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同修安裝新唐人電視接收器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這件事已經過去好幾天了,那一整天的每一個細節、每一個插曲,提醒著我以後怎麼在整體配合中默默無聞的發揮好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

一、默契合作

安裝技術,我是一竅不通的。我領著同修到熟人家安鍋,前兩次都是平房,信號調試的時候,我會自然而然的立起掌來,靜靜的坐那兒發正念,清理所有干擾因素,加持技術同修。

這次呢,我領著同修去了一家三樓、兩家六樓的人家。第一家去的是三樓,我進屋後,觀察外窗戶窗台的寬度,很窄的。可看技術同修那坦然勁兒,站在窗台上,轉過身來,面向屋內的方向在牆上打眼,電鑽歡快的叫著,同修很快就把鍋固定在牆上了。

看著同修嫻熟敏捷的動作,不禁問同修,這個電機打眼,你是專業的嗎?同修笑著說:「哪是甚麼專業呀?」

當技術同修在外牆上打眼時,另一個配合的高個兒年輕同修有條不紊的整理著那些甚麼螺絲刀、鉗子,以及說不出名字的工具,估計都會一一用到的吧。

這個年輕同修和他妻子(同修)都是「富二代」,父輩的家業殷實,修煉前,倆人都是揮金如土的現代年輕人。走入大法修煉後,一改過去的生活習慣,思維、行為都簡單乾淨了,從裏到外,變的清清亮亮。因為家裏不需要他們掙錢生活,倆口子就一心一意的加入到救人的項目中來,哪個項目需要就配合哪個項目,隨叫隨到。

夫妻倆曾經為找回昔日青年同修付出很多努力,連續幾個月到三個地方,接三個離家很遠的、剛走回來的同修去小組學法,學完法後,再一一送回;寒冷的冬天裏,為找回一個昔日年輕同修,等候近五十分鐘卻沒能等來,第二天接著約,接著等。很多的年輕同修,在他們的努力下,走回了大法修煉。

今天,他和技術同修配合,看他蹲在那兒正擰螺絲呢,技術同修讓他下樓去取工具,他答應著麻利的起身,飛快的下樓去取,拎上來一個袋子。上樓後,發現裏邊的工具不對,他又跑下去跑上來。

技術同修開始調試信號了,發現調試器沒有反應。年輕同修又下樓開車,帶著我們同修到另一個地方去取另一個調試器。年輕同修本是開著車趕了五十公里的路程趕到我們這兒的,一刻也沒有休息,又跑上跑下、取這取那,不過,他的神情還是淡定祥和。

我們取回另一個調試器的時候,技術同修已經在調試信號,剛才的那個調試器正常了。當我不經意中看到技術同修站在窗台上,一腳在外,一腳在裏,那個年輕同修好像在用兩個手扶著技術同修的兩個小腿,保障安全。我轉身到客廳,坐那立掌,默默的發正念,求得師父的加持。

很快的,信號調試好了。看著倆同修配合著梳理電線,往室內的牆上固定,一會站起,一會蹲下的。為了室內的美觀,倆人還商量著怎麼拉線,怎麼固定。

電線拉好了,技術同修開始調理機頂盒等,那個年輕同修開始收拾地面,把地上堆了一大堆的工具、配件、電線等,一件一件的往包裏裝,散亂堆放的工具都裝好了,地面看起來非常的整潔了。

看著技術同修和搭檔的同修默契合作,這讓我領會了師父講的默默的做好該做的、正念配合、謙卑、低調。

到了第二家,那是個六樓的住戶。技術同修在屋內前後察看、定位,那個年輕同修,從包裏取出了安全帶。同樣的操作開始了,鑽機打眼,安裝固定,調試信號。那個年輕同修至少又兩次下樓上樓的取工具。這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半都多了。

