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實修自己 丈夫也明白真相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有幸成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徒令我倍感榮耀!大法使我的心性提高,善待家人,使他們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超常,特別是在認清中共邪惡本質後,家人都能夠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從而也得到了大法的護佑。

丈夫從堅決反對到支持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份走進大法修煉的。學法、煉功不久中共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就開始了。因為修煉時間短,在心性修煉方面不紮實,只知大法好,任何時候不能背叛師父,不能背叛大法,堅修大法永不變。因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從此我經常被單位及街道人員找去談話,被派出所警察騷擾、跟蹤,曾遭遇多次綁架、關押、勞教等迫害。當初因我修煉後身體上的各種疾病迅速康復,丈夫非常高興,此時聽信了中共謊言開始變的恐懼,開始反對大法。

丈夫十九歲就加入了邪黨,無神論在他的頭腦中根深蒂固,他認為眼見為實。邪惡的打壓迫害發生後,他整個反過來了,經常說些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甚麼「搞政治」、甚麼「反黨」之類的。跟他講真相,他根本不聽,尤其酒後回來,更不是他了,經常無故找茬,對我又打又罵。那時真是沒有三天好日子過。而我由於不注重在法上修煉,遇事不向內找,沒按師父講的心性標準去要求自己,守不住心性,煩他、恨他。

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給他看過,他翻了幾頁就開始破口大罵。看見家中有救人的真相資料就說要舉報我。我每次出門,他都不高興,問我去哪,更不願讓我和同修接觸。女兒學法煉功他堅決反對,有一次看到我和女兒煉功,他就對我大打出手。女兒嚇的再也不敢在他在時煉功了。我有時覺的這個人真是不可救要了。

一天,我讀《轉法輪》,看到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我感到師父就是在說我呢,師父是要我修好自己,慈悲、善待丈夫。

我開始轉變自己,處處事事考慮他的感受,嚴格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他對我再無理,我守住心性,等他心平氣和時再耐心的和他講真相。這樣做了,效果就很好。

修煉後,我對夫妻生活沒把握好,丈夫反對我修大法很多時候是和這事有關。我和丈夫從相識到結婚感情一直很好,我慶幸找到了一位我喜歡的人,丈夫也喜歡我,吃的、穿的只要我想要,他都滿足我。修煉後我對夫妻生活是強放下了,而不是修煉自然達到那個狀態。

有一天,當讀《轉法輪》第六講時,看到師父說:「將來到高層次上修煉,不用我告訴你,你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那時有另外的狀態了,保持和諧的生活。所以,這些事你也不要把它看的太重,你過份擔心的話也是屬於執著了。」[1]大法弟子是在常人中修煉,不是在廟裏脫離世俗的修,師父是要求我們在常人中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煉,只要不執著,生活上一切隨其自然。法理清晰了,符合了大法的要求,他也不對我生氣了,反而不提這事了。現在我倆越來越融洽了。

我針對丈夫的喜好,選擇一些適合他的真相資料給他看,有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疾病得到康復的,有傳統文化講的善惡有報的小故事等等。因我多年細心照料病重的婆婆及年邁的公公,鄰居都誇我是個好兒媳,我把丈夫的弟弟與弟媳都當作是自己的弟弟和弟媳對待,他們也都非常尊重我,尊重我的信仰,妯娌之間的關係非常融洽。

為讓丈夫能更加明白真相,二零零七年在家中安裝了能觀看新唐人電視節目的接收器(俗稱大鍋),那時他不明真相,極力阻止我安鍋,曾三次強行掐斷連接接收器的電線。就在第三次他切斷電線時,我對他大聲說:「大鍋到處都賣,在自己家免費看自己喜歡的節目,誰也沒理由干涉,這是公民的合法權利,你不想看,我也沒強迫你看啊!」他可能覺的我說的有理,就說:「好好好,你看吧。」把電線重新給接上,再也不管了。

剛開始他一看我看新唐人電視節目起身就走。慢慢的,他也隨著看幾眼,逐漸的坐那兒不走看上了。現在國內、國際有甚麼事發生,他都以新唐人播報的為準,新唐人節目主持人獨到、精闢的評論分析,使他看清了邪黨的真面目。

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丈夫反倒整天樂呵呵的,他說:「我以前揣一個護身符,現在我揣三個,三重保護。」因疫情的原因,過年後我市所有工廠都停工了,市政府為了怕經濟垮掉,讓各單位遞交復工申請,他所在單位被批准開工了。在復工的第四天,丈夫下班回來告訴我:「我們單位有個工人出現發熱、咳嗽症狀,工人都嚇壞了,如果他得了瘟疫,我們都得隔離,我當時就學你默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說:「你這麼誠心相信大法,也許師父會幫你們把魔難化解了。」結果這個工人檢查的結果核酸是陰性。

