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陪小同修過關中修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三日】二零一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隨之我的身體好了很多。

我修煉一年後,五歲的女兒再次得了皰疹性咽峽炎,嗓子裡長滿泡泡,伴隨著發燒,痛的喝不了水,吃不了東西。我想法輪大法這麼好,我都受益了,應該把大法的美好帶給女兒呀!她能成為我的女兒,一定和大法有緣。

當時丈夫非常反對我修煉大法,但我知道得法修煉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千萬不能讓丈夫阻擋了女兒修煉的路。我下定決心要帶著女兒學法修煉。

學法僅四天,女兒的皰疹就基本消失,真是神奇啊!以前得了皰疹最起碼要十天半個月。這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帶著女兒一直修煉下去的心更加堅定。

當時恰好丈夫在外地上班,我每晚抽空和女兒一起學法。不知不覺中,女兒的腸胃好了,很少喊肚子疼了;不咳嗽了,偶爾出現像感冒的症狀,我們都知道是師父在給她清理身體,不管它,過幾天症狀就消失了。

女兒的身體越來越好,性格也越來越好了。

去年女兒七歲了,我開始教她煉五套功法。她上小學後有晚自習,回到家已經很晚了,時間很緊,她每天只能學一節法,煉一套功。今年寒假受疫情影響,不能出去玩,我和她每天學一講或兩講《轉法輪》,《轉法輪》已經學了好幾遍了。

今年二月,女兒左腳兩個趾縫中間長了幾個小水泡,有點癢,有點掉皮。我和女兒交流這肯定不是腳氣,因為煉功人身體是不會有病的,這是在消業,所以我們都沒把它放在心上。可是過了快一個月了,那幾個水泡不但沒消,還變多了。我想以前每次清理身體或消業,很快就能過去,這次拖了這麼久,一定有原因。我跟小同修說:「我們向內找一找吧,是不是因為有甚麼執著?」女兒還不太會向內找,於是我幫她找。

女兒從小就喜歡看動畫片,這個寒假在家看的就更多。我說:「這次可能是要去掉看電視這個執著了。」於是給她講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中,開了天目的同修說能看到電視機裏會跳出來不好的東西。但女兒還是想看動畫片,我自己也做的很不好。雖然平時不准她看,但中午我發正念的時候,我怕她來打擾我,就主動讓她看一會兒電視。這一看就將近一個小時,直到吃午飯了,叫她好幾遍都叫不動,每次都是戀戀不捨的關掉電視機。

意識到我為了孩子不打擾自己發正念而放縱她的執著,是相當自私的,是對孩子不負責任的,我完全可以給她找些別的更有意義的事情去做,而不是選擇這種對我而言最簡單、有效的辦法,明明知道不好還這樣去做!這一點是在我寫心得體會的時候才清楚看到的,之前也感到有點不對,但是認識比較模糊。

四月份女兒開學了,她的腳還是沒好。有時她跟我講在學校裏和同學發生了矛盾,我就想這應該是她要提高心性了,提高了,腳才能好。慢慢天氣熱起來了,女兒腳上水泡的範圍在逐漸擴大,水泡潰爛、流水,流到的地方就長出新水泡,掉皮現象越來越明顯,癢的更厲害了。有一天,我和她盤坐在地上學法,她癢的一直用腳來蹭我的腿,我不知道我讀法她有沒有聽進去,但我的心被攪的非常亂。

我與她交流,讓她要好好的向內找,只有找對了執著,心性提高上來,這一關才能儘快過去。小同修好像並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我有些困惑:這到底是消業呢,還是舊勢力對小同修身體的迫害呢?舊勢力的目地是利用我對女兒放不下的情把我拖下去?我要不要發正念呢?如果不是迫害,發正念也不起作用吧?

六月份,女兒的腳已經很不像樣子了,水泡蔓延到了腳掌,皮掉的一塊一塊的,紅乎乎濕乎乎的,腳上有些地方的肉都爛的。一天早晨我在打坐,看到睡在我旁邊的女兒睡夢中腳癢的不停的在被子上搓來搓去,不一會兒就癢醒了,後來再也睡不著了。我的心一下子就受不了了:這個病業都影響到孩子休息了,覺都沒法睡了,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知道我對孩子的情上來了,我想我得發正念,舊勢力正是利用我這個情對孩子下手。又想:孩子的腳都爛成這樣了,我是不是應該給她用藥了?這樣一直拖著,我是不是太狠心了?於是我問女兒:「要不要抹藥?」她堅決的回答:「不用!」可是猶豫了兩天,我還是去買了,藥店的人還專門提醒我:「要把鞋襪都噴一噴,腳氣是真菌,要殺徹底。」我給女兒連著噴了三天藥,不但沒有絲毫好轉,反而變的更加嚴重。

我看著孩子爛乎乎還有一股臭味的腳,心裏很不是滋味。一天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有的老學員說:老師,我怎麼哪兒都不舒服,總上醫院去打針也不好使,吃藥也不好使。他還好意思跟我說!那當然不好使。它也不是病,能好使嗎?你檢查去吧,沒有毛病,你就是難受。」[1]哎呀,這個藥是不能用的!

