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奧運採訪中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想交流前一段時間,作為媒體記者參與東京奧運採訪的心得。在那段時間裏我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這次奧運會,我被派去做現場新聞的採訪,回顧整個過程,感覺都是在師父慈悲的看護下,也發現了自己有很多沒去掉的人心。

第一次採訪一條關於奧運聖火傳遞的新聞,由於日本疫情關係,主辦方悄悄變更了方案,但是沒有公開通知,我和同修A在預定地點撲了個空。當時我心裏非常內疚,因為資料是我負責查的,出了這樣的毗漏,一直在跟同修A說對不起,但是同修A的心態非常好,安慰我說現在這種情況,發生甚麼變化都是正常的,都不要奇怪。然後我們決定去終點看一看。

在原定的終點我們找到了傳遞聖火的舞台,但是外面全部都被安保人員和警察圍起來了,因為沒有事先聯繫預約,光拿著名片進不去,以前在日本,沒有疫情的時候,這種活動,拿著記者的名片,就算沒有預約,也是有機會進去的。因此,我們只能在外圍拍一些鏡頭,採訪一些民眾,還要被維護安全的警察一直盤問。因為地方大,換一個取景的地點就要被盤問一次。我跟同修開玩笑說,以前採訪,都是預約好的,感覺被人家捧在手裏,現在這樣狼狽的被趕來趕去,心裏落差很大。雖然是開玩笑,但是我也發現了自己有一些只能接受順境,不能接受逆境的心理。

後來這條新聞採訪完了,製作出來後,並沒有被發布,當時我的心裏很消極,所以也沒有問。期間還發現,我對另一個同修B有妒嫉心理,因為有好幾次,她寫的東西被採用了,我寫的東西被無視了,但自己心裏覺的我寫的比她好。而且那是當時我們團隊的第一條採訪新聞,所以心裏不平了幾天。期間想過要不要問一下,但是,想到之前被同修B說,我有顯示心,愛出風頭,心裏的嫉妒加上消極的物質就發作了,就不願意理睬大家,於是藉口工作忙,最近顧不上,採取了冷處理的方式,不管群裏說甚麼我都不理睬。

但是自己心裏也知道不對,知道是嫉妒心在作祟,所以拼命的在摒棄那些不好的想法,後來想到,我們修煉中都是有師父看著的,肯定是我有甚麼地方沒有達到標準,才會導致這條新聞沒有發表的。然後向內找,想想自己這顆嫉妒心不正是沒有發表的因素嗎,往深裏找還發現了自己在做新聞的時候有顯示心在裏面。

真的是毛病找對了,事情馬上就變,和我合作的同修A突然問我,有沒有看到我們的採訪新聞發表,因為被採訪人想要看一看。我說沒有看到,等了三天都沒有看到,我想作為對新聞負責,也應該去問一下。所以我就問了,最後發現,是銜接有問題,因為中間經過幾個人,發表新聞的同修不知道我們上傳的新聞在甚麼地方。通過這一次,我發現我的執著心沒有了,那些誤會也都煙消雲散了。但是那個採訪沒有用上是我和同修心中的遺憾,期間甚至想過,用不上的話,後面的事情也不做了,不過還好沒有放棄。

到了第二週,因為沒有固定活動,只是去拍一些空鏡頭,外加大夏天,我就和同修A商量,我們到下午三點之後才出門,這樣可以涼快一點。出門集合後,大概拍了一半的空鏡頭,天空就開始烏雲密布,下起暴雨,我和同修在還沒有對外開張的選手村,四週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屋簷下面可以避雨。我們躲到屋簷下,可是雨好像就是衝著我們來的,雷一直在我們頭頂盤旋,除了保護了拍攝的設備沒有淋到雨,我和同修都被澆了個透心涼。夏天的雨一般很快就會過去,但是那天下了好久的雨,雨停後我們準備繼續拍,但是沒有拍幾個鏡頭,又開始下雨,同修也說感覺雨是衝著我們來的,於是就草草收尾了,原本準備的出鏡和採訪都沒有去做。事情結束後,同修跟我說,他覺的他有安逸心,才會讓事情變成這樣,要是不管天氣,就是學好法,煉完功出門,情況就會很不一樣。

