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 修去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這天,我和妹妹同修像往常一樣,大一包、小一包的,帶上大法真相資料,騎上電動車,去農村發真相小冊子、光碟等,面對面講真相。我倆一路上不停的發著正念,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

這天下午兩點左右,我和妹妹同修把帶的真相資料全部發完。在往回走的半路上,身後面開來一輛黑色轎車,車窗的玻璃是開著的,我就聽到車裏的司機手拿電話說:「有兩個女的,騎電動車的。」

妹妹同修當時在我的後面,大概能有五百米左右,我聽到司機的說話聲,頓覺生起怕心。瞬間,那輛車就把妹妹同修擋住了。我剛好走在下坡的馬路上,來不及剎車,就一個勁的往前騎,一刻也不敢停下來,一直跑到家。

當天下午,那個鄉鎮派出所警察就綁架了我妹妹,同時非法抄家,當場搶走大法書三十多本,然後把妹妹綁架到拘留所。

第二天,市國保大隊再次非法抄家,搶走打印機一台、筆記本電腦一部,各種大法真相資料裝滿兩個編織袋,全部搶走。

三個月後,妹妹同修被非法開庭,被判三緩四,並勒索罰款一萬元錢。從此,我開始流離失所的生活,不敢回家。

在流離失所的日日夜夜,「怕」簡直充滿我整個空間場:吃飯害怕,睡覺害怕,走路害怕,即使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都感覺害怕。出門時,口罩、帽子都戴的嚴嚴實實的,不敢露面。買東西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去小超市、小商場,買完後,趕緊往家走。就感覺隨時隨地能有人認識我,甚至都害怕見到認識的同修。

獨自住在外地同修幫助租住的房子裏,每天都是心慌不安,精神狀態迷迷糊糊的,學法走神,煉功不靜,發正念胡思亂想,這種狀態持續很長時間,都沒有調整過來。但是心中一直求師父加持自己的正念。

這時,慈悲的師父安排了一位同修來幫助我。我們倆每天高密度、長時間發正念,多學法,在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用宇宙大法的法理排除一切干擾與迫害,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我倆反覆背誦師父的講法:「不管我講多少,修煉的這條路得你們自己走。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2]

天天背師父這段法,歸正自己,清除怕心。學法時,先把師父的一段法打在腦子裏:「我講法的時候,我是帶著很強的能量在往你腦子裏打。」[3]看書時眼睛出現模糊,就想到師父講到五通:「肉眼通、天眼通、慧眼通、法眼通、佛眼通」[4],眼睛馬上就能看清楚。

作為師父的弟子,當我們堅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時,師父就能為我們做主;當我們把自己的一切都敢交給師父來安排時,師父就能為我們做主。另外,我也找到了自己當時發資料時,表面上看做的很好,但卻在不知不覺中生起做事心、歡喜心、顯示心等。

就這樣,我在吃飯、睡覺、幹活時,都在背師父的講法,聽同修交流文章,增強自己的信心和意志力,去掉人的執著。憑著對師父的堅信,對大法的正念,心性在法中不斷提高、昇華,怕的物質在消失,怕心在不斷的修去。

在師父的加持下、同修的幫助下,半年後,我堂堂正正回到自己的家裏,又溶入了與同修們的配合中,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走好最後的修煉路!

層次有限,有不足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一章 概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