說是放下了,只要一遇到心性上的衝突,這個錢財利益之心馬上就翻上來了。這實質是自己修的不穩定、不紮實的體現。離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此後,我多學法,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下功夫。紮紮實實修這顆心。不修這顆心,永遠也提高不上去。

我的老家在農村,現在又搞甚麼合村並戶、舊村改造,測量登記宅基房產。姪子對我說:「大伯,你在農村也沒有別的人了,你的那個宅子就送給我吧!」我二話沒說,當即表態說:「行!」我悟到:放下了身外之物,按照隨其自然的法理做事,在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中,就不會或很少發生矛盾。只是逆法而行強為才容易產生矛盾,給自己製造不肅靜,影響人的修煉。

三、去掉情

先說一下,我們是夫妻都修煉的,從六十歲開始我們就斷絕了夫妻生活,雙方都失去了這方面的功能,是另外的狀態了。自己也盲目的認為已經修的很高了,色慾這一關對我來說已經不是甚麼問題了。可不然,在以後的生活環境中,在能否徹底放下情這方面,我也經歷了刻骨銘心。

那是在三年前,因為家庭生活、工作關係,有一位中年婦女映入我的眼簾,久而久之對其產生了愛慕之情。那段時間,我的思想真可謂是心猿意馬,直到達到不可控制的地步。那些天我也有意讓自己多看書、多學法,因思想靜不下來,看書只是看表面文字,入不了心,更談不上提高心性了。色慾心怎麼也收不回、放不下。吃飯、睡覺、生活中不時的就想起她的風韻,真可謂是神魂顛倒。

明明知道這樣不對,不符合法,可心裏就是放不下。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記得清清楚楚:我隻身一人坐在一處懸崖峭壁上,眼看快要掉下去了,下面就是萬丈深淵,一旦掉下去,必是粉身碎骨。夢境的險惡把我驚醒了。我明明知道這是師父用夢來點化我,可我仍舊執迷不悟,控制不了自己。其實那段時間我心頭的情慾、後悔、慚愧、糾葛五味俱全,一擁而上,剪不斷,理還亂。

師父看我陷的實在太深了,不能自拔了。有一天早晨,就在我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時候,一個熟悉而又親切洪亮的聲音,在我耳旁叫了一聲我的小名:「某某!」先天的本性使我立刻想到:這是師父在警醒我。使我回味無窮。我再也躺不住了,翻身從床上爬起來。我在想,在悟:此時此刻有誰能知道我的內心苦衷,只有偉大慈悲的師父。他既是教我修煉的導師,又是時刻看護我的父母。我想著想著淚水流了下來。我打開《轉法輪》望著師父的法像,恭恭敬敬的給師父磕了三個頭。我用心聲堅定的對師父說:「師父,弟子回來了!」我再仔細看師父的面容,師父看著我抿嘴笑。

從此,我與色慾之心一刀兩斷。因為我理解了師尊的洪大慈悲;我知道了自己在色慾這條路上如果繼續滑下去,將會萬劫不復。

三年的時間過去了,在色慾問題上,儘管也遇到了一些形形色色的考驗、過關,我首先想到的是師父,想到的是法,一遇到色慾方面的問題,第一念就背師父的「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3]「何為人 情慾滿身」[4]等這方面的講法,控制自己,克制自己。我還經常看明慧網登載的有關這方面的交流文章,從中吸取經驗和教訓,以便在修煉這條路上走的更正、更好。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因為我的色慾之心逐漸放下了,在做好三件事上事事處處按法的要求去做,心境與法融合在一起了。心性在不斷的提高,不斷的昇華。回顧往事,這一切如果沒有師父管著,自己甚麼都做不了。

眾所周知,天象在快速的變化。大法弟子修煉的路所剩不多了,我決不辜負師父的期盼,決不能前功盡棄,一定要做到越到最後越精進,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圓滿回家園。

以上是自己一點體悟,如有不妥,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人覺之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