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從矛盾的假相中跳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九日】我是常年堅持面對面講真相的大法弟子。前一段時間,身邊同修出現多起被舉報、綁架事件,曾與我作過伴的同修B、C、D也都遭綁架了。我也被舉報了,只不過走脫了。這些事使附近同修都受到影響。A同修怕心比較重,要與我作伴發真相資料,我就答應了。在配合的過程中,出現了很多摩擦。

比如,一幫市政施工人員正在施工,我跑過去,給他們講真相,誰也不聽,發資料,也不要。這時從車上下來一個年輕人,說發甚麼呢?是法輪功嗎?我說是啊,就非常熱情的一邊送上一份真相資料,一邊講著真相。年輕人說:「這不挺好嗎?!弟兄們,都過來拿一份!」呼啦啦,來了一大幫,一人拿一本,場面非常感人。我在讚許年輕人的同時,說:你今天的所為就是你未來的見證。

A同修就開始說我,不能用見證,常人聽不懂。我說,看這人好像有點身份。她就說,農村人穿著好的多的是,不一定就是甚麼領導。總之,我說東,她說西,好像專門跟我作對似的,不是為眾生的得救而高興。我就趕緊說,咱們是一個整體,不能有間隔,不能上邪惡的當。這才把話題岔開。

再比如,我給一幫人講真相,她就給旁邊的一個人講,怎麼講人家也不退。我給這幫人講完了,都退了,我就給那個不退的人講,沒幾句,他就退了。A卻告訴我:「不能講中共腐敗,人家不愛聽,可能人家本身就是腐敗。」我說:「不愛聽,人家咋都退了?」其實,A同修的家在本地倒是有點勢力。我說,農村貪污這點錢,都不叫個錢,你看現在高官,都貪污多少,觸目驚心,已經到了無可救要的地步了。

總之,在怕心的作用下,她是以自己安全為重,想怎樣就怎樣,我這邊講完真相,她那邊早沒人影了。有時人都找不著了,有時看到有點風險,直接把我甩下,自己回家了。凡此種種,每天都有這種不和諧的事。我也在一直向內找,但從表象上,還沒找到。

回去後,她也向內找,知道自己做的不對,三番五次跟我賠禮道歉,說她自己一著急,說的是甚麼都不知道了,讓我別生她的氣。道歉歸道歉,下次還是我行我素。我知道,心性是慢慢提高的,不是認識到,馬上就能做到的。雖然過程中,也有不願跟她作伴的想法,但是想想,在惡劣的環境中,她還能去發資料,已經很不錯了。師父要我們整體提高,所以我還是跟她一起出去。

那她為甚麼每次都要打擊我呢?即使講得效果不錯,人們聽講後都三退了,她也從沒有一句鼓勵的話。我也跟她說過:「換個人,早就被你打擊下去了,正講得好好的,就被你潑一盆冷水,咱們之間在抵消著正念,幹的都是邪惡高興的事。就像上戰場一樣,我正在全力與邪惡奮戰,你卻在後面放冷箭。我講真相的時候,你可以幫我發正念啊!」

我知道這不是她的本意,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她先天的真我是符合真善忍的。這些後天的觀念為甚麼能在我的空間場中出現,肯定我的空間場也有敗壞的物質,它們才能溝通上。真的不在這件事的本身對與錯,是背後的因素。

跳出這件事本身,我想,與A同修交往中,可能還是有些不符合法的地方。這麼多年,A一直非常關心我、幫助我,當然是在物質上。以前我因為受迫害,生活比較困難,到她家,甚麼都讓我吃,不吃都不行。時間長了,我也就不見外了。有時她也送給我點衣服,我也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到她家,很是隨意。

不是A同修瞧不起我,是邪惡瞧不起我,人中講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是自己不符合法,邪惡就利用人的執著,給我製造魔難,間隔整體,干擾講真相,救度眾生。如果因為自己修不好,干擾了救度眾生,那才是最大的遺憾。我看清這層理後,她再給我甚麼吃的、用的,我一律不要了。其實A同修她也不清楚她為甚麼這麼做。

雖然我們在一起配合好了一些,但是不和諧的事還時有發生,我想還有甚麼問題呢?我找到了還有一顆瞧不起同修的妒嫉心。每個人身處的環境不同,養成的習慣不同,我是城市長大的,對修養、禮節注重一些。A同修是農村長大的,家裏有些權勢,所以辦事有些極端,說話很是傷人,所以對她的某些行為,我有些看不慣,瞧不起。即使和她交流,她也不一定都能改,而且她也不是很精進。

我意識到,我不能用自己的標準去要求同修,只有大法才能使人提升。所以,別的同修和她學法時,我就鼓勵同修跟她一起多學法,在法上提高(我與A同修家相隔比較遠)。我相信同修一定會做好的。

到此,事情還沒完。別的同修又跟我說了一件事:F同修家裏要翻修,租了房子,訂金都給了,A同修不讓F同修租別人的房子,讓租她家親戚的房子。F同修說,A同修這個人不怎麼樣,跟誰都鬧騰,讓我以後別跟她作伴了。

我回去一想,不對呀?這是邪惡在變換招數,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就是要破壞我們的整體。邪惡利用同修沒修去的人心,干擾整體。如果我們都把她排斥出去了,她不是更孤立了,一旦她被迫害,將是我們整體的損失。因為她的關係,她老家當地對法輪功的事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她被迫害了,她老家的環境還會那麼寬鬆嗎?所以每個大法弟子在整體中都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們整體都需要提高了。

當我看清邪惡的伎倆時,我突然發自內心的笑了,這件事也就有了很好的結局。A同修和她附近的一個同修,一起發資料,不找我了。師父又安排E同修跟我作伴,邊發邊講,相互鼓勵,配合很是默契。

我知道這一系列的魔難是舊勢力安排的,但是師父將計就計。當我在法中歸正這些人心後,師父就不允許這種事情出現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師父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正法時期,向內找不僅僅侷限在個人修煉上,還要站在整體的角度,救度眾生的角度向內找,格局要大一些,思維要開闊一些。謝謝師父讓我學會了向內找,叩謝師父的無量慈悲!

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