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兩人學法小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四日】集體學法是師尊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幾年前,我與A同修相識。不久,我倆成立了二人學法小組。

那時,我被非法關押六年後回來兩、三年了,但是很多人心放不下,對我的干擾很大。我過不去關時,時常以淚洗面。A同修曾經多年中斷了學法、修煉,處於斷斷續續學法的狀態。除有時去參加集體學法外,自己在家連一遍《轉法輪》都沒學過。

A同修比我大二十歲。學法時,她讀不成句,添字、丟字的現象隨時出現。說出的也都是常人話。但因為是同修,所以感覺很親。我沒有產生任何負面的想法,很珍惜這個學法環境。我默默的和A同修一起讀法,耐心的根據同修的接受能力,一點一點的幫她糾正,從來沒有厭煩過。日復一日,一天一天的走了過來。

A同修很有上進的心,對自己的學法狀態很著急。我指出的錯誤她都虛心接受,努力讀好。她把容易讀錯的地方寫在紙條上,夾在書裏,書裏夾滿了紙條。經過幾年的時間,不斷的歸正讀錯的地方。那些長期習慣性讀錯的地方,經過數十遍、甚至上百遍之多的更正,近來幾乎都沒有了,讀法也達到了非常流利的狀態。

但是長期以來,A同修學法不能入心,被干擾的非常厲害。學法時,思想中不知道都在想些甚麼,很難集中在法上。經過多次交流、向內找、發正念、系統的學習師尊在各地的講法等,加強主意識。後來,她又一個字、一個字的念《轉法輪》,皺著眉頭,把注意力集中在每一個字上面,不允許自己亂想。

雖然A同修這樣控制著不想其它的事了,但還是不知道師尊在講甚麼,就像隔著屏障,不往腦子裏進。有時在學法中,我會突然問她這段法中的一個問題,比如,「修煉的目地是甚麼?」這樣很直接的、一兩句話就能說清的問題,加強她的注意力。或者帶著這樣的問題,再去重學一遍這段法。

A同修又一句一句的背法,記住一句法,再背下一句,不再重複。用了一年多的時間,A同修背完了一遍《轉法輪》。後來,我們又念完一段,我再重複念同一段。如果覺的自己沒有入心,還重複念這段,直到自己覺的可以了,再往下學。

我們想了各種辦法,A同修很著急,也很努力,一心要學好法,一心要好好修煉。我也時常鼓勵她,告訴她會越來越好的。師尊有的是辦法,只要我們用心,盡力做好就行了。

師尊看到了A同修的這顆真心,就幫助了A同修。突然間,A同修覺的能看進去法了,思想中那些翻騰的東西不那麼強烈了,能夠控制住了,而且能看到師尊在講甚麼了。特別是近一年來,有了非常大的突破。她經常說:「哎呀!你看師父是這麼說的,我以前都沒看見,不知道啊!」

在日常生活中,A同修知道向內找自己的不足了,非常嚴格的要求自己。講真相做的也越來越好。聽A同修講真相,就覺的她說的話怎麼那麼貼心,那麼的實在。那口氣、那態度,讓人感覺的到真的是為對方好,人們很容易就接受了。

以前,A同修在家很強勢,愛挑毛病,別人幹甚麼,都不隨她的心,總愛指指點點,現在完全不一樣了。一天,A同修買回來菠菜,擇好後,沒有洗就放那兒了。她老伴不知道,下鍋就給焯了。她發現水裏全是泥沙,就問老伴:「菠菜洗了嗎?」老伴回答:「洗了。」她剛想指責,但沒有出口就忍住了。她自己洗了好多遍才洗淨。之後,她還想問老伴:「怎麼沒洗就焯水?」又忍住了。吃完飯後,又想較真兒,但是她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就不問,都吃完了,還問個啥?今天這個關我非得過去,就是不問。心放下了,自己感覺也很暢快。

以前,A同修經常出現過敏假相的干擾:爛嘴、潰瘍、嘴角起泡、口唇腫脹;有時鼻子紅腫,流黃水。耳道流黃水,疼痛,眼睛也不舒服。有時一處出現症狀,有時口、鼻、耳朵同時出現,時輕時重,反反復復。每次都持續很長的時間,很無奈。

