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同時不忘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是一個性格特別不好的人。結婚後,丈夫脾氣也很暴躁。我們倆經常打仗,打的不可開交,兩敗俱傷,給孩子造成的精神壓力很大。我和丈夫身體上也造下了好多疾病。難過時,我常常以淚洗面。

一九九六年七月的一天,通過鄰居大姐的介紹,我和丈夫幸運的一起修煉了法輪大法。從那時起,我們的家境一下子改變了,我們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從此,我們倆再也不打仗了,家庭和睦了。渾身的病痛通過學法、煉功、做好人,都不翼而飛了,全家人活的開心快樂。

得法後的改變

丈夫是村裏的電工,二零零零年九月上旬,他帶領一幫農民工改線路,我家成立了伙食點。這當中牽扯物質利益、錢財等多方面的事情。丈夫和我說:「咱們一定要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不多拿多佔,不坑害百姓,每筆賬都要清清楚楚的記在本上。」

結果,我們給老百姓節約了很多的錢和物資。大鋁線很貴,我們一分一毫都不動。還有剩下的一些魚肉等好多物品,共裝了兩個四輪車,我們都送到了村上。當時村書記感動的說:「你這孩子真傻。」我回答說:「我們學大法了,就得聽大法師父的話,不能貪佔老百姓的便宜。」我們這麼做,感動了村民,他們都知道是因為我們修大法了才這樣做的。

我婆婆和弟媳不和,經常吵架拌嘴,弟媳要把婆婆的行李扔出去。婆婆沒辦法,一氣之下,把房子賣了。然後,就讓丈夫把他們接到我家。當時丈夫不太願意,因為事先也沒和我們商量,婆婆一個人就決定了。我們只好去車,把他們接到我家。

這一來就是四口人:婆婆領著懷孕的小姑子,一個吃飯用手抓、不知飢飽、拉屎不知往哪拉、一宿也不睡覺、就知道罵人的二兒子。我當時的心性也承受不了了。我們一家四口,供兩個孩子上學,本來就不寬裕,往後的日子咋過呀?我一邊做飯,一邊掉眼淚。

心性過不去,就覺的沒路了,找誰訴訴苦呢?我就去了同修家,和她們交流怎樣才能打開心結?修煉人在一起,說的都是法中的話。同修你一言、她一語的,大家都是說修煉中的話。同修們說:他們來,也是幫你修煉、提高的,考驗你能不能堅修下去。

我想起來師父的一段法:「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1]

我學了幾遍師父的講法之後,我明白了,這是師父利用我們之間的因緣關係,還我欠他們的債;同時,轉化我對他們曾經造下的業;提高我心性,長我的功。師父給弟子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轉變了觀念,心態也祥和了,知道該怎麼做了。我想我一定要善待他們,寧可自己吃苦,也要讓他們感受到我對他們的好,證實我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才能這樣做的。

我和丈夫商量後決定,給婆婆他們蓋個下屋,讓她也有房子,過的能安穩一些。房子蓋好後,婆婆他們搬進去了。我每天想著法兒的做點婆婆愛吃的。我想她也真的不容易,年紀大了,一個啥也不懂的兒子就夠她操心費力的了,我越想越可憐她。

丈夫把飯給小叔子送過去,隨便他怎麼吃。婆婆有甚麼事了,都由我們夫妻倆照顧。醫院給婆婆的補助金,每年六千元錢,由老兄弟掌管,我們不提這份錢的事。親屬們都知道我們善待婆婆他們。

訴江遭綁架 正念回家

二零一五年七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菜園子裏除草,突然來了三個陌生男子,兇惡的闖了進來,強行的把我綁架到警車裏。當時我不知道去哪,內心感到恐慌。但我還是鼓足勇氣,一路上就和他們講大法真相。車走了好長時間,下車一看,是縣公安局。

到了那裏,他們把我連踢帶打,摁倒在地,戴上手銬。他們把我推到台子上問我:「你告江澤民了嗎?」我說:「是。」他們說:「你為甚麼要告他?」我說:「他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他們又說:「你得配合我們簽字。」我說:「那是不可能的,我要配合你們了,就等於讓你們犯罪了。我只能告訴你們法輪大法的美好,誰相信,誰都會受益無窮。」

