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人中修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我的大半生一直被咳喘頑疾折磨,後來病入膏肓,氣管炎合併肺心病,醫生束手無策。

一九九七年四月十日是我難忘的日子──那天,我喜得法輪大法了!從此獲得了新生。二十三年來,每當憶起自己絕處逢生,有幸得到師父慈悲救度,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時候,感恩的熱淚總會奪眶而出:我無法回報師父,師父也不要我的回報,我就聽師父的話,師父讓我們救人,我就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救人。

二十一年來,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在遇到關難時很多時候過的不好。磕磕絆絆總算是走了過來,但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

一、在製作真相資料中修自己

二零零八年,在協調同修的引導下,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也在家開了一朵小花,建立了家庭資料點,負責為我片同修打印《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同修們所需資料,一般我都是在第一時間完成,更不耽誤大家救人。我想,一份好的真相資料可能就能救度一個生命,這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啊!

在打印資料時,機器一旦出現故障、夾紙、帶紙等現象我馬上找自己,一定是自己出了問題,找出自己偏離了法了,就立即向師父承認錯誤,打印機就會恢復正常。

打印小冊子時,一旦帶頁、夾紙就會造成浪費紙張,就會出現錯頁,這時我就很難過,就心疼,因為那是大法的資源,是同修們的血汗錢,是用來救人的。我就儘量補頁,能補多少就補多少,實在補不了的,只能燒掉,後悔自己馬虎,心性不到位。為甚麼守不住自己這顆心?挖其根源,就是沒有學好法,學法沒有入心,沒有法作指導,談不上修煉,那就是一個常人做大法的事而已。

觀念轉變過來後,我重視學法,開始背法,狀態一點點好了起來,現在一般情況下,基本不浪費紙張。心態極好時,師父就鼓勵我。說來也很神奇:我順手拿一沓紙放在紙盒裏,資料做完時,正好不多不少,紙盒裏一張紙不剩。

二、理解同修 支持同修講真相救人

我認識了我們當地另一片的一名同修A。他雖然身體殘疾,但心態很正,心繫眾生,不因自己身殘而放鬆對自己的要求。A經常來我片找同修交流,也找我。通過幾次接觸,我發現他不夠理智,心想:我們大陸的同修還是在邪惡的環境中修煉,不理智會帶來危險的,我就產生了逆反心理,不想見他,有一次他來了,我就躲著他,不和他見面。

同修梅狀態好,每次都以修煉人的心態對待同修A。我從心裏佩服梅,向內找,知道自己沒有修出慈悲心。師父在法中教導我們與人為善,對誰都得好,何況A又是同修。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因為是人在修煉,不是神在修煉,誰能沒過?應該幫助A,圓容好整體,大家都能在修煉中提高,做好三件事,這才是師父要的。

A是半癱,不能站立,生活中的難度可想而知。就是這樣一個殘疾人,還要照顧自己的老父親。家裏經濟條件不好,可在困難面前,他沒有倒下,常年開著電動車出去救人,是多麼了不起的善舉啊!應該善待他,幫助他,更應該照顧他,給他溫暖。

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無比慚愧,覺的對不起A。

心性提高了,我和A相處的很好。我們這片的同修都同情他,在生活上幫助他,有給他衣服的、有給錢的,他都不要,同修硬塞給他,改日他托別的同修還回來。他只留點鹹菜、蔬菜。為了配合自己講真相,他和我商量:能否幫助他選幾種配合當前正法形勢的真相資料並打印出來,他去面對面發給世人。

按理說,他所在片也有資料點,他可以找當地同修給他做。我想:他是殘疾同修能夠堅持面對面講真相,做「三退」,每天都能講退幾人或十幾人、最多能救三十幾人,能做的這麼好,真不容易,很了不起!既然信任我,讓我做,那麼我就應該無條件的幫他做。

我從明慧網上的期刊欄目裏找到了他所需要的週報和小冊子,開始製作。因為量大,得分幾次打印。夏天天氣熱,打印機工作半小時機體發熱需要關機,讓機降溫。第一次停機後等了很長時間,我感到有些發愁,這得做很久啊!我就想了一個辦法:一開機就打開電風扇,對著打印機吹,徐徐的涼風降低了室溫,機器太熱就讓它休息十分鐘,在電風扇的作用下,很快就能繼續工作。這樣一來,節約了許多時間。一百五十份《疫情特刊》、《疫情週報》、《明慧傳真》沒有誤時,很快完成了。

A拿到這一批資料後,非常高興。他經常把三退名單順便給我留下,讓我發往大紀元網站。每次三退人數都是一、二十名。

三、出現問題找自己

自武漢肺炎爆發以來,我在救人中遇到了兩件事,從表面看是常人不接受真相,實質是讓我修心的。

第一次是在一個親戚家的喪事中,我給已經「三退」(退出黨團隊)的親戚們發護身符。一位親戚家的一個親戚是從外地來的。我給她講真相,她卻很反感,並且說,她家那邊有好幾個人跟她講法輪功,她不聽,有人還繼續跟她講,她說,她急眼了,就對給她講真相的學員說:「再跟我講,我馬上給派出所打電話舉報你。」

我勸她:「你哪能幹那事?人家不是好心嗎?人家是為你好,大法能保護你,又不和你要一分錢。這不是好事嘛!」她氣勢洶洶的說:「啥好事?法輪功就是反黨!」

我的小姑子非常認同大法,她正好坐在我身邊,悄悄拍了幾下我的胳膊,示意我別再與她辯解。

我真為這個被中共邪黨毒害的生命深感遺憾。

另一件事是我去本地一家理髮店給已退隊的理髮師送護身符和《疫情特刊》。因是中午,沒有顧客,理髮師和她的丈夫正在外邊樹蔭下乘涼。

我走過去對理髮師說:「我來給你送好東西來了。」把特刊遞給了理髮師,說:「看看這本小冊子,可好了。」她接了過去立即翻開準備看。她丈夫在一旁問:「是法輪功的吧?」我說是,接著給他講真相,他馬上拒絕,不讓我講,態度很不好,並說法輪功是甚麼甚麼反華勢力。我知道他是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就把我在大法中重獲新生的親身經歷講給他聽。他說:「你受益了,你信你的,我就信共產黨。共產黨給錢,法輪功給錢嗎?」我說:「法輪功給你平安不比錢強嗎?」他說他就信錢,別的都不信,還非讓他妻子把特刊退給我。理髮師不情願的還給了我。

上述的這兩件事,是催我找自己的。師父講過,在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師父還講過,兩個人發生矛盾被第三者看到都不是偶然的,就是有你該去的心。何況這兩件事直接發生在我的身上,真是有我要修的。遠的不說,只就近期我已幾次與常人發生爭鬥,掉在了常人中,某種程度上甚至不如常人。修了二十多年,為甚麼一到關鍵時刻就忍不住?其實就是邪黨文化在作怪,在自己的深層空間裏還有中共邪黨「假、惡、鬥」的毒素。身邊一同修見我忍不住時,非常著急,幾次建議我把「忍」字寫下來,貼在家裏的牆上。

我終於按同修的建議做了。我把「真、善、忍」三個字寫成大字。第一遍「忍」字沒寫好,第二遍「忍」字又沒寫好。知道是自己沒有做到「忍」。

另一名同修也是鼓勵我,說:「你就差忍,你能忍住就更好了。」

我一定要把自己身上的黨文化毒素連根拔掉,在忍上下功夫修,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不辜負同修對我的殷切期望。

借明慧一角感謝幫助我的同修!向我傷害過的同修道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一章 概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