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前後救人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一日】我從小就是一個性格懦弱、內向自卑、不善言辭、多愁善感、不能擔當的人。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大法把我熔煉成了一個身心健康、心胸豁達、見人愛說話、有責任心的人。法輪大法真的使我脫胎換骨了。

我修煉二十多年了,每一次遇到魔難,每一次過關的時候,都是在師父的點悟和慈悲保護下走過來的。現我交流一下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前後的修煉體會。

一、師父給我鋪墊好了一切

我有兩台愛普生噴墨打印機,打印機打印速度慢,費時、費力、天天看著機器打,也滿足不了同修的需求。其中有一台270打印機,我用了七年,它為證實大法出了不少力,每年打印真相台曆少不了它,我捨不得丟掉。二零一九年十月,我與技術同修商量:「能不能換個打印頭?」技術同修說:「不值得換,因為其它零件已經損耗的太大了。」

因為這台機子,我當年還過了一次心性關。這台720打印機因墨水堵塞,同修閒置了半年。後來同修又去買了一台佳能打印機。我兒子去她家時,這位同修讓我兒子把這台機子拿回家,看能不能修理好。

兒子回家後,一遍一遍的清洗,打印機終於修理好了。我把錢如數給了同修。我丈夫知道後,一個勁地的數落兒子:「不該把一台舊機子拿回家。錢沒少花,又花時間修理,去買台新機器多好。」我也覺的同修有點過份,鑽錢眼兒裏了。我再一想,作為修煉人,哪有偶然的事情?這是師父利用這件事提高我們三個人的心性,看我們能不能放下利益之心。

師父說:「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1]

我把師父的這段講法念給丈夫聽,我對丈夫說:「咱們要放下利益之心,一切隨其自然。我覺的這台機子與我很有緣,是師父給我的。」

這些年來,每當我心性出現問題的時候,機子就出故障,它促使我向內找。我的心性提高了,它也就順了。我覺的它是為大法而來的生命,它很有靈性。

有一天晚上,技術同修給我拿來一台惠普451雙面打印機。調試後,看到打印的效果又快、又好,我太高興了。同修走後,丈夫不高興了,這機子體積大,把床佔用了近一半。丈夫嘟囔著:「這麼大的機器,睡都睡不開,你到地上睡吧。也不是你自己過日子,連商量都不商量。咱們家小,你弄好幾台機子,往哪裏放?」我安慰丈夫:「別說了,睡不開,我就在地上睡。這機器是師父給我的。機子效率高,有時間了,我還可以多學法,多好哇!」

二、挖出隱藏很深的妒嫉心

機子的問題解決了之後,協調同修安排我打印《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如果有同修需要的話,讓我負責送給同修。我就向協調同修詢問在哪裏能買到這種規格的書皮?尺寸是多大?還有所需要的墨水。不料,協調同修火了:「你甚麼都問別人,你不能自己量一量尺寸,用筆記下來?甚麼都用現成的,你怎麼不找一找自己?」當時,我嘴上說要向內找,承認自己有依賴心。

回家後,我心裏有點不平衡。我想不明白,協調同修為甚麼發那麼大的火?我沒用過,問一問你,還至於發火嗎?我這是為了做證實法救人的事,也不是為了我自己。你不就是覺的師父給你搭配了一個技術過硬的同修嗎?我向內找,也找不到原因。

一天早上抱輪,突然一念打入了我的腦子:妒嫉心。我一驚,原來是妒嫉心在作怪。妒嫉協調同修有一個技術過硬的同修在幫他,還有瞧不起同修的心。我這些心很狡猾,隱藏的很深,我一點也沒覺察到。謝謝師父利用協調同修把我這個心翻出來,去掉它。

想到協調同修八十多歲了,為了當地的整體能跟上正法進程,大法需要的真相對聯、台曆等耗材,他跑裏跑外的忙碌著,真是難為他了。我沒有為他著想,而是站在自己的私利上,一次次的去催他,可是他也要跑腿去問技術同修。想到這,我向師父承認錯誤,師父啊!弟子錯了,我沒有為別人著想,總是站在我的角度上想問題。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2]

