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的晚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四月的一天,孩子打電話告訴我,奶奶骨盆摔壞了,不能下地,希望我能回去伺候老人一段時間。

其實我已被迫離婚,已經沒有贍養他們的義務。我想我是煉功人,但是在我被中共迫害中,老人家也為我擔驚受怕,且一家人對大法也不能正面認識。在宇宙正法,救度眾生,人在選擇未來轉瞬即逝的關鍵時刻,我必須回去、救他們。於是,我爽快的答應了孩子的請求。同時告訴婆婆放心,我回去後,她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七十九歲的婆婆,因為骨盆骨折,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公公八十三歲,小腦萎縮,連親人都不認識,腿腳也不靈便。偶爾還發脾氣,嚴重時還要打人。我時刻提醒自己是大法弟子,要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我悉心照顧婆婆,接屎倒尿。還要把公公象小孩子一樣哄著。

我給他們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和《見證大法的神奇》等真相視頻,做可口的飯菜。一個月後,婆婆可以拄著棍下地活動了。又過幾天後,棍也不用了。婆婆很高興,不相信自己三十幾天就恢復了正常。婆婆告訴我她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夢中有一雙非常柔軟的大手在她受傷的部位捋,她覺的很舒服,後來她就好了。兩個小姑子也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一再表示感謝。我給她們講真相,告訴她們:感謝大法師父,感謝法輪大法。

端午節為了給我送行,兩個小姑子妹妹都回來了。兩個妹夫都是體制內人士,也都很尊重我。由於受中共惡黨的謊言矇蔽,他們不敢觸及法輪功的話題。

飯桌上我給他們倒酒,感謝他們還把我當作一家人。我告訴他們,有一天會雲開霧散。在我沉冤昭雪的時候,我請他們吃飯。但是那一天的到來,需要我們都能夠躲過眼前的劫難─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而能讓我們保平安的唯一辦法就是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抹去獸印,把我們發過的毒誓作廢。我希望大家都能平安,疫情過後,我們一家人還能團聚。你們大家都認可嫂子我所做的一切。可是嫂子能做到這一步,是因為我修煉了大法。是大法改變了我,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我才能慈悲善良寬容的對待一切。誰不願意有一個幸福的家庭?過著安穩的日子?又有誰願意妻離子散、骨肉分離、家破人亡、無家可歸呢?我只是為了做一個好人,卻被剝奪了一切生活權利。我只是無數個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中的一個。更有法輪功修煉者被活摘器官,這樣的暴行天理不容。瘟疫是有目標、有目地的,就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這個真相我不告訴你們,我對不起你們。而且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也不會原諒我自己的。

我的話使兩個妹夫落淚了,我給他們取了化名,他們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