有一天,剛有點出現那個苗頭,A同修突然意識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沒有這些東西,甚麼過敏不過敏的。當她思想深處發出這麼堅定的一念之後,那個症狀就消失了,邪惡的干擾解體了。

再說說我。因為我安逸心重,被睏魔干擾很大。乏了,或有一點不舒服,躺那就睡,耽誤了很多寶貴的時間。

二零零零年,我因為被迫害失去公職後,丈夫做生意,我只需管理公司的賬務,時間很充裕,所以學法的基礎還是比較好的。而且,我多年來都能上明慧網,所以對法理有一定的認識。只是走出牢籠後,面對一些事情,迷於其中,很是懊惱自己不能超脫出來。

和A同修一起學法後,改變了我懶散的狀態,我們可以相互督促、提醒,鼓勵,對我的幫助很大。有時間的時候,我上午出去講真相,下午去A同修家學法。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經常切磋學法體悟,交流過關心得,比學比修。漸漸的,我的心性昇華上來了,看似不可逾越的關和難化解了;心的容量擴大了,不再計較個人的得失,只為展現法輪大法的美好,只為眾生能夠得救。

下面舉幾個通過集體學法和同修的幫助,我過的心性關:

丈夫在常人這個大染缸中,抵不住我屢次被邪黨迫害的壓力和色情的誘惑,與一個單身年輕女性交往多年。這件事曾像陰雲一般罩在那裏,揮之不去。經過一段時間的修心,向內找,平和的化解了。對方也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並有了好的歸宿。現在丈夫明白了大法真相,走到哪裏都誇自己的媳婦有多好,說他的福份都是我給他帶來的。

我被迫害剛回來時,丈夫的公司沒有甚麼生意,都兩、三年了,欠債逾百萬,丈夫被四處追債。我按照大法法理的指導,盡力安慰丈夫,守住心性。歷時兩年半的經濟困窘,在師尊的安排下,生意一單接一單,很快還清了債務,走向了良性循環。

丈夫老家在農村,兄妹五個,互相之間都不和氣。小叔子倆口子和公婆住對面屋,打的水火不溶的,與小姑子像仇人一樣不來往。過去我對公婆也不滿,因為我們結婚時,一分錢沒給,還私自倉促定下婚期。因為沒時間買衣服,我穿著舊衣服舉行的婚禮。我娘家沒有辦酒席,繼父找了幾個叔叔嬸嬸把我送去了婆家。這事我一直覺的公婆做的太過份。

修煉大法後,我不計前嫌,以德報怨。公公腦梗後,便把公婆接來我家。不久,婆婆患肝癌醫治無效去世。我盡心盡力照顧行動不便的公公。丈夫除了早餐,很少在家吃飯,甚麼忙也幫不了。公公常年吃藥、多次住院,不知道講衛生。過程中,我修去了很多頑固的人心:怨恨心、利益心、嫌髒、嫌棄、嫌麻煩、嫌累、怕耽誤時間、這看不慣、那不順眼等等。

在面對丈夫外遇、經濟困頓、小姑子佔房子的心性考驗下,無論內心怎樣的煎熬、難過,我全都忍在心裏,向內找,去執著。從來沒影響過關心照顧老人,沒給過老人臉色。不攀不比,做自己應該做的。因為師尊告訴我們做好人。

我被非法判刑後,小姑子一家住進我家,幫助丈夫照顧我兒子。兩年後,公公生病也住進我家,丈夫就買了三室的新房子,與公婆一起搬了過去。價值幾十萬的舊房被小姑子過戶到她的名下。丈夫跟我說,這三年來小姑子幫助照顧孩子,她丈夫還幫助協調運貨,讓她給我們一半的房錢就行了。後來丈夫因急需用錢,要借房照用一下,辦張信用卡,小姑子沒給,哥倆就掰了。