過了幾天,我去了老同修家裏,他老伴對我說:「你不要生你大叔的氣,那天他對你態度不好,他就是那個脾氣。」我誠懇的說:「不生氣,是我的錯,因為我有人心,大叔是為我好。」心性提高了,一切都順了。我所需要的耗材,在大年前的幾天,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三、疫情期間多救人

二零二零年大年期間,突如其來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讓人始料未及,人人自危。

大年初三的下午,我與丈夫到超市購物,看到超市員工都戴上了口罩。我與熟識的員工搭話:「怎麼這麼嚴重,都戴上口罩了?」她說:「是的,不戴要被罰錢。」我告訴她:「告訴你的家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保平安。」我又給了她兩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她高興的揣在了兜裏(她已經三退了)。

超市裏的人很少,我又給一位年輕女子講真相。開始她不信,我告訴她:「這是天象變化,瘟疫是來淘汰壞人的,與好人無關。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躲瘟疫的靈丹妙藥。佛法是來救人的,中共是在害人,用謊言欺騙世人,趕快退出它的組織,保平安。」最後,她聽明白了,退出了少先隊。

我被超市的氣氛所帶動,也感到了疫情的嚴重。回到家,我坐在沙發上,心怎麼也平靜不下來,就急著出去救人。我告訴自己,不能在家裏圖安逸,我拿起書包就出去了。那時,我們地區還沒有封城,可是街上的人也太少了。遇到的人有聽的,也有不聽的,還有說不好聽的。我都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躲瘟疫,保平安。

我走到農貿市場外,遇到了一位大哥。我趕上去,告訴他躲瘟疫的靈丹妙藥,告訴他已有三億多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退了保平安。他很爽快的退出了黨、團、隊。我給了他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和一份《祝你平安》、還有大法真相護身符。我讓他把這些真相資料也傳給他的家人看,祝全家都平安。他一再的謝我,我告訴他:「要謝,就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大法師父讓我們救人的。」

到了晚上,我身上的細胞在嘣嘣的跳,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多救人。

我看到明慧網「疫情兇猛 自保有妙招」粘貼發表後,我與同修商量,趁我地還沒封小區,趕快把粘貼貼出去,告訴世人怎麼躲瘟疫。初九這天晚上,我們兩人一組,一人抹漿糊,一人貼,又經濟、又快,我和一個同修在一小區貼了一百份。我在回家途中經過派出所時,把一份《祝你平安》、《真相》、《天地蒼生》放在了派出所值班室的窗戶下。

接著,我們地區也開始了封城、封小區、封村。我想,現在是眾生了解真相的最佳時機,也是大法弟子救人的好機會,誰也封不住大法弟子。我趕緊打印從明慧網上下載的真相期刊,告訴身邊的同修都參與發真相資料,救度眾生。

有的同修因為瘟疫的突然爆發,不知道該如何去做;有電腦的同修看到明慧網上的同修交流文章,知道該怎麼做了。同修們整體配合,一段時間,把周邊樓區全部發了一遍真相資料。連在家照顧雙胞胎孫子的同修也沒有落下,有一點時間,就馬上來拿真相資料出去發。

這台451惠普打印機起了大作用,我用它白天打、晚上打真相資料。有時同修在等著拿真相小冊子,四、五十本的小冊子,一個來小時就做出來了。我時常和打印機對話,鼓勵它:「你是為大法而來的,你我一定配合好,多印、快印,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

回想疫情期間所經歷的,我心中無限感慨,只要我們在法上,師父就會給我們鋪墊好所需要的一切,只等我們去做。

修煉這麼多年了,我深深的感受到師父無時無刻的不在保護著我,指引著我。我要珍惜以後的時間,修去各種不好的人心,真正走向神。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