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為他的生命真是美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四日】我退休早,家裏就我丈夫和女兒,他們都是公務員,吃喝不愁,但我活得並不幸福,我總感覺與他們是前輩子的惡緣,但我修煉了法輪功,自己真正的按師父的要求去修,情況就不一樣了。

一、為私與為他

在家裏首先面對的就是做飯。我的女兒即要保持身材,又要營養,葷素搭配,要色、香、味俱全,經常給我提意見,媽媽這個菜要是配上這個更好,那個菜不對味,用她的話講:「我不會做,我會挑。」我丈夫一生好吃,在吃飯問題上一點不含糊,不能湊合,剩飯不吃,每頓要吃新鮮的。我練過舞蹈,很注意身材,所以對吃不講究,吃飽就行。因為做飯和他們鬧了多年不愉快,我的觀念是你們甚麼不做,吃現成的還挑剔,誰要給我做飯,甚麼鹹淡都行,肯定不挑。

還以我為榜樣教育他們:那時候我去姥姥家吃飯,做甚麼吃甚麼,也沒條件。白菜豆腐,豆腐白菜,我還感謝媽媽給我做熟了,吃現成的,做人得知道感恩,還那麼多事,我就這樣,愛吃不吃,不然你給我做一頓飯試試。女兒說:媽媽做飯只限於做熟了,那為甚麼有好東西,不好好吃呢?我心裏想的是做飯多耽誤時間,我也不是單單伺候你們來的,我是有使命的,滿腦子我對,要給他們扳過來。以至於天天不愉快。

吃甚麼在別人家不是問題,為甚麼在我家就是問題?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師父的話一下子點醒了我,總是「我我」的,那不是私嗎,作為修煉人你得替別人著想啊。以後再做飯我就站在他們的基點上去做,用心去做,過去我做事不認真,馬馬虎虎,糊弄事,執著自我觀念,也就是黨文化的表現。

觀念變了,我做的飯菜好吃了,無論做麵食、葷菜、素菜他們都說我做飯好吃,比飯店好吃,而且丈夫不挑食物了,女兒要吃小白菜炒蝦皮,手撕包菜,簡單又補鈣,一點也不耽誤時間。全家人幸福愉快。做一個為他的生命真是美妙啊,謝謝師父的教導。

二、大方的丈夫

我丈夫家是農村的,典型的媽寶男。當初談朋友的時候,我家裏不同意,說農村人事多,結婚後七大姑八大姨都來找,我婆婆也說過:別人家都不願意找農村婆婆,我家不這樣,你們結婚不給你們添麻煩。

結婚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丈夫給我立規矩:「我媽說的對也是對,錯也是對。」丈夫掙錢不交,他在城裏混得不錯,有頭有臉,收入也不低。七大姑八大姨都來找他了:他老姨的孩子在我們這上學,得住我們家;看把他忙得,給他外甥找工作,買房、裝修、婚禮、招待媳婦的娘家人;接著他姪子,幫忙買房子,裝修給錢。姪子媳婦家也是外地的,還是那一套,租賓館招待,送走;然後他妹妹結婚沒房,把我住過的房子給他妹妹結婚,幫妹妹買冰箱、彩電;婆婆有這樣的兒子高興、滿意,對村裏的人說:誰家有事,找我老兒子去。而且把我們應得的老家的房子讓給二哥,我壓根也不知道。

最後給自己女兒買房子時丈夫沒錢,我才知道他沒錢,我那個氣呀。還過甚麼?離婚吧,我數落他,我和你沒有血緣關係,你也得給你自己留點養老錢吧。我知道你幫你家,你掙一塊你給他們八毛。你自己也得留兩毛吧?你看你家誰不比你強。你二哥十幾年前一個月就掙一萬。你大哥也掙不少錢。你妹妹在醫院是副院級別,就顯你?你家一花錢就是你。

我那時怨呀恨呀,不過了,離婚!看他渾身從上到下都是毛病,我求他離婚他就是不離,怎麼辦,這麼一天一天彆扭著過。好像沒有路了,那時候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心想我倒了八輩子楣找你這樣的。退休了反倒背一身債過日子,這我是萬萬沒想到的,太突然了。