從這件事後,丈夫更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了。疫情期間我家小區也封閉了,我發正念:干擾眾生得救,阻礙大法弟子救人的一切邪惡全部解體。第二天,我出入時把守小區大門的社區人員就不再向我要通行證了,只是在門口坐著玩手機。又過幾天,封閉小區的鐵絲網也拆掉了。丈夫對我說:「真奇怪,咱們家小區怎麼不封了?」我說:「我發正念不讓封啊!」

在疫情很嚴重的時候,同修來我們小區時就發正念讓誰也看不見她,真的就沒人看見她。疫情期間,我家的小組學法一天都沒停,同修來學法丈夫也不反對,因為他知道病毒不敢到大法弟子身上。

我媽媽已經年近九十歲了,煉不了功,但天天聽法,身體哪裏不舒服,靜心聽法就緩解了,多次出現很嚴重的病業假相,聽法後身體狀態就又恢復了。丈夫說:「咱媽全是因受大法保護,不然早不行了。」他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向我媽問候:「媽,你好!法輪大法好!」

小叔與孩子們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一九年夏天,我的小叔在單位檢查身體時查出患早期肺癌,弟媳知道後嚇哭了,小叔子也有些害怕。我跟丈夫說:「他能誠心念法輪大法好,會沒事的。」丈夫告訴小叔讓他天天誠心默念九字真言。小叔聽了,信了。做手術那天,丈夫讓我們全家人都念「法輪大法好」。手術做了四個小時,非常順利。第二天我到醫院給小叔送飯,看到他正在病房地上溜達呢。一看到我就高興的說:「全仗大法保護啊!」醫生也說他像沒做手術一樣,精神那麼好。術後他的身體恢復的超常好。

手術近一年了,多次複查,癌細胞消失了。現在我的小叔還常常念「法輪大法好」,因單位工作繁忙,手術後沒休息幾天就上班了,但他身體一直非常好。

我的兩個小叔的孩子大學畢業後沒花一分錢就被比較有實力的大公司聘用。他們在即將離開家到外地上班時,丈夫都告訴他們:一定把真相護身符帶身上,會保平安。

我們家還有件非常神奇的事:大小叔的兒子本來被公司安排在武漢分公司工作,中共病毒爆發前,突然被調到瀋陽分公司工作。全家人慶幸他提前離開了武漢。當然他是明白真相的人,知道九字真言的法力,是不會染上的。但這證實了:「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我的大姪兒是得到了大法的護佑。

哥哥全家得福報

我因向世人講法輪大法真相,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我絕食反迫害,身體出現嚴重腎衰、心衰,生命垂危,勞教所不得已才放我回家,要求家人必須交近萬元醫藥費。哥哥擔心我的安危,也想讓我早日回家,二話沒說就把錢交了,把我接回家中。

哥哥現在退休在家,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姪女和女婿都知道大法好,做生意注重質量、誠信,生意紅紅火火。

姪女順產生下了第三個寶寶,寶寶剛出生就被醫院確診為先天肺缺損,醫生說隨時有生命危險。當地醫院醫治不了,必須馬上送省裏的大醫院搶救,並且說就是救活了,可能也會留下後遺症。我的嫂子隨救護車去了省醫院。哥哥把這事告訴了我,我說:「能來到我們家,一定是和我們家有緣的生命,不會有事的,我們一起誠念「法輪大法好」,求師父做主吧。」住院期間,嫂子隔著醫院的大玻璃對著寶寶念「法輪大法好」。護士說:「你們家的孩子和別的孩子不一樣,氣色很好了,大口吃奶,不像病那麼重的孩子。」寶寶現在近一歲了,身體狀況非常好,虎頭虎腦的,肺完好無損,我對著他念「法輪大法好」,他對我不停的笑。

今年年前,嫂子和她的女兒、女婿到離武漢很近的地方探親,回來時正趕上中共病毒爆發,他們一路上一直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回到家中。

我知道,表面上我們能看到、感受到的是大法福祉於我的全家的一件件事例,實際上我們身上巨大的業債,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為我們承受了!感恩師尊慈悲救度!弟子唯有遵照師父的教導,修好自己,證實大法,讓更多的世人見證大法的美好與殊勝,認清惡黨的邪惡本質,脫離邪黨真正得救,報答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