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不怠 出現問題法中修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武漢肺炎爆發已經半年多了,在這六、七個月的時間裏,我個人修煉狀態發生了不小的變化,身體和心性上都有提高。下面就談一下我的體會,向師尊彙報,和同修交流。

面對疫情 救人不怠

今年過年期間突然爆發武漢肺炎,如此嚴重的形勢我有點不知道怎麼應對了,心靜不下來,因為太突然了,大淘汰真的開始了嗎?家人也恐慌。我看動態網上的新聞,心裏漸漸平靜下來,結合法輪大法法理告訴家人:這是對著迫害大法的惡人來的,咱們家都知道大法好,知道大法真相,而且師父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有師父保護咱家沒事,並囑咐家人隨時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家人明真相都相信法輪大法好,下樓出去辦事都會默念。

小區被嚴密封鎖時,我們的集體學法一直堅持著,兩、三人一組,就近學法,一週集體學法兩、三次,學法後在法理上交流對疫情現狀的看法。同修們都悟到更要抓緊救人,每天看見新唐人電視播出的疫情蔓延形勢,死那麼多人,我們都很難過!因當時沒有這方面的資料,同修就上明慧網下載當日文章,稍作修改編輯、打印出來,然後分給同修大量發放,告訴民眾念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救。

我每天上午學一講法,再背兩、三頁法,下午出去救人兼買菜。小區被封,有人站崗,不讓出去,居民就把隔離帶扒開個空子出去,我也就跟著出去。我求師父讓我遇到有緣人。每次我都能遇到人並抓緊時間講真相,告訴他們:武漢死了很多人,人類的醫學沒有辦法了,就用神的辦法吧,誠信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命,這是佛法,有神佛保護,病毒不敢接近你。凡是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的,就告訴他們「三退」能得救,人們都非常願意聽,並退出自己加入過的惡黨組織。上樓下樓遇到的、一走一過碰到的人都趕緊告訴他們念九字真言能保命。特別是平時難遇到的藥房的員工、飯店的廚師、外地打工回來過年被封在當地走不了的,我都給他們講真相。

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在路上遇到夫妻倆,說是另一個小區的,回來過年。那天出來的時候小區是開放的,買完菜就回不去了,小區封了,問我怎麼能繞道回去。我知道這是師父讓我救的人,我讓他們別著急,先聽我告訴他們躲過瘟疫的辦法。他倆聽的非常認真,然後告訴他們回小區的辦法。

因為家人不修煉,都不太敢出門,我就每天以購物為由出去講真相救人。輪到我值班的時候我就趕緊到親屬家告訴他們自救的辦法。親屬得了福報,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找到了工作。

在這期間我去掉了對親情的執著:我家孩子由於疫情失業了,看看鄰居家的孩子都在上班,窗外陽光明媚,家裏的大小伙子卻在家躺著玩手機。開始我看到他那種狀態心裏那個難受啊!但知道是那個對親情的執著出來了,就背法:「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2]並發正念清除干擾。

就在我的心真的平靜下來後,就有單位打電話來招人。兒子不會的技術那家公司免費網上教授。因為疫情嚴重,當時還不能上班,但有正常的工資,而且工資不低。我的心性提高上來了,兒子的境況就跟著往好的方向變。

修去各種人心

今年過年後我的身體出現了不正確現象,大便時經常流血,而且越來越多。我一直沒當回事,因為修煉人沒有病,修煉大法二十多年來我的身體非常好。六月份我去外地姐姐(同修)家串門,我跟姐姐說了此事。有一天晚上,姐姐把我叫醒,說我身體不正確狀態是那三萬元錢的事。說師父可能是點化她,讓她告訴我。

我這才想起來那件事。前幾年爸爸在妹妹家給了我三萬元錢。那錢是我爭來的,因為我感到委屈:爸爸給了姐姐和妹妹錢,唯獨不給我。以前還說要給我,可是一直沒給。我對爸爸的怨讓他老人家有點受不了,就讓妹妹攢了三萬元錢給了我。爸爸原來說他在誰家就把工資給誰,可是他在妹妹家卻給了我三萬元,我開始不好意思拿,後來說是給我兒子的,我就接了。