我躺倒了,想到師父的詩句:「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2]。要是沒有大法支撐,也許我早就完了。我記得自己剛剛得法不久,我做過清晰的夢。夢見我丈夫推著二八大自行車,兩個車把掛著兩大包,都滿滿的。自行車後座上馱著半頭豬,肩上還背著大包,還是滿滿的,往他家走,我不懂是甚麼意思,問我姐,我姐說他欠他們家的,還賬呢。我思想中變異的觀念還在想:你還賬了,我甚麼都沒有了。總想人的理。修煉不是高於人的理嗎?你抱著人的理能提高嗎?給你一百萬你能帶走嗎?是呀。我要不修煉,師父不給我消業力可能拿命去還。我應該幫丈夫還賬,同時與我也有因緣關係。

師父說:「那麼我們修煉人就更不應該這樣去做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3]修煉人必須去掉利益之心,不能執著錢財,我應該感謝丈夫,我還有能力還,欠賬還錢是天理。人不止這一生,生生世世不知有多少恩怨情仇,都要了結,還了債才輕鬆啊!我走出了困境。

三、善待婆婆

在我的印象中,婆婆就連十元錢的東西都要找我要,早些年我暗下決心:你老了我不養你,何況你沒給我一絲一毫。

我修煉了,師父改變了我的命運,使我無病一身輕,也改變了我的思想,師父讓我們對誰都得好,更何況是我的婆婆呢。

婆婆每年到我家來。我天天給她擦洗身體,因為她得腦血栓,換著樣調理飲食。我讓她聽師父講法的錄音,她說在你家舒服,我說:我家場好,師父說:「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4]她說,「你為甚麼對我這麼好呀?整個從頭到腳給我買的都是新的。」我說:「媽,是大法好啊。」是呀,若是不修大法我做不到,現在用大法的法理歸正自己。

老太太就是活傳媒,老家的親戚朋友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對老人孝順,老家有事主動拿錢出力,無論在老家哪一家,我主動搶活幹。他們說我隨和,沒有架子,接地氣。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

四、姑嫂相親

小姑也是從農村考學出來的。我剛剛結婚,她吃住在我家,她結婚生孩子有病做手術等等都是我照看她。可是萬萬想不到的是,我和丈夫發生矛盾時,我與婆婆訴苦,小姑上來就罵我,罵髒話。我說:你還有文化哪,張嘴就罵人。我臉都氣白了。我們爭吵起來,此後一直沒有來往,也不說話,連她的丈夫去世我也沒去。

修大法了,師父要求我們按真、善、忍去做人做事,以前我的爭鬥心、利益心太重了,想起來就覺的臉紅,不僅使自己身體受到傷害,也讓丈夫好個為難啊。小姑再婚時我以嫂子的身份幫忙招待客人,就連我丈夫都很驚訝,他也沒想到我會不計前嫌,高高興興招待客人,因為他知道我的脾氣,但是大法徹底改變了我。

去年小姑現在的丈夫得了胰腺癌。我知道後,說服丈夫,我們一起去看他。給他帶去師父的書讓他看。我丈夫說:「你就聽你嫂子的,沒錯。」幫助我勸他,多看書,多聽錄音。妹夫說:「在這個家我就佩服嫂子,嫂子是好人。」他雖然沒走進大法來,看了書了,也得了福報,延長了半年生命,安詳離世。小姑感動的直掉眼淚,她沒想到我會對她這樣好。現在我們父母雙方都不在世了,小姑把房子賣了搬到離我家很近的地方,說是互相照顧。天天嫂子長,嫂子短的,有事願意與我們商量。過年過節幾個家庭在一起,充滿歡樂,說話隨便沒有間隔,我家充滿溫馨。丈夫別提有多高興了。

謝謝師父給了我們和睦溫馨的大家庭。大法挽救了自私自利的我,惠及了我們全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