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夢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日】前幾日的一個清晨,我從一個夢境中醒來。

在夢裏我和兩個現實中不認識的女孩走在一片海灘上。沙灘與海水不在同一水平上,沙灘的海拔遠遠高出海水,因此在沙灘的盡頭是一個懸崖峭壁,只是這個峭壁的質地是鬆軟的沙子,峭壁之下是海水。

夢裏我和兩個嬉笑著的女孩走到沙灘的邊緣處時,我心想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掉下去。正這樣想時,一個女孩笑著推了我一把,剛好把我推到了沙灘的邊緣,我便順著沙子峭壁向下滑。峭壁分為上下兩部份,上面一部份較緩,下滑的速度慢,也容易爬上來。過了中段就變的陡峭了,與海平面成直角。我沒有滑到中段就爬了上來。一邊爬一邊心想,幸好沒有滑到下面,她要再推我重一點兒我就麻煩了。就這樣想著,剛剛要站穩腳,那個女孩又大笑著跑過來,重重的推了我一下。這一次速度很快,我還沒來得及讓自己停住,身體就衝過了中段,到了峭壁部份。我當時非常生氣,心想你推我一次也就算了,我當你是開玩笑,一而再再而三,實在是過分。想著想著便生出了怨氣。

我想盡辦法要抓住些甚麼,讓自己停下來,可是身邊找不到任何可以借力的東西。那個峭壁好像很高,我滑了一段時間還沒有到底。在下滑的過程中,我突然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該如此生氣,那個女孩是無心推我的,只是在開玩笑,我不應該以怨來對待她。想到這裏心中豁然開朗,頓感輕鬆。眼看勢必要墜入海裏了,也坦然接受這個現實了。掉進去就掉進去吧,無非就是鞋濕了,衣服也會濕。我在想掉進去後會想辦法屏住呼吸,然後讓自己浮上來,到時候再想辦法上去。當然,也可能會嗆水或溺死,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一切隨其自然好了。

在下一刻,我發現自己的手抓在鐵欄杆上,沒顧及多想就趕緊順著向上爬。出乎我意料的是,向上爬的非常順,明明剛剛垂直的峭壁上甚麼都抓不住,現在怎麼感覺腳像踩在台階上一樣?往回爬的一路上左手邊欄杆一直通到崖頂,右手的斜上方也總能抓到甚麼東西借力。不但不再往下滑了,而且爬得一點兒不累。我一邊爬一邊納悶,為甚麼剛剛往下滑的時候沒有欄杆,也沒有台階,現在這些是從哪裏冒出來的?爬上崖頂之後我就醒了。

醒來後,我立即明白這個夢與修煉有關。從中我悟到以下幾點:

一、滑下懸崖警示我最近修煉不精進

最近幾日,我沉迷於遊戲和電視劇,在沒用的事情上耗費了很多時間和能量。做夢的前一天晚上,我還在和同修談我沉迷遊戲的事情,同修還給我出主意,介紹他的經驗。我醒來後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夢告訴我應該警醒了。

二、遇事應向內去找,而非向外去求

這個夢可以分為兩部份,前半部份的我擔心墜下懸崖,這是對危險生出了怕心,由此立刻身處險境。我怨恨推我下去的女孩,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認為是她讓我置於險地的,卻沒有反思自己。在險境之中我雖保持著冷靜,但一直都在向外找解決的辦法,看環境中有沒有可以抓住的東西,有沒有可以增大摩擦力減緩下滑的辦法,結果都是徒勞。

進入後半部份,一方面,我改變了對女孩的態度,不怨她,我做到了忍,理解她,我做到了善。另一方面,我因絕望而接受現實,不再擔心墜入海裏,願意接受一切可能的結果。這是放棄了對逃脫險境、回歸安逸的執著,準備好承受糟糕的後果,這也體現了忍的一面。放棄了虛妄的執著,接受現實,這也是回歸真實。

當我把焦點從外部環境轉向內心之後,局面奇蹟般反轉,夢境中出現了原本沒有的欄杆和台階。這讓我即刻想到了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三、修煉人遇到的一切都與修煉有關

為甚麼夢境的後半段突然出現了原本沒有的欄杆和台階?回頭想想,一切都是由心而起。陷入險境並非是女孩的過錯,而是因為我先生出了怕心。即使沒有這個女孩推我,或許我也會不小心掉下去,因為這一難是為我修煉而存在的。

我在夢裏原諒那個女孩的一瞬間,我感到心裏非常舒暢,我為自己能及時向內找而感到欣慰,我為自己能用修煉人的方式應對而感到慶幸。隨即也放棄了對脫險的執著。

師父曾說修煉人的一生是經過改變的,修煉人所經歷的一切都與修煉有關。那麼夢裏的這一難就是為修煉而存在,當我放棄執著的時候,自然它就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了,這一難自然就過去了。

在現實中又何嘗不是這樣?數月前,我辭去工作來到一個新的環境,感覺處處受阻,後來一些事情漸漸理順,可是在找工作上面一直不順利。夢醒之後也反思到了自己對找工作的執著。有好幾次我都覺的自己一定能得到那份工作,我的能力、工作經驗、學歷樣樣不差,和崗位需求也匹配,用人單位也確實缺人,我也在努力溝通,態度誠懇,對工資也沒有要求,我覺的我一定能得到那份工作,可是一次又一次,工作機會與我失之交臂。我甚至也曾心灰意冷,有相當長一段時間不再看招聘信息,但一有機會還是會多了解一些當地用人單位的特點。有時我自己都以為我不再執著這件事了,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四、甚麼是虛?甚麼是實?

這個夢讓我明白了一件事,或許以前我就認為自己已經明白了,但知道和明白還是兩回事。那就是在常人社會中我所經歷的一切都如夢境一般虛幻。正如在夢裏看到的懸崖和大海,我真的看到了,我能感受到沙子和我身體的摩擦,我能感受到濕漉漉的海水浸入我的鞋,這不真實嗎?然而,一切都因一念而改變,那麼甚麼是虛?甚麼是實?

在現實中,找不到工作就沒有經濟來源,未來就可能面臨生存問題,這不真實嗎?然而,我真的明白了師父的話了嗎?我真的相信了一切都是為修煉而設的嗎?如果我認為自己相信師父所說的一切,那麼至少我沒有時刻記住師父的話。我一遍又一遍的修改簡歷,諮詢找工作的方法和技巧,都是在向外找。我執著於找工作,想要儘快脫離困境,這是對安逸的執著。

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我每過一關都體會到,當你完全放棄一個執著之後,你自然就得到了以前想要而得不到的。而那時,得到與否其實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已經沒有那個執著了。在世間的生活中,得到甚麼、失去甚麼並不重要,百年之後,這些都帶不走。只有修煉的功力是真正屬於自己的。

對修煉人來講,「現實」中的一切是虛,修心是實。大法中道出了一切,悟到又做到卻並不容易。真能識破「虛」而抓住「實」,那就是在修煉了吧!

一個夢境,一個點化。感謝無邊師恩!

由夢境所悟受個人層次所限,如有不當的理解,望同修們見諒!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