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中深入向內找的點滴體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那天是端午節後的一天,我去同修家,騎著電動車,感覺車把有點不正,總是往一邊使勁,把不穩車把,當時也沒多想,以為是車子的問題,回去得正一正車把。回到家,丈夫檢查了車子,說沒啥問題,車把正常。其實是我身體出了狀況,當時還沒察覺到。

第二天早上起來,感到頭暈噁心,渾身無力,右側手和腳不聽使喚。我站在地上,很吃力的才能挪動一步。這讓我很意外。平時,也有同修出現病業魔難、過關的,可沒往自己這想過,覺的自己雖不算特別精進的弟子,但樣樣事也沒落下,學法煉功發正念,外出講真相,走的汗流浹背,從沒覺的累。表面看,做得不錯呀,怎麼突然之間出現了這個狀態,哪裏出了問題呢?

魔難來的突然,但我有平時學法的基礎,知道是假相,就是正確面對,儘管手腳像個棒槌,硬的不聽使喚,手拿不動書,人也坐不住,軟的像一攤泥,我還是堅持煉功,學法。

我將師父近期有關病業方面的法又反覆的學了幾遍,師父說:「舊勢力在鑽大法弟子的空子,這是一方面。也有的哪,找不著自己的執著。」[1]平時忙著學法煉功做三件事,把這看作是修煉的全部內容了,注重表面形式,很少靜心的查找自己,真的該好好的找一找自己了。不找還不知道,這一找問題來了。

我平時參加了周圍幾個學法小組學法,每週和同修們學法交流,大家在一起氣氛溶洽,是在社會上找不到的修煉環境。但是時間一長,不免暴露出人心來,喜歡湊熱鬧的心,夾雜著顯示自己,這次學完,盼著下次,留戀集體學法的環境,以至導致在家看書學法心都靜不下來。師父讓我們集體學法,是為了我們提高的更快,我卻把同修頂著壓力提供的學法環境當成了自己排解寂寞的地方,滿足自己喜歡紮堆的心,這不是對師父安排的修煉環境的不珍惜嗎?!

自己在家學法時,不入心,拿起書就睏,出現這麼嚴重的干擾,而且持續有一段時間了,也沒有很好的重視起來。學法不入心的原因是自己的修煉狀態不好,抱著人的觀念,心沒放在法上,看不到法理的展現,看不到佛法背後的無數、無盡的內涵,不能更深入的理解法,學法成了一種形式。

在講真相救人上,從迫害初期到現在,二十多年的時間,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自己雖然一直堅持做著,但是有時抓緊,有時懈怠,時間長了,對自己就放鬆起來,講了幾個,就覺的可以了,忙其它的去了,甚至分不清主次,本末倒置,買菜購物為主,順便講真相。這不是問題嗎?!

我問自己,為甚麼要去講真相救人呢?回答是:講真相救人是師父賦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師父說:「其實我說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訴大家,你們的生命就是為了這個而來的!(眾弟子熱烈鼓掌)別無選擇,真的別無選擇!這是大法弟子。」[1]

再往深層查找,發現自己的根本執著去的不徹底,有的時候,幾天不出去救人,心裏就發慌,不踏實。這是甚麼心理呢,是為眾生沒得救而著急嗎?不能說沒有這方面原因,這是好的一面,對生命的珍惜、憐憫、慈悲,但還有一種惶恐的因素,一種怕,怕甚麼呢?再細找,原來是怕自己做不好被落下,對不起大法弟子的稱號,完不成師父交給的任務,交不出讓師父滿意的答卷,怎麼有臉跟隨師父回家?

想到這裏我明白了,原來我看重的是跟師父回家,這是一個隱藏很深、極不易察覺的觀念,是師父一再講的根本執著。這個東西不去,不管表面上做的如何光鮮亮麗,說的如何冠冕堂皇,其根本目地都是為了自己。

以前在學法中,和同修交流中,認識到這個問題,自己也深挖過,沒想到走到今天,在內心深處還埋藏著這個根本執著。求圓滿,求得好,都是為私為我。有了這個心,不自覺的把自己講真相救人和能不能圓滿聯繫起來,如同常人的利益掛鉤,表面上助師正法,實則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不是想在大法中撈取好處嗎?!這和舊勢力的生命有甚麼區別?!

師父告訴我們,「其實你們還不知道,這個私貫穿很高層次」[2]。我知道這是在常人中形成的後天觀念,層層都有它的因素,都要修去它,那不是真我。要認清它排斥它,最後清除它。

師父講過:「無論你在幹甚麼,你們都把自己擺到大法當中,沒有原來的那種我想要為大法幹點甚麼、我想要如何提高。無論你們做甚麼,都沒有去想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應該怎麼樣去為大法做、我怎麼樣能夠為這個法做好,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3]

我這時才真正明白了自己的位置,以及救人時應有的心態,要把觀念徹底轉變過來,不是我為大法做甚麼,我就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大法需要我做甚麼,就做甚麼,放下自我,達到這樣的境界。

第二天,在煉動功時,腦海裏浮現出幾天前做的一個夢:我坐在一輛轎車的副駕駛位置上,車上沒有司機,也沒有方向盤,車順著下坡路向下滑的很快,到了野外的鄉村。我隨著人流去趕集,前面被一堵城牆擋住了去路,牆有兩、三層樓那麼高,人們紛紛往上爬,我也順著城牆向上攀爬,那牆光禿禿的,也沒個抓的,手一使勁,就扒掉一塊牆皮,好不容易快到城牆頂上了,也快堅持不住了,看到上面有人走動,就趕快喊:「師傅,拉我一把。」沒人理我,這時,腳也快蹬不住了,往下看很深,好危險。這時,突然想起我有師父,我求我的師父:「師父!師父!」我喊著師父,立刻感到腳有踩的了,手也有勁了,往上一躍,瞬間,就蹬上了城牆。

想到這,我已淚流滿面,豁然間,明白了師父的良苦用心。慈悲的師父看到弟子修煉出了問題,沒有了方向,和將要發生的病業魔難,用這種方式來點悟弟子,並鼓勵弟子一定能翻過這堵牆,走出這場魔難。

就在第四天晚上六點發正念時,我加上一念;我是李洪志師尊的弟子,只聽師父的安排,其它安排一律不要,也不承認,請師尊加持。當時,感覺腦子裏法輪強烈的轉動,像一個攪拌機,「唰唰」的上下翻騰。大約半個小時,我明顯感覺到有一個雞蛋大的東西被師父從腦子裏拿掉了,立刻頭不暈了,也不噁心了,手和腳也有勁了,這簡直太神奇了,弟子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是師父看到我向內找有改變自己的決心和勇氣,幫我將那個東西清理掉了。

師父不要我們任何東西,只看我們那顆向上的心。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期望,放下自我,純正無私的做好三件事,沿著師父安排的這條修煉的路一直走下去。不管路上有甚麼艱難險阻,都擋不住我們正法修煉路上的腳步。

個人所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