後來他們又把我領進一個陰森森的黑屋子裏,桌子上放了很多電器設備。有一個人冷不防的打了我兩個耳光,接著三、四個男的圍了上來,把我連推帶搡說要給我照像。我當時就想:「師父救我!」燈立即滅了。他們幾個人氣喘吁吁的把我摁在凳子上。這時,我心裏對師父說:「請師父救我!不能讓他們對大法犯罪,我決不配合。」我剛說完,亮了的燈又滅了。那個頭頭說:「算了,我知道這些人可堅定了,不會配合咱們,把她送進拘留所去。」

在拘留所裏,他們讓我穿號服,我也不配合他們。我想的是我有師父看護,我想到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師父的法不斷的往我腦子裏打,我從心裏感恩師父。我暗下決心,今後弟子就聽師父的話,不論任何環境都要好好學法。遇事向內找,修自己,修心、斷慾、去執著、修掉怕心。

在我被非法拘留的半個月裏,丈夫領著八十多歲的婆婆來看我。婆婆和拘留所的警察們講大法好,講我是怎麼孝順她、伺候她的,婆婆在警察面前證實了大法好。

我在裏面每天就是背法、發正念、煉功。常人每天要靠牆站著報名,我不聽他們擺布。有機會我就和號裏的人講法輪功真相,讓她們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有一天,五、六個警察排著隊來到房間,幾個婦女又靠牆站那不動。他們又指著我說:「你怎麼不動呢?」我說,我師父說了:「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今天世上的人,都是大法師父的親人,那你們也是我的親人。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大福報的!」他們排著隊,默默的都走了。

隔了幾天,把我換到了另一個號裏,裏面有幾個婦女,我就給她們講真相。晚上,在我似睡非睡時,從天上飛來一道白光,進到了我的頭裏,我當時就悟到是師父點化我:我能制約這個空間場。那種心情用語言無法形容,切切實實的感到有師父看護真幸福啊!

一天上午,打我的那個小警察推開門,他很真誠的對我說:「姐,你快回家了。如果有一天在大街上見到你了,我會不好意思的,真對不起你了。」我說:「沒甚麼,你只要記住姐告訴你的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得福報的。」他說:「記住了。」

第二天,我該回家了,一個頭目說:「你得配合我們簽字。」我說:「那是不可能的,不能讓你們對大法犯罪。」他們也沒有為難我,我就出去回家了。

我回家以後,隔了不長時間,鎮上派出所人員就不斷的到我家騷擾,我就藉機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他們都靜靜的聽著,我告訴他們:「我不可能配合你們。」從那之後,他們就不來了。

大面積發放真相資料救人

我始終聽師父話,不放過任何救人的機會。我有時上街上面對面講真相,有時去各個集市上講,可還是覺的講的太少了。我心裏琢磨怎樣才能救更多的人呢?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全國人都被嚴防嚴控中,人們都在驚恐中度日,我就更著急救人了,怎麼救呢?

聽同修說,她們那裏挨家發放真相資料,鋪面救人。我一聽,也想這麼做。她們得知我有這個救人的想法,非常支持我,說:「你想用多少資料就過來拿,用多少,給你多少。」我又把這個事和丈夫商量,他一聽,馬上表現出害怕、不同意的樣子,吵著、鬧著不讓。他讓我走,不讓我在家呆了。

丈夫怎麼反對,我的心都不動,就否定,他的表現是假相。都到甚麼時候了,救人要緊哪!我就和他說:「你不想去,我自己去。」定下這一念之後,我就多學法、多發正念。我心裏想的是有師父加持我,我能行。就這樣,我拿回來了真相資料,開始了一屯一屯的發放真相資料,把真相資料別在一家一家的大門上。

開始發放的時候,我心裏緊張,頂著壓力往外走。我邊走邊發正念:解體我救人所到之處不好的生命和邪靈,把功能打過去清場。我又請師父給弟子下罩,誰都看不著我,弟子走另外空間。這樣想著,我的心態越來越平穩,我謝謝師父把救人的路都給我鋪好了。幾個屯子走下來,都是平平穩穩的,我自己更有信心了。這時,我丈夫也出了正念,不反對了。

