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看重同修表面的負面表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最近我悟到,跟同修接觸中,不要看同修的負面表現,負面東西很能障礙人,會招來額外的麻煩,這就像一塊金子上的泥土,看重泥土就會忽略本質,同修間出現的一些指責、評論、怨恨、不平、別勁、間隔等,其實是肉眼把假相看重了,造成間隔不斷,誰也不服誰。當我們不去看同修表面上那些泥土假相時,想到每個同修歷史上的付出和修成那一面的可貴,心裏會生出對同修的敬重感,會感到輕鬆,修煉也變的簡單了。

這個淺顯的認識源於我最近跟母親同修過關時的體悟。

母親被綁架回家後,開始我為她著急,認為她人心多才出的事。她愛絮叨,大大咧咧,不會向內找,有漏又不聽別人勸,我幫她大量學法,幫她向內找,分析她每顆人心的表現,像評論員一樣,把問題全指出來了,說她這不對,那不對,應該這樣,應該那樣。她開始還聽,後來就反感了,頂我,甚至罵我,她說:「我供你幾年大學,你可能耐了?敢訓人了?!」我說:「媽,舊勢力都迫害你了,你咋不著急呢?快突破呀?」她說:「不用你管,你早上煉功還起不來呢,我比你強多了,還為你著急呢!」我想:「我為你好呀,你怎麼不明白呢?」有好幾天,母親不願跟我說話,心裏別勁,我也有些消極,精神和心理上很累,我想:母親歲數大了,悟性上不來,不想改變和提高那是她的事,我修自己吧!

那些天,我很少跟母親說話,學法我們也是各學各的。雖然表面不說甚麼,但我心裏還是惦記她,盼望她快點提高上來。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忽然悟到:是自己不對。母親有漏被警察騷擾,那我該修甚麼呢?母親的漏難道沒有我要修的人心嗎?於是我向內找,這一找還真發現不少問題:

首先,我所謂的「為她好」,是站在女兒為私的角度上去強加她和棒喝她,是情重,怕母親不提高再被迫害,怕失去她,不是發自內心的用善心和慈悲去幫助她。

其次,我跟她說話時口氣經常是指責、埋怨、刻薄、怨恨、自以為是等,帶著這麼多人心跟她溝通,她當然反感,這與師父要求的無私無我相差多遠呀?我納悶,以前我怎麼沒發現自己有這些人心呢?雖然這些人心跟母親表現不一樣,但都是人的東西,半斤八兩罷了,我並不比她強。這樣想時,母親平時一些被我忽略的優點漸漸在眼前清晰凸顯出來:她能吃苦,父親苛刻,她總謙讓著,對哥嫂幫助也是一舍再捨,她沒有自己的享受,在家裏和同修間總是想著別人。晚上十二點發正念和早上煉功時,都是她叫醒我,我耍小性子時,她總是包容。我意識到,我把母親的缺點看大了,把自己看高了。師父說:「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總要看人家好的一面。」[1]師父這句法是讓我改變觀念,我一直在這上沒改變觀念,總是看母親負面,與法對立。

我提醒自己,一定要看母親好的一面,不看不好一面。我剖析自己:母親出事後,我開始的情緒是不理智的,對她的缺點不依不饒,甚至想,母親的種種表現是底層空間的東西,她執著迷中的東西太多了,如不迅速改正,舊勢力會操縱警察再一次迫害她,當時我眼裏全是她的缺點,她不改變,我就不放心。這之前,我一直覺的自己修得還行,法理也能談出一些,交流時我能說到點子上,有的老大法弟子誇我穩重、純淨。現在發現,我的這種思維跟舊勢力一模一樣,是站在舊勢力角度上給母親雪上加霜,是幫舊勢力忙。深挖下去,發現自己身上舊宇宙為私的屬性還很重,自我心強,有高高在上的感覺,把自己擺高了,才看母親格格不入,人心多是不會有善的。

我還悟到,修煉是修自己的,不是修理別人的,法對生命有要求而不是我對每個人有要求,幫助別人和成就別人就是成就自己。同修之間的交流如果不能謙卑和慈善,則與常人無別。認識到這些,我感覺心裏開闊了許多,有種輕鬆愉悅感。

接下來我又悟到:母親這次經歷讓我看到的是一種假相,就像看金子表面的泥土,把假相看實了,看大了,真相就被忽略了,她修好那面是赫然閃光的,可我從沒想過她的本性是多麼偉大?師父說:「這張桌子也在蠕動著,可是眼睛卻看不見真相,這雙眼睛能給人造成一種錯覺。」[2]「恰恰我們人有了這個物質空間的這雙眼睛之後,就能給人製造這樣一種假相:讓人看不見。所以過去講,人們看不見的不承認,修煉界歷來認為這種人悟性不好,被常人的假相迷住了,迷在常人中了,這是宗教中歷來講的這句話,其實我們看也是有道理的。」[2]當我不再看母親那些「人心」假相時,發現她變化很大,她的優點在我眼裏也多了起來,有幾天,我看她臉色紅暈有光澤,像小姑娘似的。

由此我想到,同修之間在一起無論是有甚麼矛盾糾結或者項目配合衝突?表現狀態也像桌子一樣,我們不要看表面的假相陷在其中,這樣會耗去許多精力和寶貴時間,影響提高。換個角度思考:每個大法弟子修成的那面都是光彩萬千的,那才是生命的真實本質,是師父給予和成就的,而且,每個大法弟子承載的使命是怎樣的過程和付出?曾經有過怎樣的驚人壯舉和留下多少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這是表面上我們看不到的。既然這樣,何必去看重表面人的行為那點假相呢?何必計較人中事走不出來呢?幫助同修是榮耀,成就別人是高尚,謙卑的甘為人梯,能一直默默付出才了不起。每個同修都是金子,表面那點「泥土」實在不算甚麼。師父說:「大法弟子們的威德一旦展現出來,那才是偉大的光芒萬丈的呢。」[3]

寫出此文,意旨希望同修在正法最後能發揮整體力量,不負師恩,不為自己萬古機緣留下遺憾,也為未來留下一部可歌可泣的助師正法的修煉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