小同修的腳肯定沒有病,我得堅定這一念,那問題到底出在哪裏?第二天早晨打坐的時候,腦子裏忽然閃現出:腳氣──嬌氣。我好像找到小同修的問題了:女兒有兩次過關都沒過去,就是上學住校這一關。她讀的是私立學校,實行封閉式管理,從小學一年級起學校就要求學生住校。可是女兒很戀家,對我的依賴很重,去年入學開始住校,就哭的不行。我和丈夫都覺的她那麼小就離開家,很可憐,就每天接送她。我知道,孩子戀家,我自己也沒過去親情這一關。

今年開學後老師說:因為疫情,不允許每天接送孩子,必須住校。我想,是啊,別的孩子都能住,女兒還是修煉人呢,應該更堅強。可是女兒還是像去年一樣,適應不了,經常想家就哭,結果在學校肚子疼、又嘔吐。這次我心沒動,可是丈夫心疼了,給孩子開了個生病的證明,又每天接送她。

於是,我和小同修認真交流我所悟到的,告訴她:兩次同樣的關沒過去,確實應該注意了。煉功人不能那麼嬌氣,煉功人是不怕吃苦的,吃苦是好事,因為吃苦能消去業力,轉化成德,同時心性可以得到提高。並告訴她必須把看動畫片的執著放下,不能明知道不好,還放縱自己,加大執著,這不是修煉!修煉是十分嚴肅的。這次女兒似乎明白了我說的了。

小同修的問題找到了,可是我呢?女兒出現這種狀態不會是偶然的,我是在陪她一起過關,那就一定有我要修的地方,我得好好想想自己有甚麼執著心要去。是啊,總是幫著孩子找問題、找問題,怎麼就沒在自己身上找找問題呢?孩子身上反映出的問題,是不是我自己也有呢?孩子不正是自己的鏡子嗎?就這樣,我走回了正道上,不再被表面的現象帶動、干擾,用師父教我的向內找的法寶,去認認真真的反思自己、審視自己的內心。

小同修不願意住校的一個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對我的情很重,說在學校晚上想我想的睡不著,自己還偷偷的做個卡片,上面寫著:「媽媽,我想你了!爸爸,我想你了!」把卡片一直保存在文具盒裏。我又何嘗不是呢?對小同修的情雖然比修煉前好了很多,但是離真正修煉人的標準還是差得很遠。看孩子受點罪、吃點苦就受不了了,就心疼了。明明知道不是病,為了減輕孩子的痛苦,在女兒自己都說不用藥的情況下自己還堅持給她噴藥,真是糊塗啊!我不斷的讓小同修找自己的執著,也是為了讓她從苦難中早點脫離出來。正是因為我對情的執著,才加大了小同修身體上的魔難,我得把這個情放下才行。

六月十三日晚上,我在明慧網上看了三篇交流文章,其中有一篇是位十三歲的小弟子寫的,講的是自己如何放下對電視、寵物和遊戲的執著,我當時覺的這簡直就是為我家裏小同修準備的。因為女兒除了動畫片外,還很喜歡小動物,最近又有點喜歡玩電話手錶。我把這篇交流文章念給女兒聽,又和她交流。女兒說從我上次很認真的跟她談了之後,她對動畫片已經不太感興趣了,兩、三個星期都沒看過電視了;電話手錶她也不會上癮的,我感到欣慰。特別感謝師父,為了我和小同修的提高,一直在慈悲的點化著我們。

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所在,對女兒的腳的焦慮和擔憂也就慢慢放下了。我想有師父管著呢,不會有事情的。我也明白了,對煉功人來說,病業也好,矛盾也好,苦難也好,都是為了讓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向內找、修自己,從而提高上來。可是往往我因為懼怕痛苦,而選擇逃避,光想著怎麼趕快把自己解脫出來,忘記了修煉的初衷:不是為了人中的享受,而是為了提高層次、返本歸真。

現在女兒腳明顯在好轉,很快就會好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