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名利中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我是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年我大學畢業。大學裏,我學的是土木專業,當年人們稱土木繫為「小清華」,畢業後分配到一個令人羨慕的單位,至今,已工作二十多年。這二十餘年的工作經歷魔煉著我的心性,展現著修煉人境界的昇華。

吃苦修心 踏實工作

畢業後,我在單位裏是最年輕的,但還是先到工地實習半年,再回單位上班,所有的工作都是從最簡單、最基礎、最繁重的幹起。那時我雖修煉不久,但我始終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就按《轉法輪》裏說的去做。

工地實習期滿後,到單位上班,單位辦公室主任私底下告訴我,說單位領導出於私情,悄悄把我的大學生分配(事業)編製給了另外一個同事,也是剛從學校畢業的,我的工資不是由財政撥付,而是單位想辦法解決了。

我聽了,心裏難過極了,那意味著我變成臨時工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啊!我強忍住內心的痛苦,沒有找單位,就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就聽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硬是放下對單位領導和那位同事的偏見,未曾與他們爭執計較。

師父說:「那麼我們修煉人就更不應該這樣去做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當然也不是絕對的。」[1]誰都想不到,沒過多久,上級單位知道了情況,竟然破天荒的為我再次分配了一個編製,要知道當時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多少年後,單位領導還為此事向我和我父母道了歉。

正式上班後,每到冬季,單位領導就派我連續負責三五百人的培訓工作。來自全國各地的教師及全省各地培訓人員的吃住行、接待安排、培訓報名、上課考試、最後發證,所有的工作事無巨細、裏裏外外全由我一個人幹。

當時年輕,還沒有成家,每年冬天三個多月的時間,我就想把真、善、忍實踐到工作中去,與教師學員同吃同住,把東西南北的學員當家人對待,遇到問題不嫌麻煩,幫他們解決,與他們結善緣,從早到晚,高高興興、踏踏實實的工作,遇到多大的困難,都想辦法自己解決,沒有讓單位領導為培訓班的事操過心,工作再苦再累也從無怨言。單位領導每到培訓班上來,看到我的精神面貌和工作表現,都稱讚不已,年終考核,我的優秀票很多。就這樣,五六年的時間,我默默培訓了好幾千人,一下子成了系統內聞名的最年輕的「班主任老師」。

執著名利 積蓄從有到無

沒幾年,我成了單位的業務骨幹,出差檢查就成了常態,一個月至少得出差十多天。由於下屬單位懼怕我們單位的職權,檢查中「送禮」便成了家常便飯。每次出差,住在當地最高級的酒店,出行坐著最牛氣的越野車,吃的全是「大餐海味」,檢查無論到哪兒,那就像眾星捧月一樣,眾人簇擁著你,真可謂「風光無限」。每次出差就像獵人打獵一樣,個個兒都是「滿載而歸」,一次檢查下來,少則幾千,多則幾萬,再後來甚至更多,加上各種土特產,各類禮品,那個「大豐收」啊!

我總算明白了,難怪畢業時大家都「羨慕」這個單位。漸漸的,我逢差必出,出差半途有事回來,辦完事都還要去的,就想多「掙」點錢啊。檢查出問題越多,人家越害怕,找你的人就越多。幾年下來,我自己有了些積蓄(都是出差時人送的),就放在家裏,由母親保管。

二零一零年,母親一次出門,遇見人給她算卦,那人說,家裏人有災禍。母親回到家,把我交她保管的所有現金和她的自己金銀首飾等全部裝在皮箱裏,拿出去,讓那人給家人「衝災」,不知啥時候,那人的同伙調換了母親的皮箱,拿錢跑了。

等我出差回來,母親告訴我事情的經過,我簡直氣懵了,那是我好幾年沒日沒夜出差「掙」回來的,就這下給母親整沒了!再後來,我把錢都存在銀行裏,辦了個折子。二零一二年,為了孝敬老人,我把存摺給了父親,讓他急用了,有個錢花。不想,父親拿這些錢投資了個「高利潤」產品,一年後,商家拿錢逃跑,血本無歸。

至此,我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錢全都沒了,那個心痛啊……錢沒了,我才想起自己是修煉人了!這些事情的發生絕不是偶然的,是衝著我的人心來的!這麼多年,在求名求利的追逐中,我走得太遠太遠了,我錯了,真的錯了!我回想自己,哪像修煉人的樣兒啊,同常人一樣,求名求利,給大法抹黑,修的太差勁兒了!

慢慢的,通過學法,找到了執著心,我不再為錢沒了而感到那麼痛苦了,我決定要從名利中走出來!

