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向內找 闖過身體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三十日】一九九八年一月得法至今,在慈悲的師父的保護下逐漸的長大、成熟,在大法中修煉的神奇事兒太多了,我就不一一列舉了,這次主要講一下在墨爾本正念過關的過程。

一、放下生死

二零一七年一月底,我從中國來到了墨爾本,由於環境相差太大,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使我心裏承受到極限,多次心性考驗沒過去。四月份的時候,我的身體慢慢的一點點的出現了問題,腰部以下身體開始痛,沒力氣,也向內找,發正念清理,效果不明顯。

在八月份的時候,有一天夜裏,我突然醒了,我的電褥子著火了,第二天,我又險些被後面的車追尾。之後隔了幾天,家人來電話說,我在中國的家裏進了四個惡警,企圖因為我實名舉報惡首江澤民來綁架我。

在國內時,派出所就在找我,在這個期間,我還連續做了三個同樣夢,說我是「癌症」,其中第三次夢,有一個大組學法的同修念著我的名字,說已經「轉移了」。我的身體也緊跟著出現假相,小腹也開始隱隱發痛,邪惡干擾的我很厲害,不正常的症狀一個跟一個的,體重急速下降十多斤,一個常人問我:「你的大腳趾蓋怎麼是黑的?」

第二天,我的手機瀏覽器屏幕顯示出趾甲變黑的原因是癌症,我馬上關上手機,不能看,我不能給邪惡任何市場。

還有一個常人說:我昨天剛看完瀏覽,你的舌頭這樣的是有問題的。

我知道這都是陷阱,是舊勢力安排的陷阱,想讓我承認它們的安排,我在心裏對它們說,不管你們耍甚麼花樣,對於我來說就是假相,我只相信師父相信法,我只要師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認。

我就對我的腳趾甲說:你是我身體的一部份,我才是主角,你得聽我的,不能隨著邪惡給我演化假相,你變白色或粉色的吧,真是神奇啊,幾天一變,大部份都變白了,還有一塊真的變成粉色了,這更增強了我對發正念的信心。

有一天,跟我一起住的女孩問我:阿姨,你病了嗎?你的臉怎麼是黃色的?是啊,以前我的白裏透著紅的臉哪裏去了?看著鏡子裏淚流滿面的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請放心,弟子這一關一定會過去!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

師父說:「人最難過的一關,修煉必須走出去的那一關,就是放下生死。當然不一定每個人都要在生死面前考驗你,但也不絕對排除。每個人面對他自己的最大難關與最大執著能否放下,其實都是在考驗人能不能走出這一步。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1]

二、背法、向內找 去人心

我開始了徹底的剜心透骨的一個心一個心的向內找著,安逸心、色慾心、妒嫉心、顯示心、記恨心、報復心、爭鬥心、委屈心、畏難心、怕心、疑心、依賴心、急躁心、貪吃的心、瞧不起別人的心、覺的自己不錯的心、求回報的心、利益心、面子心、證實自己的心,還有眼睛向外看、不看自己,也就是執著別人的執著的心等等,在家時每小時都發正念,清除這些後天形成的敗壞物質,然後學法,再發正念,歸正自己。但是時好時壞,有時假相還加重。

我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縷順著,到底是怎樣的漏能讓邪惡鑽了這樣的大空子?我跪在地上,開始背《轉法輪》,那是第四遍背法(我在國內已經背了三遍),我甚麼也不想,下班回家,就背法、發正念。當然負面的東西也有很多干擾,我不承認它,來了就清除,滅、滅、滅!就不承認它是我,決不向邪惡妥協。

有一天在背法的時候,一個念頭打進來「自私」,緊接著一下子想起了在國內為病業假相的家人發正念的心態,是那樣急切的心情:我承受不了失去她的痛苦,不能沒有她,和她在一起,就像有相依為命的感覺,當然也有一些沒有了她我的打印機壞了怎麼辦的那種依賴,因為我的打印機和電腦有問題的時候,都是依賴她送到同修那裏修好了,再取回來的,甚至我還有想替她承擔一點業力的想法。

