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幫我提高心性境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三日】師尊說:「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夠堅持煉下去的人,還要看你能不能夠修的出來,還得看你能不能下決心修,人人成佛這不可能。」[1]我悟到:不是每天學法了、煉功了就能修得出來的,得實實在在按師尊講的法的標準做,達到大法的標準才能修出來。

師尊給每個弟子安排了修煉路,就是為了成就弟子的。每當遇到矛盾時,就要迅速調整心態、轉變觀念去坦然的面對。比如:在修心性上,在處理家庭事務上我基本上能用法的要求去做了,雖然有時做的不好,但過後察覺到自己做的有不足,就儘快會調整自己修上去。

一、小事上向內找 去掉不平衡的心

生活中的小事能體現出修煉人的境界。一次,小姑子帶婆婆去看醫生,診療費幾十塊錢,小姑準備掏錢,婆婆死活不讓,她自己結賬了。回家後,婆婆說要從我給家裏買菜的錢補給她那幾十元錢。她說給我聽的時候,我表面上沒流露出甚麼,心裏已在翻騰:剛幫她治腳癬,花了我一千多元,她四個孩子都沒管,都是我一個人帶她到處求醫問藥,如今區區幾十元,她都不讓小姑子花,況且平時過年過節大家都給她紅包,她手裏是有錢的,怎麼還要在我這裏「報銷」?心裏覺的婆婆實在是對我不公,越想越覺的這人怎麼這麼摳門呢?這麼偏心呢!

又想,師父叫我們遇事向內找,那我就找找究竟是甚麼心在讓自己不舒服呢?在平時,丈夫兄妹中誰有困難,我們隨手都是一千幾百的幫助,回到鄉下,見到村中的老人和小孩,都是大大方方的給紅包,給小叔買房時,十幾萬都毫不遲疑的資助,出錢出力的幫助,也沒有計較,連自己還在用的小車都送給他,而沒給我自己的親弟弟,按理說,我對錢財還是看的開的,怎麼現在這幾十元就讓我內心翻騰呢?

靜心找找,還是那顆不平衡的心在作怪,說到底是氣度不夠,覺的婆婆偏小姑子,心裏就不平衡,也是妒嫉心。在錢財方面,只是表面的慷慨大方,喜歡聽別人對自己的讚揚,也就是喜歡聽好話的心。既然自己的經濟條件比小姑子好,我還妒嫉甚麼呢?況且跟老人家計較,這已是不對的了,真是越想越羞愧,找到骨子裏隱藏的這些骯髒的人心,清除後,心裏一下子輕鬆了,對婆婆由不滿變為理解了。因為她以前在農村,那時非常窮,可能窮怕了,所以生活都是非常節儉。反思自己,真由衷的感恩師尊的教導,讓我遇事向內找,做一個為別人著想的好人。

二、修善和忍

有一天,父母來我家附近種菜,我就請他們來家吃飯。由於丈夫在外面加班不回家,母親也說還不餓,所以我就讓父親先來,和婆婆先吃。當我父親一進門,跟婆婆打招呼時,婆婆沒吭聲,父親就跟她說其它家常話,婆婆卻連看都不看我父親一眼,根本就不理睬他。

婆婆這個反應讓我很吃驚,不知道因為甚麼事情?父親站在那裏極其尷尬,就自嘲的笑了笑,還好他沒有掉頭回家。

看到婆婆拉著臉,像準備與人開戰一樣的架勢,也就沒追問她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只是想:我千萬不要動心,一定要過好這一關!就當作沒看到、沒聽到一樣,平靜的與父親搭話,拉扯其它的話題,目地是不想讓老父親這麼難堪。但不論我怎樣的努力想調整當時沉悶的氣氛,整個吃飯過程,婆婆就是繃著臉,沒說一句話,匆匆吃了一點,就進她房間去了,還賭氣的把門關得很響。

父親沒等我母親從地裏來家,自己就騎自行車回去了。看著這個八十歲老人家的背影,想想這頓飯讓他吃的這麼窩囊,這麼沒尊嚴,我心裏很難過,自責不應該留他們在我家吃飯,覺的很對不起父親,淚水在眼裏打轉。

