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的美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二日】以前在明慧網上看到許多同修們談及向內找的交流文章,自己有時也學著向內找,公開承認自己的問題,表現出「謙虛」。可是直到最近,我才悟到向內找的更深的內涵和向內找的重要性。

自從我加入一家教育機構之後,一連串的看似「倒楣的事」,在沒有先兆的情況下連續出現。先是由於不熟悉情況,連續犯了幾個錯誤,已經引起老闆的注意。然後,在我自認為最擅長的業務上也連續出現小錯誤,造成家長的直接不滿反饋。本來對我很滿意的老闆變的非常的不滿意、不信任我了。

而且,一些莫名其妙的被誤解也出現了。比如,老闆妻子交代我安排小朋友離開的順序,可在我準備安排的時候,另一位老師突然自作主張的插進來,替我安排了這件事。倉促間,我也沒說話反對。結果老闆妻子發現後,跑過來大發雷霆。這時站在旁邊的那位老師也被嚇住了,一聲不吭,我瞅了一眼那位老師,希望她說明實情,可她仍然默不作聲,我只好對老闆妻子說下回注意。可我心裏說這不是冤枉我嗎?老闆開會不點名的批評了我,自己是百口莫辯,只好當眾道歉。

這一連串的事情,有點讓我措手不及。這麼多年,自己一直都是以工作優秀讓領導放心的,這種事情可是很少發生。

事情還不算完,老闆在沒有通知我的情況下,扣了我一個月的工資,這又引起家人的疑問和不解。我一時說不清楚,父母就又給我施加壓力,讓我去要回工資。

一時間,真像師父說的:「突然間怎麼這麼多麻煩事來了呢?怎麼甚麼都不好了,人家對他也不好了,領導也看不上他了,家裏頭環境搞的很緊張。怎麼會突然出來這麼多矛盾呢?」[1]

但是人在難中時,有些事情會悟不透。當時自己想的是,邪惡的黑窩都闖過來了,社會上,工作中這點事還算事嗎?也就沒有真正的重視,只當作是心性上的小摩擦,並沒有真正認識到環境不順時,應該向內找,提高自己的心性了。

後來矛盾變大,母親因為我的事和父親要買電視廣告產品的事吵了起來。媽媽找到我,說了一堆父親的毛病,並說要和我父親離婚,還說:「你別勸我。」我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既然媽媽不讓我勸她,那我就說我自己吧。在此之前,我一直強調工作中失誤的客觀原因。這回我主動談及自己在最近的矛盾中的責任和過錯,並且承認父親買電視廣告產品這件事自己也有心性上的問題。這種黨文化中的強制、干涉別人的心態自己也有,於是對應的家裏人也都帶有強制性的干涉別人的事。

我對媽媽說,「這件事怪我,您怕父親受騙,強制不讓他買,我雖然沒有像您這樣表現出來,實際也是怕他上當受騙。其實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別說這是他自己的事情我們不應過多干涉,退一步說,如果父親真的上當了,也許是父親以前欠人家的,咱們犯得著為這事爭吵嗎?其實媽媽您買了很多用不著的家庭日用品,我心裏也不舒服。今天我認識到了,這都是我用自己的觀念和標準去要求別人和自己一致,這是黨文化。以後您和父親再買甚麼,我從內心都不再反對了。」說著說著,自己的慈悲心出來了,落淚了。媽媽也聽進去了,感動了,不再憤憤不平了。媽媽對我說:「聽你這麼一說,我心裏亮堂了。」

就在這一瞬間,忽然我的心裏像打開了一扇門。我突然悟到,以前當眾找自己、認錯,其實並不是從內心認識到這樣做的真正意義,這其中包含著常人的所謂「高姿態」,甚至有承認錯誤以退為進的狡猾成份。而這次瞬間悟到,向內找自己、真誠的當眾承認自己的問題,承認錯誤時,這個生命就符合了大法。而當生命向外找、強調客觀等等,儘管說的再有理,由於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也就很難打動別人,因為宇宙的法理制約著一切。

悟到以上法理的這一整天,我有一種全身通透、開頂的感覺,非常美妙。

當經歷了近兩個月的這場魔難,並逐步向內找後走過來時,發現環境又發生了柳暗花明的變化。先是自己在掃地時,發現了學生掉的錢,我撿起來交給了老闆,老闆似乎有些意外。接著在一個下雨天,我看到一個已經離開教育機構的孩子沒帶傘,自然就將自己的傘借給了他,這個孩子的頑皮和跟老師對著幹是出名的。但我借給他傘時,他笑了,還跟我開玩笑說是否將傘送給他。我說:「你用完後,要還給老師。」他笑著答應了。其實我沒指望他真會還傘。但幾天後,我看見老闆的桌上出現了這把傘,感歎善真的能換來善。我說明情況,是我自己的傘借給這個孩子的,老闆有些意外,對我的態度明顯改變,又變的友善起來。我能感受到他對大法弟子(對他講過真相)的品行的認可。

悟到向內找的真正意義後,家裏環境也就順理成章的理順了。我明白了很多都是自己的問題造成的,比如以前有認識誤區,認為家裏是放鬆自己的「港灣」,只要做的比其他家人好就行了,很多事做的比較常人化,而不是按照法的標準如何在家中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去做。

此外,黨文化中的強制因素在家庭中造成的矛盾非常突出,可能大陸的許多家庭都是這樣。表現形式是用自己的觀念、喜好、標準來要求、限制甚至強迫其他家人去如何做。比如,媽媽是醫生,認為雞蛋有營養,於是強迫每個家人早上吃一個雞蛋,我一再強調自己不吃,對我也沒用。再比如,父親「建議」家人都要看電視某頻道節目,稱可以了解國家大事,過一段時間見家人沒看,就發火等等。後來我找自己,發現自己也有這個問題,比如經常主動向家人推薦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希望他們能看一看,認為對他們有好處,但有時家人表現的很冷淡甚至拒絕、發火。後來悟到自己認識到的,未必家人也認識到了,家人認識到了未必能做到。推薦他們看明慧文章的想法倒不一定錯,但由於自己帶有這種黨文化的強制、不純甚至可能還有某種居高臨下的因素,所以家人有時表現的並不怎麼接受。

有一次,我看到一篇好文章,只是淡淡的跟家人說了一下,家人馬上拿起來看了。我體會到,修煉中的很多時候,特別是遇到困難時,都需要正悟,按照法的要求去做,這真的不是很容易。但當你過了一大關時,那種美妙、玄奧,真的是用語言無法形容。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