一次,在一個屯子裏,我發放真相資料很順利,不自覺的歡喜心就出來了,我也沒意識到。我發現,一個騎摩托車的人跟在我後面。這時,我馬上意識到是歡喜心招來的。我心想,你是假相,我不承認你。我念發正念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對自己說:「你有甚麼歡喜的?這都是師父在做,是師父領著我,我只是動動腿。」我這麼想著,那個人騎著摩托車在我前邊繞了一圈之後就走了。我告誡自己:「只要救人的心,其它的人心都不要。」

又一次,我去一個屯子裏,我把真相資料從兜子裏一拿出來,資料放出了亮光,我頓時感到是師父在時時領著我、鼓勵著我,我的正念更足了。儘管每次回家都十一、二點了,但我不覺的辛苦、勞累,只要能多救人,我心裏就高興。

有時這個屯子人家少,我發完了,就去另一個屯子。為了抄近道,我就穿過田地或樹林子,我邊走邊心裏背師父的法:「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3]、「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4]。我心裏這麼念著,整個人都溶在法中。我又到了一個屯子,一家一家的把真相資料送完。

救人的同時不忘向內找

師父的新經文《理性》發表了,師父說:「你們不是來改變歷史的,是在歷史的最危險中救人的,如講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靈丹妙藥、救人的辦法。人心的改變就會使事情向正面轉向。」[5]學完之後,我感覺救人更迫切了。

同時,我也看到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說,他在打坐中看到,整個地球被各種災難:瘟疫、蟲災、水災、山洪泥石流、地震等等,甚麼難都來了。這是神在懲罰、淘汰人。如果人還不悟,還給中共邪黨站隊,那就被徹底淘汰了。所以,我們就要再給世人了解真相的機會,救更多的人。

這時,同修們也決定再次打印真相資料,再把各個鄉鎮的各個村屯挨家送真相資料。我和另一個鄉的同修聯繫好了,還是由她們打印資料,我們一人一半。就這樣,開始了第二次鋪面送真相資料救人。

這一次,我心裏只想著多救人,心理上很輕鬆,不那麼緊張了。我先從鎮上的樓區開始發放,每天晚上我騎著電動車到小區裏,考慮到不打擾住戶,我上樓時腳步輕輕的,把資料別在門把上。一層一層的上,一個門一個門的別。下來時也是輕輕的,儘量的不發出聲音。這樣,既不打擾別人,自己也安全。出門時,先觀望一下,看看外面的情況,然後再走下一個門,要理智、智慧的做,所以前兩次送的很順利。

第三次我又去發放真相資料時,看到牆上的真相粘貼還好好的貼著,心裏很高興,貼這麼長時間了,誰都沒動,真好!又有點歡喜心出來了。就剩一個單元了,我發完往下走,感覺後邊有人跟著,我出來馬上拐到牆邊倚著,一個男人站在門口東張西望。我心裏想,讓他看不到我,我們倆不在一個空間。站了一會,我就跟師父說:「請師父讓他走吧,弟子好下去。」這個人就真的走了。

回家的路上我就想:這個歡喜心太招魔了,我得從根子上找一找,為甚麼它老返出來?一找,我才知道:它是一個根本的執著心──自我。自我的本身就是為私的,這個私就能派生出許許多多的人心。把自我擺的高高在上的時候,心裏的反應就是:看我多聽師父的話,我有本事,我正念強,有智慧、有能力,沒怕心,輕輕鬆鬆就能救人……在歡喜中顯示自己、妒嫉別人--你們發放真相資料時,幾個人一起搭伴,互相加持正念,看我一個人就行,一點不比你們差,炫耀的心也出來了。以前沒細找的時候,我還以為自己沒有這些心呢。這回把它們找出來了,我要去掉它們。

然後我和丈夫配合,又一屯一屯平穩的發放真相資料。一次在一個屯子裏,我正發放著,一抬頭看見天上出現一片紅光,像扇面一樣。我在驚奇中明白,是師父鼓勵、點化弟子救人不能鬆勁,弟子由衷的謝謝師父。

由於有了大面積發放真相資料的基礎,世人看後認識轉變了。再和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就容易了。

在今後的修煉中,我要聽師尊的話,和同修們一起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使命,跟隨師父回到自己天國世界的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5]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