當我幫母親拿鋤頭一起回家時,婆婆還狠狠的說:「我把湯和青菜都倒了!」說完,就又用力關上房門,不出來了。我一聽,當時真的想罵街了!到廚房一看,婆婆倒的乾乾淨淨的,一盆碗、碟、筷子泡著,油污污的,還等著我清洗呢。這個人做的太絕、太過分了!一點都不照顧我的面子。我情緒快要失控了,強迫自己要冷靜、再冷靜!不斷的告誡自己:「修煉人不能發火!不和這人一般見識!一定要忍!千萬要忍!」

是啊,師父不是說了嘛,「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這才能看的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1]「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1]

我知道沒有偶然的事情,就竭力的跟母親解釋:「可能誤以為您不來吃飯了。」母親一邊擦汗,一邊擦淚,但她不想我看到她流淚,就扭轉身低著頭在扒飯,因沒湯沒青菜,艱難的吃一點,就回家了。

母親回去後,我終於忍不住了:這個婆婆太狠毒了!平時這麼的孝敬你,而我的父母過來吃頓飯,也吃不著你的,竟被你這樣對待!真的是氣不打一處來,就把門關得更響了,洗碗時,也是弄得噹噹的響,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對她的不滿。

當做完家務冷靜下來時,覺的自己不應該隨著表面的事情而發火,即使再有理,也不能對老人家發火的。第二天,我就向婆婆道歉,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是:婆婆埋怨我父親說她弟弟種的稻穀曬的不幹,有發黑的變壞了的。婆婆聽後感到很氣憤,說她弟弟的水稻是沒下農藥的,大家都爭著買,卻遭到我父親這樣的造謠。她說,跟周圍的鄰居說了這個事,大家都是指責他不應該這樣貶低自己的親戚(婆婆總是習慣把家裏發生的事,向鄰居們訴說,讓別人來評理)。

原來是因為這麼點小事!我當即向婆婆道歉並解釋:是我父親搞錯了,是我把放在丈夫單位宿舍時間久了的、變質了的大米給他餵雞,他誤會是婆婆的弟弟家種的大米了,真是誤會一場!

了解到婆婆生氣的原因後,我就氣沖沖的去找父親,指責他不能亂說話,但父親不承認講過這話,說是她搞錯了。母親在旁邊也不滿的說:「就算是這樣說錯了,也不用這麼對待我們吧?也只是跟她一個人講講而已,又沒到外面去說。以後你不要叫我們過去吃飯了,弄得我們像乞食的一樣,我也不敢再去你們家了,我怕見到她!」父親接著說:「我可不想看別人的臉色!以後再也不過去吃飯了!」

其實我父母都是很善良的人,平時與人相處都很和諧,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對待。看到父母這麼難過,我轉而又埋怨婆婆小題大做,不應該搞到大家連飯都吃不好。與婆婆冷戰幾天後,腦海出現師父的法:「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

對照法理向內找:雖然平時我對婆婆是尊重、孝順的,但始終沒像對自己的母親那麼的親,既然大家都是師父的親人,難道我還有分別嗎?在六道輪迴中,只有生自己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自己真正的母親呢。

婆婆在我父母面前發脾氣,是幫我去愛面子的心;去我的親情,突然出現這個事情,是考驗我能否做到忍。婆婆在給我出考試題呢,真後悔沒好好珍惜這個提高心性的機會。

師父講:「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3]對此法理有了具體、深刻的理解。當婆婆再對我說尖酸刻薄的話時,都能做到一笑而過,並真心的感謝她給我提高心性的機會。我心裏坦然了,雙方老人家現在又和好如初了。