放淡名利 人生快樂、富有

從二零一一年起,我在業務崗位上主持工作,這對常人來說,可是個「油水」很大的崗位!經歷了失錢的大跟頭,我開始嚴格要求自己,事事處處提醒自己是個修煉人,不再給大法抹黑。那以後,不管啥樣的出差,我不再去爭著出了,非得我去的,遇到人家送錢的,我就好言勸說,讓人家把錢收走。有時不知啥時候資料袋裏被裝上了「信封」,回到單位裏我就把「信封」交給單位紀檢。

我的大學同學也大都在這個系統不同的部門工作,有些工程單位的人為了找我辦事,或是因我檢查工作不收禮,就托我好多同學給我送高級化妝品,送名貴包包、送錢等等。不管送啥,我先向同學講明真相,告訴他們我信仰法輪大法。如果是錢,我就讓同學把錢送回去;如果是禮物,我就問同學要個地址。外地或本地距離遠的,我就真誠的寫個回信放在禮物裏郵寄回去;本地熟悉的,我就再買些東西親自把禮物還給對方。有時手機裏突然就多了上千元話費,我就打電話查明來源,與對方善意溝通,到手機營業廳給對方回打過去相同數額的話費,再把話費憑證當面交給對方。

由於我工作敬業,業務能力強,出差檢查總結做的用心精彩,過程中,即使發現問題,也常常為被檢對方著想,待人和善,不刁難,不收錢,很多項目的人檢查過後都很受感動。有些項目人還到單位來看我給我帶些當地土特產,有些人從項目上給我寄些他們老家的好吃的,還有人從很遠的南方郵寄鮮果過來。對這些情況,我都自己花錢買些營養品或本地特產,再給他們郵寄過去。雖然有時價格不能對等,但也算表達自己的謝意。

在這個崗位上,除了外出檢查,還有很多的業務往來和工作,多數業務往來都是單位把預算的總費用打給對方,等到業務結算時,再給對方財務個費用明細。單位領導經常會讓部門多做些項目明細,為的是多支取些費用,用於本單位職工的工作補助等等,剩下的費用就由部門負責人自己掌握了。我守住心性,不貪不佔,每項業務都一筆一筆的做好費用明細,每一筆費用支出我都保留票據和簽字清單,有時數額較大,我就讓丈夫幫忙核對整理,為自己保留一本「良心」帳。

二零一八年,新領導上任,經前任領導同意,我把部門七、八年間業務往來結餘的現金從銀行卡上全部取出來,連同利息明細交給了單位紀檢。在那一瞬間,我感到了一個修煉人的輕鬆與快樂!我的心感到那麼的明亮,那麼的清澈,一切都那麼的美好。

二零二零年,單位改革重組,同事們勸我去找領導挑個好部門,我想就聽師父的話,一切順其自然。我離開了工作二十多年熟悉的業務崗位,被調到了新的業務部門,新部門雖是重要部室,卻沒人願意去,因為那項工作很多人覺的責任大、事情多。

沒過多久,新部門第一次檢查任務,就派了我的差。但檢查過程中,每個受檢單位依舊一個不落的見縫插針送「信封」,說是大家檢查「辛苦」了。每到給我時,我就面帶笑容把「信封」努力還給對方,並表示他們才是最辛苦的,我個人有信仰,不能收禮。其中一個單位的領導看到這個情況,就把我拉到僻靜的辦公室,雙手合掌低身致謝,說:「我是這單位的書記,我們這麼做也是沒有辦法,這麼多年,我遇到過兩個不收禮的人,一個是某某單位紀檢的,一個就是你。謝謝你對我們工作的理解。」

這次檢查任務,我是小組組長,說真話,我對新業務不懂,同事們知道這個情況,大家都在看著我。儘管這樣,我還是想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給修煉人丟臉。於是就在檢查的幾天時間裏,虛心的向小組內熟悉業務的同事請教,邊學習邊檢查。

檢查結束後,第二天,要用PPT通報反饋,我就在夜裏兩點多起床,整理熟悉PPT(PPT是同事幫忙做的),一張片子一張片子的看,有不懂的就半夜給丈夫(他對這項業務多少有些了解)打電話請教,記不住的,就用小紙片記下來。

第二天,開反饋會,安排我反饋我們組的檢查情況,內心多少有些緊張,我一遍一遍記念小紙片上的要點,近半小時的反饋結束後,小組的同事向我投來了認可的目光,同行的專家也說我還行,我知道自己過了「這一關」。

檢查回去後,一次和同事去看單位剛剛調研離崗的老領導,聊天中她說:「聽說你那次出差檢查反饋的挺好, 我就知道你在哪兒都沒問題!」其實我心裏知道,四、五十歲的人了哪能學啥都那麼快,就是因為我還把自己當個修煉人,想把事情做好,師父就一直在幫著我!

因為換了新的崗位,有過去行業部門的老同行來看我,說:「我就想來看看你,你那次在哪哪檢查,你走了以後,我們老總就給你豎大拇指……」還有個專家同行給我發短信,問我是不是調離原來的崗位了?我說:「噢。」他問我:「為啥?你要是調離某某處這對某某人民造成的損失可就太大了啊……在我心目中,你永遠都是偉大的……」他的話語誇張而玩笑,但我知道他是真誠的,是想表達對我的尊重。

我因修煉大法而得到世人的尊重,要說偉大,那是大法師父偉大!大法偉大!

結束語

我修煉法輪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隨著心性的提高,逐漸的在工作中放淡了名利,不與人計較也不與人去爭搶,家人對我由一開始的不理解,逐步到現在的認同與支持。有時,他們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難,也放下人心,按著大法的要求去做,結果都處理的很好。

他們偶爾還會感歎我在工作中失去了很多常人想要的東西。師父說:「放下人心的執著,神路不算遠了。」[2]我雖然失去了這些常人覺的很好的東西,可是我真正的感受到修煉人的輕鬆與快樂!我感覺我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大富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