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性提高了 婆婆的臉再不陰沉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七日】十多年前,我公公去世了。婆婆一生幾乎沒花過錢,針頭線腦、油鹽醬醋,都是公公一手置辦。婆婆雖然不能管理家事,但是,婆婆的嘴可不像一般的女人。我這一生沒見過這麼能罵人的,而且啥狠罵啥。特別是罵閨女、罵女婿。有一次,大姑姐騎車上山摔了一跤,臉都摔腫了,婆婆不但不安慰女兒,還罵女兒:「怎麼不摔死?!」還說不聽她的話,就得遭雷劈,大姑姐氣的向我們訴苦。

婆婆去小兒子家,弟媳說她:「別再那樣了,你怎麼連閨女都罵的那麼難聽?」婆婆氣的又發瘋了,朝弟媳去了,說:「那是我們娘倆的事兒,跟你沒有關係。」又開始罵上了。弟媳嚇的說:「我惹不起你,還躲不起你嗎?」就躲到自己的房間關起門來,婆婆就去打門,門打的轟轟響,婆婆叫嚷著:「你給我出來!你有本事就永遠別出來,死裏頭!」弟媳在被窩裏哭著給我打電話說:「嫂子,你聽聽,太欺負人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勸她說:「你別再和她多說了。弟弟不在家(因叔弟開大貨車,經常不在家),你要是和她一樣,氣出病來就麻煩了。你忍一忍,等她落下火來,可能就好了。」弟媳就開了門,婆婆進去坐在床邊兒罵夠了,氣消了,才去睡了。

婆婆來我們家,也是整天哭喪著臉,罵這罵那的,又讓兒子去給她出氣──打女婿,說:「把他打死。」我丈夫氣的又和她吵起來了,我只得兩頭勸。我儘量開導婆婆,不讓她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頓頓飯問她:「想吃啥?」她想吃啥,我就做啥。

有時間,我就打開電腦,給她念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的故事,可她還是高興不起來,整天陰著臉,讓人看了心裏難受。

有時候,我真的想不開,我這樣伺候你,你怎麼就沒個笑臉呢?我有時問婆婆:「你怎麼又生氣了?」她沒好氣的說:「不關你啥事,我生那些兔崽子的氣。」我也就不說話了。

前些日子,婆婆沒站住,摔了一跤,不能自理了。我細心照顧,給她洗腳、洗下身。她還是放不下怨恨,罵閨女、小兒子不來看她,說:「要是沒有你,我早就死好幾次了。養這些沒良心的,不如從小就掐死了。」哎!我聽著心裏好難受,怎麼會有這樣的母親?我一生從來不會罵人,對這些非常不理解。我安慰婆婆說:「他們都很忙,知道有我照顧你,他們放心,也不用他們來回跑。你就報喜不報憂,讓他們省省心吧。」

我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婆婆聽,她就呼呼的睡覺。我覺的是不尊重師父,就關上了播放機。她又生氣了,兩眼瞅的我心裏好壓抑,看她一眼都難受。有時候,我真想頂她幾句。我嘴上不說話,可心裏還是放不下,也不想多看她一眼,心裏憋的慌,想躲開她。我學法、發正念、煉功都靜不下來了。我知道自己不對了,動了情了。

師尊說:「你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來的更歡,你還不如他那個常人了。」[1]「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1]

我被婆婆的臉帶動著,就是沒聽師尊的話,慈悲心不夠。我認真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還有許多人心,包括妒嫉心、爭鬥心、利益心、怨恨心等,我必須去掉這些人心。每次發正念時,我都清理自己。並按照師尊的教導去做,儘量放下這些執著心。

師尊說:「我們怎麼對待這個問題?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我們首先應該冷靜,不應該和他同樣去對待。當然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把事情說清楚都沒有關係,可是你太執著了也不行。」[1]

我誠心的勸解婆婆,不要和女兒生氣。我說:「媽,我今天心平氣和的和你分析一下,兒女為啥老跟你吵?就是你們平時不注意修口,都是由著性子來,所以母子感情都受到了傷害,彼此心中都存有怨氣。但我知道,咱家的人心不壞,只是嘴上不饒人。常言道,母慈子孝,所以我希望咱不要彼此傷害。你在我這兒有甚麼不滿意的,你說出來,我儘量達到你滿意。你別這樣整天總是生氣的樣子,誰看了心裏都不舒服。我不管你做的對與錯,我都不會跟你計較的。今後與誰發生矛盾了,你就說:『我糊塗了,快90歲了,這也不算啥。』我想誰也不會生你的氣。你今後處處都需要人照顧,少說幾句也不吃虧,你自己的兒女也不會記你的仇。」

婆婆當時還沒消氣,說自己不糊塗,不理我。我也不往心裏去,照顧她躺下後,我就坐下來學法。一會兒,婆婆起來對我說:「你說的都對,我今後就聽你的。」我說:「對,你不糊塗也裝糊塗,這樣對你有好處。」

從此,婆婆的臉再也沒有陰沉過,也不罵人了。我的心裏也亮堂了。多學法,放下人心,真是柳暗花明啊!

自己修煉二十多年了,為甚麼在矛盾面前就悟不上去呢?是自己誤在常人的恩恩怨怨當中了,被情攪的心煩意亂,總覺的「怎麼會這樣」,「不應該那樣」。其實如果自己的心時時在法上,就不會覺的難受了。

師尊說:「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

師尊把法理講的明明白白,這麼多年我也沒有提高上來,真是愧對師尊,我心裏很難過。

我的心放下了,婆婆臉上的陰雲也散去了。這就是法的威力。我能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何等的榮耀,我沒有任何理由再陷在常人的名利情中被困擾。我只有時刻用大法來淨化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無愧於師尊的慈悲苦度,兌現自己千古的誓約。

一點交流,如有不妥,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