到了第二天,正好奧運村開幕了,我們之前拍的鏡頭剛好可以用上。我和同修感歎,有時候真的不知道師父為弟子準備了甚麼,只有在當下盡力做好。如果那天再多做一點出鏡和採訪,那這條新聞會更好的,心中覺的愧對師父。

另外,我的電腦在奧運期間出過一次問題。就是怎麼開都處在開機畫面,進不了系統,無法工作。我當時心裏對電腦說:平時你都好好的,怎麼到關鍵時候你給我掉鏈子了呢。我當時很著急,因為有一篇稿子趕著寫,電腦開不了,我只能用手機先寫完了。然後我開始向內找,這些年修煉,每次電腦出問題,其實都是我的修煉狀態出問題,都多多少少和我的執著心有關係。我忽然想起來,前幾天同修拜託我寫東西,我說沒空,就推了,但其實當時除了真的沒空外,還有抱怨心,覺的同修甚麼事情都推給我,而且我也有不喜歡別人指使我的心在裏面。所以我得出的結論是,我不配合同修,電腦就不配合我。我不喜歡同修瞬息萬變,不按我的計劃來,要指使我改變我的計劃,我就不配合,所以我的電腦就給我撂挑子。我心裏對師父說,弟子知道錯了,我一定改,一定無條件配合。

第二天醒來,就看到有消息,同修要我們去奧運的新聞中心集合。因為是突然之間發生的變化,我當時心裏就有不情願跑出來了,本來明明說好在家裏收集新聞寫的,這大熱天的出門,又累又臭的……各種負面的想法跑了出來。而且我的電腦好了沒有也不知道……想到電腦,我突然想到昨天在心裏跟師父說的,我要無條件的配合。於是我跟同修說,我給設備充完電就去集合。回覆消息後,我去開機,電腦自己就好了,全部都正常了。

在幾次採訪中,有一些採訪的內容沒用上,心裏一直覺的可惜,同時也理解到,接受我們採訪的眾生也有和他們有緣的生命,這些生命可能是通過我們的採訪,由被採訪人來讓他了解真相的,所以我就想把那些採訪的內容儘量用上。於是我打算做一篇關於奧運會總結的內容,同時配合疫情還有民眾心態的變化。

當時奧運會伴隨每週的疫情變化,我腦中只有一個大概的概念,並沒有具體數字,於是就按照想法先把採訪內容和大概的串聯詞都寫好,正準備查病毒數據的時候,發現日本媒體出了一篇相關文章,他們給出了具體的感染數據,當時就覺的是師父都幫我準備好的。

在最後一次採訪閉幕式中,原本定好的時間,想要把晚上閉幕式的煙火鏡頭拍下來,算好的新聞檔,結果被告知,那檔取消了,要趕提前四小時的那一檔,我只能趕快通知同修,快點出門採訪,好在同修都很配合,馬上就出門了。當時10號颱風剛剛離開日本,外面還下著小雨,同修問我,下雨要不要緊,我說沒關係,今天這情況,下多大雨都要出門拍攝了。結果雨下下停停,在我們拍攝和採訪的時候沒有下雨,而且最後天就放晴了。在去採訪的路上,同修說,要是能採訪到穿和服的日本人就好了。結果到了現場就真的有穿著和服的志願者給外國記者送飲料,還接受了我們的採訪。之後就是趕回家做新聞了,由於我家到採訪現場要倒三輛車,運氣好一輛接一輛只要五十分鐘,但是運氣不好,錯過的話,路上要一個半小時,由於要趕新聞,非常趕時間,我就在心裏求師父。結果車子一輛接一輛,幾乎是我到站上車就開車,好像就是在等著我一樣,我四十五分鐘多一點就到家了,比平時快了一半的時間。真心感謝師父的看護,最後讓我趕上了那檔新聞的播出。

其實在之前的拍攝中也是,我們一直想拍攝一對奧運吉祥物,但是找來找去都沒有找到。本來那天拍完上午的量就足夠出一條新聞了,下午猶豫著要不要去另一個地方拍空鏡頭,還好最後決定去了。完成了一天的拍攝,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那對我們想拍的吉祥物,後來想想,要是那天中途放棄就拍不到了。所以我感覺到,我們的路師父都給安排好了,付出多少,放下多少人心,就會得到多少。

謝謝大家,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