二、實修與正念

安裝完第二家,我催促著同修去餐館,擔心下午兩點以後餐館關門。到了餐館落座後,技術同修開始講述他安裝過程中的一些經歷。

技術同修說,今天上午安裝第一家的時候,調試器沒有反應的時候,他趕緊向內找,看看自己哪塊兒不對勁了,他想起自己吩咐年輕同修「加快」。他說,這話的背後,在顯示著自己,這是修煉人不該有的顯示心。他調整好了心態,隨之調試器就正常了。

他還說了一些最初參與這個項目的時候,遇到的一些事。他說,與他合作的有一個同修很有能力,修煉前在常人中很強勢。修煉後,講真相、發資料樣樣行。這位同修目睹了自己曾經受中共謊言毒害反對大法的家人看了新唐人節目後的變化,萌生了給親朋好友都安裝新唐人的想法。這位同修領著他去農村安鍋的時候,過去強勢的個性有時就不經意的表現出來,同修不會安裝,但是能指揮他,指揮這樣做那樣做,定位時,能把北當成南的去指揮。但是技術同修想到自己這是在修煉中,無條件的向內找的時候,指揮他這麼做那麼做的那個同修,很快也改變了,也開始坦誠的向內找,倆人合作的很順利。

技術同修交流中說,參與救人的項目能夠調動起同修的正念和責任心。與他合作的同修,在沒有參與這個項目的時候,有些時候修煉上出現鬆懈狀態,不想煉功了,就不煉了,比較隨意。自參與了這個項目,為了把這個項目做好,不讓自己的鬆懈狀態給這個項目扯後腿,同修開始每天都用心修煉了。不自覺的精神起來了,學法、煉功、發正念都加強了。

技術同修還講了這麼一個故事,說是有那麼一次,用了一天的時間,都沒有安裝好電視。第二天再去,用了一整天的時間,還是安不好。領他去的同修有點著急,幾乎想放棄,不安了。但是技術同修說,咱們坐下來好好的都找找自己的心。技術同修先查找自己的心:這麼費勁的安裝也安不好,暴露出我的好面子心、虛榮心,還有顯示心,把自己能夠意識到的心一一的都抖摟出來了。那個同修也查找自己。交流完後,他們再去調試的時候,一下子就有信號了。這是修煉中向內找後的奧妙啊。

那天還有一個安裝新唐人電視的女技術同修在場,這個技術同修也很有能力,五十八歲了,翻牆爬房頂等等,都像年輕人一樣利索。這個女同修,講了她遇到的事,說是有三次這樣的經歷。她把鍋定位安裝後,開始調試信號,在調試信號的時候,裏屋的電視已經播開新唐人電視節目了,實際上,機頂盒、電線等都沒有與電視連接呢,同修自己也感慨的說,大法中的力量真是太神奇了。

這一天,我們安裝了三家,一個三樓,兩個六樓。當時還去了一家,我們去的時候,同修出去講真相了,我有鑰匙,開門進去了。同修們正準備好了一切工序,開始打眼的時候,同修講真相回來了,說家裏也沒有常人,也沒有時間看,就不安裝了。同修開始裝上那些工具設備,下樓往回走。

這個事我們未經同修商量,自行去的,但是在同修家也忙活了一陣,用了一些時間。我感覺很過意不去,讓安裝同修樓上樓下的這麼跑來跑去的,表達了我的歉意。技術同修說:「這不是事兒啊,這哪是事兒?我遇到的有的人那可真是要求高啊,今天同意安了,安裝好後,過了今天,明天就不同意了,叫我去給卸下來。我就給去卸,我出來的時候,還得好好的跟他說,甚麼時候想安裝了,就招呼我,我再來給安裝。」還有個住二樓的,非得要求在這樓的樓頂上打眼固定鍋,技術同修就按著要求上樓頂安裝,從頂樓拉線到二樓。

三、為他

安裝新唐人接收器的過程中,很辛苦。城區鄉下的都去,夏天在室外酷暑高溫,有時得幾個小時的實地操作,冬天寒風刺骨,身體上也同樣承受很多。調試信號的時候,更是磨心,如果心性不到位,那是困難重重啊。