我當時人心多而且重:不平衡的心,妒嫉心、還有利益心,怨恨心、爭鬥心等等。這次姐姐一說,我才猛然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我拿了這筆錢,我不再怨恨和爭鬥,這些應該修去的人心沒修去而是藏了起來。人心不去,那就是沒修。我要了爸爸的錢,如果爸爸真的不欠我的,我就失了德,掉了層次。作為修煉人,我沒有替妹妹著想,也沒有想到爸爸的感受,我太自私了!想到這我心裏很難過,很懊悔自己心性怎麼那麼低呀!這直接傷害了爸爸和妹妹!

姐姐讓我跟師父承認錯誤。我第二天早上給師父上香,磕頭認錯,承諾回家馬上把錢還給妹妹,向爸爸承認錯誤,三萬元錢是妹妹的,就不應該要。向師父認錯後,我的心裏去掉了一塊心病,輕鬆多了。

我又突然想起小時候看到大人摸小母雞有沒有雞蛋,我很好奇,也想學學。一天我把鄰居家一隻雞抓住學大人那樣去摸這隻雞有沒有雞蛋,我可能把小雞弄傷了。我現在肛門流血,可能與當年欺凌的小雞有關。我又想起小時候還丟棄過一隻貓,那隻貓往家裏的被子上撒尿,家人讓我把貓扔到了荒郊野外。那隻貓多可憐!這都是造業。

我向師父保證,永遠不欺凌弱小善良的生命。

後來師父點化我,還有不易察覺到的色心。小的時候我對村裏的某個男孩特別動心,一見到他我就心跳,特別想見到那男孩;上中學時,我也喜歡某個男同學,後來我還去他學校找過他,還給他寫過信,等等,這種事我想起來不少,這都是色心啊!我都不要,都去掉,讓色心死。是慈悲的師父幫我把這些隱藏多年的色心翻出來,去掉它!

有一天我想學法,隨意打開《轉法輪》,一段法呈現在我的眼前,「這麼點事你還過不去嗎?都能夠過的去的。」[2]非常顯眼,我心裏一下子就明白了,師父給我吃了一顆定心丸,這不是病,是消業,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

回家後沒有馬上把錢給妹妹送去,心想七、八天後就發工資了,那時再給妹妹送去。對修煉還是不嚴肅,說到沒有馬上做到,所以便血又嚴重了。心裏有點放不下。一天晚上我突然莫名的害怕,心跳的不行,躺下睡不著,感覺周圍陰森森的。我就起來發正念背法,求師父幫幫弟子。師父用大法輪給我調整身體,我真切的感受到法輪旋轉的聲音和清涼的感覺。我還看見一個陰森森的生命退去了,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又一次救了我,替我承擔了罪業,消去了我身上不好的東西。第二天我的身體就正常了。我馬上去銀行取了錢給妹妹送去。當時還反映出怨恨心,我就及時修去,不能讓它再藏起來了。

前後經歷半年時間,身體逐漸正常。

我上班時,知道有的同修每天出去講真相救人,我也想能天天出去救人。現在半年多沒上班了,我也能天天去救人了。特別是早市設到我家門前來了,每天早上出門就能給人講真相救人。我想甚麼,師父都知道,這是真的,師父在成就弟子啊!

本來我的皮膚不是很白,現在經常有人說我皮膚好,真白,我說出實際年齡,人們都說不像,比實際年齡年輕、漂亮。其實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大法給予我的。感恩師父!

在武漢肺炎剛爆發時我做了個夢:看見一個金字塔,白色的,不很高,好像是從我的天目中看見的,我的視線在塔的內側,角度有七十度的樣子,我能看見塔頂。雖然不很高,但是上去有難度,我明白:修煉到了最後衝刺的階段了,不能鬆懈,要嚴格要求自己,再難也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多學法,平穩的走好每一步,師父在塔頂等著我們呢!

叩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救度之恩!合十

謝謝同修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