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抄法中向內找 走出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九零後」大法弟子,現在在大陸讀博。我是在初三的時候走入大法修煉的,修煉過程中,我按照《轉法輪》的要求,去執著,提高心性,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雖然也有很多執著心沒有放下,但一直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在我身上有很多神奇的展現。

在我沒有走入大法修煉時,師尊就已經在看護著我。在小學時,一次騎著車子,我被一輛大卡車的車門打出去一米多遠,卻毫髮無損。在讀高二期間,師尊打開了我的智慧,也讓我的成績從班級倒數第一,提升至了班級第一,直至高考。在準備考研的時候,由於不想受中共邪黨政治宣傳的影響,我完全沒有看政治的內容,僅僅在考政治的前一天,背了幾道大題,結果分數與天天背政治的同學相差不大。

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去色心

在小時候,接觸了不好的東西。從小學六年級,就開始看小說,看電視劇。上大學後,受社會不正風氣的影響,接觸了各種動畫片、電視劇、電影、小說,並沉浸其中,受色的侵蝕更大。大學畢業後,才意識到色心是非常骯髒、齷齪的心,也是修煉首先要去的心。

認識到色心的危害之後,才開始發正念,去色心,但狀態時好時壞,並沒有完全去掉。在研二下學期,受室友的影響,迷上了韓國綜藝節目,沉溺於其中,對其中的各類軟色情視而不見,時間長了反而以為是正常。後來對這類節目逐漸上癮,一旦更新,就迫不及待的去看,對其推薦的電視劇、電影也找來看,將學法與常人中的學習任務都拋之腦後。

雖然表現如此,但我知道這都是色心,也很想去掉這顆心。我開始大量學法,讀明慧交流文章,但是學法不入心,讀大家的交流文章也知道大家說的對,但自己卻無法突破。由於狀態時好時壞,反反復復,導致自己也沒有了信心,不知是否修煉能返回去。

近期,在讀明慧文章《在抄法中悟道、提高》時,看到同修抄法,我也萌生了抄法的念頭,開始抄法。通過抄法,我注意到了許多在以前讀法、聽法的過程中,忽略的地方。

在抄第一講的時候,我抄到「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1]時,「骯髒的思想」這幾個字深深地觸動了我,我意識到如果這個最骯髒的色心不去,是無法往高層次上修煉的。

在抄法過程中,我大腦中與色有關的念頭也一個一個地變淡、消失,抄法時的思想也越來越純淨。我的求安逸之心與懶惰心也漸漸的變小了,晚上也不會偷懶不發正念了。最近,讀到師尊的一段話:

「那吸毒有人說沒事,我吸吸沒啥的。是,感覺還不錯,再來一次?沒事,再來一次?行了,控制不了了。為甚麼呢?那個物質吸進去之後就在你身體裏形成一個薄薄的、淡淡的你,一次就能,因為它毒性大;等到第二次再吸,這個薄薄的、很淡淡的你就變的濃了一些;再吸它就越濃,越吸越濃,它就越強壯。它連你的整個身體的結構都有、思維都有,完全是一個毒品構成的魔性的你。當然了它可能不幹別的,它就對毒一定要吸。沒有了、不吸不行。為甚麼呢?因為它已經活了。活了之後呢?大家知道,你不吸呢,你的身體是新陳代謝的,它也會越來越淡、越來越淡,它就死了。它不想死,所以它要你一定去吸,把它吸的更強壯了。」[2]

師尊的這段法讓我意識到,色心這種執著心也像吸毒一樣,要想去掉它,首先要斷絕其來源,不能再看電視劇、電影、綜藝節目、動畫片、小說等東西,這類常人創作的東西中含有很多不好的內容,且隨著世風日下,某些內容也包含或隱藏了與色有關的因素,看就是逐漸地給色魔施加能量。

以前在看綜藝、電視劇等東西時,給自己找的藉口就是學習壓力太大了,我得放鬆一下。可是,看這些東西並沒有解決我在學習中遇到的問題,也沒有起到放鬆的作用,反而在看完後,經常回想其中的片段,影響了學法與學習時的專注性與效率。師尊的這段法也讓我重拾對去掉色心的信心,我意識到,只要我不去看、不去想與色有關的東西,不受色魔控制,發正念去掉它,那色魔一定會被去掉。

經過抄法、學法、發正念、看明慧交流文章,我忽然回想起在大學的時候,我的室友曾經提起她的一個親戚,說快40了,也沒有結婚,並說「女人到了一定歲數,就要談戀愛、結婚,不然心理會出問題的」,當時我深以為然,現在才意識到這是一顆多麼危險的執著心。