技術同修是普通的工薪家庭,平時上班,休班的時候,走出來給明白真相的世人和一些同修家安裝新唐人電視接收器。最初,他沒有參與安裝新唐人,他協調找人給同修安裝。後來,安裝新唐人電視的同修被綁架了,他想同修是因為太忙了,沒有更多時間學法修煉來充實自己,讓邪惡鑽了空子。他想分擔一些,這樣能保證同修有更多的時間用來學法修煉。這為他的一念,使他加入了這個項目。

技術同修說,最初高空安裝的時候,他沒有繫過安全帶。但是同修都備好了,也有同修一再囑咐安全問題。他就說:「這也是放下自我的一個過程,同修讓我繫安全帶,我就繫上。我不應該堅持自己,讓同修為我擔心,我得為同修考慮,為整體負責。」

年輕同修介紹說,他在修煉前,家裏需要安裝、修理的東西,都是找物業,自己從來沒有動過手,沒有動過螺絲刀、鉗子之類的。有同修開玩笑,逗他說:「你現在從少爺變成苦力啦。」

在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的時候,他發出了一念,參與安裝新唐人,要把最真實的消息給世人看,幫助這些人走出劫難。後來他也開始籌備,從挎包、安全帶、螺絲刀等一一購齊,還無償的提供給周邊地區的同修。年輕同修也說了他的一些經歷:他最初參與安裝一家的時候,從上午到下午,在牆上打了一個眼又一個眼,也調試不出信號,都想放棄了。師父借女主人的口點化他倆,最終順利安裝。他說,他有一次從窄窄的窗台上打眼,站立很長時間,下來後,兩腿都是哆嗦的。

參與這個項目的同修們,有的出錢,有的出車、出工、出力,是免費給明白真相的世人安裝新唐人電視的。

那一天,我們去安裝的兩家,有的已經要準備走入修煉,有的也明白真相了,但是總看邪黨的邪惡宣傳電視。安裝新唐人,對他們是非常有益,不受邪黨洗腦了。當時有一家的女主人,看到同修們的辛苦,到了下午還沒有吃飯,一再表示邀請我們去飯店吃飯,還表示把安裝的錢給我們。我拒絕後,順勢說:「你看看大法弟子,能和常人一樣嗎?常人幹甚麼都是有所圖,大法弟子沒有任何所求,免費給安裝,只為的是讓你們明白真相,大劫大難到的時候,能夠得到大法的救度。」那個女主人好像很明白我說的意思,很感動的說:「我以後好好的修煉,真心的修,是不就了了你們的心願?」我高興的說:「就是這樣,讓你的家人別再看邪黨電視了,多看這些真實的資訊,對你們有好處的。」

還有一個故事。有個同修,她家的新唐人接收器是我文中提到這兩個同修自作主張給安的,同修的丈夫看了後,很是感慨,說:中國人,別說三分之二,就是三分之一的人都安上新唐人,共產(邪)黨就完蛋了,趕明,我讓他們(他的那幫朋友)都安,都看看。

四、願此文也給救人項目中的一些同修帶去思考和啟發

過去的一幕幕,今天的這一切,觸動著我的心扉。

那晚,我發完十二點的正念,又煉了一個小時的靜功,已是後半夜的一點三十四分了,躺那沒有一點睏意,那一天的畫面依然清晰的在眼前顯現,一些文字不由自主從腦子裏往外跳,我還能讀出來。我想師父是否是鼓勵我寫出來呢?

開始起身動筆寫稿,一氣呵成,用三個小時寫完了,寫完稿,已經是清晨四點二十四分。

寫完後,身心輕鬆,毫無睏意。開始抄法,抄寫師父的新經文《再棒喝》。師父在《再棒喝》中說:「修煉本身走的是神的路,人心處處都是障礙。」[1]

在救人的路上,無論在哪個環節出現的不正確狀態,都是人心招致的,讓我們珍惜師父的慈悲救度,讓我們珍惜同修,讓我們珍惜自己,把人心放下,樹立起神念,在最後的修煉路上,讓我們彼此理解,用心配合,共同返回佛國聖地。

以上是個人認識,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棒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