三、去掉怕累怕髒的執著心

平時上班一日三餐,我都在單位食堂吃,到了節假日,則都要由我買菜做飯,即使自己不想吃,都得做。有時工作任務繁重,感到累和煩躁時,就會抱怨,埋怨婆婆不幫忙,抱怨一年365天沒有一天能休息,上班忙單位的,節假日管一家人的飯菜。有時單位加班,叫婆婆幫忙煮飯,她都是極其的為難,總是問這問那的,好像怕我偷懶一樣。特別是小叔子他們搬來我家後,六、七個人吃飯,家務活更多,佔用了我很多時間。想想在單位不用自己動手,就有秘書照顧周到,況且菜色豐富、味道可口。而在家,像個陀螺一樣,忙的團團轉。

最難挨的是左腿膝蓋腫痛那段時間,走樓梯每一步都鑽心的痛,只能跳著上下樓,上廁所也無法下蹲,每次走路去買菜就更感艱難,想買輛摩托車,丈夫卻不同意。買菜回來,還要長時間站著洗菜、煮飯,做飯時,既要照顧老人家的喜好,又要照顧小叔子的飲食營養,偏偏那時家裏的下水道又堵塞了,洗碗、洗菜水要提到廁所裏倒……有時身心疲倦的很想逃避,找個地方讓自己偷偷懶。特別是在廚房煮飯時,聽到婆婆在對面睡房發出來的鼾聲,就心裏不平衡,雖然有時她也幫忙洗菜。

有一年冬天,我雙手掌皮膚龜裂的很嚴重,一沾水更痛,擰洗碗布都無法用力,為了減少刺激,就想用淘米水代替洗潔精洗碗,但婆婆像與我作對一樣,總是將我留下的淘米水倒掉,多次提醒她都不聽,有次,我發火了:「叫你不要倒這個水,你怎麼偏要倒?它也不礙你甚麼事。你看我的手都裂成這樣了,難道我想舒服一點都不行嗎?」話一出口,就覺的自己錯了,修煉人還求甚麼舒服呢?

師父說過:「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須具備這兩個因素:一個是吃苦,一個是悟。」[4]「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還業就快,開悟就快」[1]。我們修煉人是金剛不壞之體,還怕這個洗潔精嗎?當我放下這個執著心時,我雙掌的皮膚很快就好了。現在婆婆也會主動幫忙洗洗菜了,我就可以有多點時間學法。

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我悟到我們結緣成為一家人,都是來報恩還願的,在家庭中,所遇到的一切麻煩事,都是我要過的關。聽師父的話,盡好本份,盡心盡力照顧家人,在家庭中實修。

當我放下這顆怕苦怕累的心後,丈夫給我買了輛摩托車,同時也叫人疏通了下水道,真是相由心生,境隨心轉。謝謝家人幫我提高心性。

平時吃飯,往往都是我還在煮最後一個菜時,家人就開始喝湯吃飯了,所以每次最後吃飯都是我。而小叔有用筷子把菜翻來翻去挑著吃的習慣,到我吃飯時,他已經把桌上的菜都翻遍了。我心裏就有疙瘩,覺的他翻過的菜髒,寧願沒菜下飯,也不想吃他用筷子翻過的菜。但婆婆總是怕浪費,沒徵求我意見,就將這些剩菜直接倒我碗裏,跟她說了多少次了,別給我,我不吃,她還是這樣。所以有次,我就賭氣連飯也不吃了。

後來讀到師父的講法:「因為他不知道髒,大便他也敢吃,尿他也敢喝。過去我知道有這樣一個人,那個馬糞蛋凍的邦邦硬,他啃起來還很香,他可以吃常人在明白狀態下吃不了的苦。」[1]才悟到是師父慈悲,用這樣的方式讓我去掉怕髒的心。心放下之後,對小叔子這個習慣也沒那麼反感了。再進一步用師父講的法來衡量,我就懂得了替他著想,吃飯時,就主動挑選些比較嫩的青菜給他吃,做一個能時時為別人著想的人。

回想在這修煉的路上,婆婆就像那個幫我扛梯子的人,讓我不斷提升心性與境界,真的很感謝她!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會更加珍惜師尊給延續下來的分分秒秒,時時向內找,儘快的把自己沒修好的地方修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跟師父回到真正美好的家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