我回來後,丈夫就叫我去要那一半的房錢。小姑子說:「我哥說房子給我了。」還說了一大堆我丈夫做的不好的事:抽名煙、喝好酒、耍錢、搞外遇等等,一無是處。那一刻,如果沒有修煉大法,我真的不知自己會是甚麼樣子。因為我心中有一念:「自己是大法弟子。」因此,我基本保持住了平靜,忍住了眼淚。

經過幾年的修心,不斷的在法上提高認識,我徹底的放下了執著。現在我與小姑子和睦相處,小姑子沒工作,身體還不好,經常吃藥、住院的。她丈夫靠偷著跑出租車維持著生活。我真心的幫她、關心她,經常給她還在讀書的女兒錢,請他們吃飯。我幾次誠心的告訴她:「有甚麼事需要用錢,吱聲。」就像從未發生過房子那事一樣,因為在我的心裏,那房子我已經坦然的給她了。同時,在我不斷的開導下,丈夫的態度也緩和了許多,也能和他們說句話了。

兩年前,我花十萬元買了一台二手車,這樣自己有事時方便。因我在家裏能辦公,用車的時候並不多。小叔子就動了心思,去年來找我丈夫,說包了個小工程,要借車用。丈夫愛面子,也看出小叔子的想法,心想索性給他吧,家裏車串換著用也夠了。就打電話跟我說小叔子要借車,讓我把車先給他。

丈夫回家後,我問他怎麼回事。丈夫吞吞吐吐的,一會兒說借給他,啥時用再要回來。一會又說,他跟小叔子說了:「你跟你嫂子說一聲,給你嫂子一點錢。」我就問:「你是不是想給他?」丈夫說如果我不同意,那就聽我的。我想著師父的教導,我同意了。

我告訴丈夫:「師父告訴我們要修善,你有甚麼想法直說,別繞來繞去的。甚麼我都能夠理解,一下子想不通,過後我也會想通,我會尊重你的想法。他說是借,那啥時還哪?你說用時去要,那啥叫用啊?說給點錢,一則他也沒想給。再則,要多少啊?要五萬、六萬的,他不能給。一萬、兩萬的?又何必?你讓他跟我說一聲,他一個電話都沒有。你想想,如果不是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就他們這樣處事,老人他不管,年、節的都不來看看老爺子。有甚麼功勞來要車啊?但是,我修煉了,大法師父要我們做好人,遇事替別人著想,所以我不跟他計較。我只說這個道理。」丈夫聽了我的一番話,哭了。

年底,小叔要給兒子買房子,來借錢,說自己只有五萬元。本來之前我和丈夫商量好的,他買房借給他十萬。可是如今他要買100多萬的房子,首付要40多萬,說自己只有五萬。小叔家多年來蓋了兩個蔬菜大棚,三十多畝地,曾和別人說每年賣玉米能賣四、五萬元,兩個女兒也都早已成家,如今卻說沒錢。

丈夫生氣又無奈,說:「就十萬,多了也沒有。要不你找你嫂子想想辦法。」小叔子領著姪子來了,小叔子坐在那裏,一句話沒有。姪子翻來覆去的給我講房子。說兩個姐姐,一個能借三萬,一個五萬。其它的錢沒地借去,就得我們給想法。我說:「雖然這幾年公司生意不錯,但是資金墊付很大,又上了幾套新設備,手裏也沒閒錢,今年又在銀行貸了款。你們再張羅看看,我們再想想辦法。」

晚上丈夫回來,喝了點酒,悶悶不樂的,嘮叨他弟弟不拿錢,非逼著別人借錢給他。看的出,丈夫不想姪子買不上房子,又覺的在我這說不過去,左右為難。我想我是修大法的,任何事都沒有偶然的,不能跟常人一樣的做法。於是,我安慰丈夫:「別跟他們計較了。」我又主動說:「最多可以給他拿二十萬,剩下的,讓他自己想辦法。」丈夫安心的睡著了。

在大法的指引下,我們這個二人學法小組平穩的走在師尊安排的修煉路上。我非常珍惜我們的修煉環境和修煉機緣。在此,感謝同修提供的學法環境和無私的幫助。願我們共同提高,共同精進,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