我問自己,如果是別的同修,我能不能為了同修那樣的超負荷的無條件的付出,在我女兒坐月子,都不能去照顧一下,外孫都沒時間抱一下,我自己還有店鋪要打理,把我整的焦頭爛額的,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了病業同修那兒了。答案是否定的,絕對不會的,因為我的境界還沒有那麼高。那麼,基點就是為私的,為我的,是「情」,是情太重了,被邪惡鑽了空子。

師父說:「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2]

那時我被親情帶動的顛三倒四的,從而導致了我被迫害。背法,師父開啟了我的智慧,使我終於找到了──一個隱藏很深的最大的執著,為私為己的私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迫害我的身體,那一刻我感到壓在我心裏很久使我感到喘氣都費勁的東西化掉了,身體也有了相應的變化,那一刻我的身體很舒服,謝謝慈悲師父的點悟!

有一天,我讀《法輪功》,師父說:「做一個好人容易些,然而要修煉心性就不那麼容易了。修煉者要有精神準備,欲正其心,先誠其意。人們生活在世界上,社會是複雜的,你要行善,可也有人不叫你行善;你不侵害別人,可別人會由種種原因來傷害你。在這裏有些是出於非自然原因的,你能不能悟到為甚麼?」[3]

讀到這裏,我感到像棒喝一樣,這就是說我呀,當別人傷害我的時候,為甚麼那麼難過,耿耿於懷,為甚麼就過不去那個關,我現在才發現是自己心的容量太小了,就是自己不對呀,為甚麼去怨恨別人呢?他怎樣做是他的事,我怎樣對待是我的事,我有甚麼資格去怨恨別人呢?也可以說是我太執著別人的執著了,沒有擺正與常人的關係,沒有擺正親戚的關係,沒有擺正與同修的關係,也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當別人對我不好時,當別人的一個不友好的眼神,我都很在乎,執著很長時間,所以眼睛總是向外看,不想自己,不去找自己,才造成的各種魔難。

三、清除干擾 堅持講真相

邪惡對我的干擾很厲害,每次去唐人街真相點的時候,渾身不舒服,感到腿上的肌肉都是硬的,其中有兩次在開車的時候,便在褲子裏了,我又回家清理乾淨,又去唐人街。我對舊勢力的邪惡說,你不讓我去做救人的事,我就去,我就不聽你的,我聽師父的。那一天下午,我幫助二十四個人「三退」,當然,救人的是師父,是師父在鼓勵我。

每當我拿起筆,寫這段經歷的時候,我的身體馬上就會出現假相,症狀反覆發作,幾次拿起筆來,幾次放下,我就不想寫了,當時我還有畏難心,還有面子心和怕心。

那天是週日,在唐人街,前一天是週六,我努力的講真相只退了四個人,我想這個狀態不太可能退那個數的,就在我們快收攤的時候,在我身邊走過四個年輕人,兩個男孩子是台灣的,兩個女孩子是大陸的,我一講,那兩個男孩子一個勁的點頭,兩個女孩子自然而然的三退了,算一下退了十一個人。

四、感恩師父救度

在我那些最難熬的日子裏,是慈悲的師父的法點悟我,使我不斷深入的理解法,在我痛苦不堪的時候,每天都能夠聽到《普度》的音樂,我就會淚流滿面。是師父保護著我,鼓勵著我在法中實修。

一天早上醒來,身體異常舒服,我看到眼眶前兩個法輪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旋轉著,是慈悲的師父再一次給我清理身體,感恩的淚水奪眶而出。

我經歷了近一年的身體魔難,在背法的同時,學會了怎樣向內找,我深刻體會到修煉的嚴肅,在師父的苦心安排下,在同修的無私幫助下,我上到網上學法煉功,每天早上兩點五十五開始到七點半結束,每天儘量安排兩個小時背法,這樣對我來說各個方面突破的很快,最終正念戰勝了邪惡,邪惡自滅!慢慢的我的肚子不疼了,身體完全恢復了正常。

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