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淡得失名利 一大家人其樂融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九八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此只摘錄兩段我在生活中,在大法加持下提高境界的故事。

一、大法破除了我對媽媽的怨氣

母親八十多歲了,母親的雙眼都相繼因白內障、青光眼做了手術,術後身體變化很大,不能自己做飯了,也不能獨立生活了;母親要來我這裏,跟我和孫子一起生活。說實話,我有些擔心母親和孫子還會吵架(以前在一起就吵),擔心會干擾我的修煉。

起初,母親還是不能接受孫子的所作所為,他做甚麼,她都看不慣、指責、指桑罵槐。為此,孫子發脾氣、哭鬧,我就調節,勸慰;但狀況總不見改善,為甚麼呢?

作為大法修煉者,我知道這種狀態一定與我修煉有關,一定有我要修掉的東西,師父到底讓我明白甚麼呢?

我細緻的過濾自己的一思一念,抓到了,在想到自己年輕時坎坷的經歷時,內心深處隱約有一種對母親的怨恨,因為母親的脾氣不好,而使家庭幾乎整日處於與父親的戰爭狀態,我幼小的心靈是在戰戰兢兢、壓抑、自卑的狀態中度過的,而且從小就沒得到母親的關愛和細心的呵護。這股怨恨加妒嫉一直深埋在心底,難以察覺。

今天我恍然明白了,母親對孫子的妒嫉、怨恨、指責,是因為我的空間場還深藏有這種敗物,我堅決的不要它,徹底從根上清理掉它,它來自於邪惡。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都正念清理它,然後漸漸的發現,不僅母親和孫子間關係融洽了,更重要的是母親對所有來我家的同修們都態度大變,熱情友好,還經常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是突然間柳暗花明啊。

二、看淡得失 其樂融融

母親住在我這裏,哥哥也要跟來,哥哥說:我媽在哪,我就去哪,我得伺候她。作為修煉人,表面上不能說有意見,但心裏還時不時的計較:表面上別人看著都是哥哥來給母親做飯,伺候母親,其實,哥哥只不過半天晌午來這裏,做一餐飯而已,吃完飯就走了,其它洗澡、收拾等等一切都是我的事。

可是母親的工資伙食費卻基本由哥哥把持,他是名利都佔了,我不但挨累不討好,在姐姐、弟弟心裏,我還只出嘴吃飯、佔盡了便宜。心裏想起來,就常常不平衡。我這裏的一切開銷不說,家裏天天造的亂七八糟,都得我來收拾。在消費上,比我自己帶孫子時花費還要多,還勞心勞力的。

剛開始時,這種念頭常常湧出來,表面上不說,心裏也不開心;可是畢竟我是修煉人,不能和常人一樣,我一定能在這個環境中修自己,超脫出來。師父說:「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1]。

是呀,我必須從正面看待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環境,這不僅幫我暴露出對名利情的執著,去掉它,還方便我做我該做的事,這多好啊!所以,我要求自己,在生活的一點一滴中,抓緊機會放淡得失名利,

同化真、善、忍大法,家裏需要甚麼了,方便時,我儘量去買,在街上時,想起甚麼,該買就買,不去想這東西該誰出錢;在我這裏看淡了名利,我這個三代同堂,再加兄弟姐妹的大家庭,還有活蹦亂跳的男女少兒;相處的非常融洽,其令知情人很是羨慕我的哥哥,都說這是他妹妹修煉大法才可能達到的狀態呀!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德,是佛光普照在大法弟子家庭的展現。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滿功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