雖然我在心裏決定不結婚,也一直沒有找男朋友,但是看到校園裏大家成雙成對,看到課題組的情侶們在學習上互幫互助,閒暇時間出去遊玩,還是會湧出一種羨慕之心。現在我意識到這些都是不信師、不信法的體現,大法弟子的一生是師尊安排的,即使不結婚,心理上也不會出問題,師尊曾經說過:「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別人不願干涉。」[1]我對室友的觀念贊同以及羨慕校園裏的情侶的時候,就是自己在求,也同樣會招來色魔。

走出抑鬱,去掉妒嫉、怨恨與自大

在高中,師尊打開了我的智慧。從高二到讀本科、碩士,我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碩士期間,參加了競賽,獲了獎,發了文章,也拿到了國家獎學金。在讀完碩士後,又到了一所很好的大學讀博士。在讀博的第一年,就完成了幾個企業項目的申請、編程等工作。

在讀博的第二年,由於課題方面很不順,發文章也不順利,我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差,由於導師跟我的方向不一致,我也無法同導師討論我的課題。在這個過程中,課題組其他導師的學生開始逐漸發文章,課題進行也很順,我的壓力也慢慢變大。

壓力越來越大,而課題又沒有絲毫進展,同時色心的干擾使我對修煉的信心降低了,心情也越來越差。心情變差後,我長時間暴飲暴食、天天在宿舍哭。由於長時間暴飲暴食,身體也出現了問題,胃經常疼,體重也暴增,導致心情更差,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我知道這些都是舊勢力對我肉身及精神上的破壞,想讓我掉下去。由於主意識不清醒,讀《轉法輪》也讀不明白,聽師尊講法也不能入心,聽著聽著,腦子就開始想其它的事情,也不知師尊講的是甚麼。長期學法不在狀態,導致我身體和精神狀態越來越差,斷斷續續持續了一年。

可是在這種狀態下,師尊也並沒有放棄我,在今年初春的時候,我的一篇文章審稿結果返回來,需要修改,三個審稿人對我的文章給出的評價都很差,認為我寫的文章沒有新意,不值得發表。我在這種打擊下,又哭了很久,拖了一個月,才開始修改。但是在修改的時候,神奇的是,雖然審稿人給出的意見都很難回答,而且需要添加很多我沒有接觸過的東西,但是修改的過程異常順利,最終得以在截止日期之前提交。

第一次修改雖然順利,但後來,這篇文章又被打回來兩次。在第三次被打回來的時候,我的情緒又一次崩潰,我覺的審稿人是故意為難我,氣憤的我到處跟人抱怨,也不想學習,天天在辦公室看視頻,看新聞。一心想突破這種狀態的我開始抄法,在抄法過程中,我忽然看清了我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

在讀博之後,我一直覺的自己選的導師不好,不能指導我,還固執。看到同學們買了房子,也埋怨自己的父母沒有本事,沒有給我錢等等。這些,都是怨恨心,還夾雜著對社會上有地位的人的崇拜之心;搞不正之風,想走捷徑之心等等。在去掉這些不正之心後,再去看這段歷程,我的父母、導師、其他老師、甚至審稿人,都提供了他們可以提供的一切,都是懷著一顆想讓我修煉提高上去的心來到我身邊。我對他們的埋怨,也是不信師、不信法,不相信所有的一切是師尊安排,總想出人頭地。

在讀博期間,看到大家發了文章,課題有了進展,也會埋怨自己、埋怨老師。這是妒嫉心,也是自大心,總覺的自己應該得到最好的,應該比其他人都厲害才行。從小,受環境的影響,我的妒嫉心很重,在別人問我問題時,總怕別人超過我,不會正經回答,或說自己不會。

在修煉大法後,因為師尊說過:「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因此在平時發正念時,總是重點去妒嫉心。一段時間內,一直以為自己已經去掉嫉妒心了。這時才意識到,嫉妒心依然隱藏著,以前是因為我在學習上已經超越別人了,並沒有在學習、成績上比我高很多的人,所以妒嫉心沒有顯現出來。當別人的成就超過我了,嫉妒心、自大心、看不起別人的心才得以暴露。這時的心以及我當初的狀態,就像師尊說過的:「所以他的一生爭來鬥去的,這個心受到很大的傷害,覺的很苦,很累,心裏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甚麼病都上來了。」[1]

在開始認真抄法、學法、發正念,找到這些色心、妒嫉、怨恨、自大等各種執著心之後,我在近一年的抑鬱的表現煙消雲散,胸口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的感覺也消失了,臉上也漸漸多了笑容。

這段經歷與我的認識僅是我所在層次的一點個人體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