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怕心的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七日】任何一顆人心都是阻擋昇華的障礙,今天我把怎麼去怕心的體悟寫出來,跟同修們切磋,不當之處請指正。

自邪黨所謂「清零」以來,自己覺的就不對勁兒了。因為自己曾經被迫害過,陰影總是揮之不去,每天過的膽戰心驚,如履薄冰。每天上班先看看單位周圍有沒有警車,到了家也環視一下有沒有盯梢可疑的人,看誰都像便衣,在路上看見警車就猜是不是衝著我來的。心還想如果再綁架我,別在單位,影響不好(因曾在單位綁架過)。覺的自己的空間場瀰漫著黑乎乎的物質,壓抑的喘不過來氣,我被怕的物質包圍籠罩著,感覺要窒息了。發資料,硬著頭皮像完成任務一樣,每次安全回來都慶幸自己沒出事。

總是這種狀態也不行啊,感覺太痛苦了。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我開始背法,也加長了發正念的時間,狀態有所改變,怕心減少了可還沒有根除,發資料還沒有坦坦蕩蕩,每天就在心裏一遍一遍的背:「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2]

師父說:「可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都有一個真正的自己,目地是下世來要得法、助師正法也好、你要救度你那個先前的世界眾生也好,抱著這一念來了,那個真正的你是被保護的,真正的你自己開始時起著主導作用。但是大家知道,進入三界之後都被像埋在土裏一樣,漸漸的起不了主導作用,甚至不起作用了。」[3]看到這我為之一震,隨即在紙上畫了一個自己,臃腫的身體:身體表面凹凸不平,醜陋,膚色暗淡,每塊肌膚上都寫著各種人心:顯示心,妒嫉心,色慾心,好奇心,怕心,虛榮心,愛面子的心,討好別人的心,每個心佔身體的比例不一樣,怕心和色慾心佔的比例很大,這些人心附著在身體上抖不去、甩不掉。當讀完師父的這段法就覺的從頭頂出來一個嬌小、玲瓏、光潔、漂亮的自己,這個我就是當初不顧世間險惡,業浪滾滾,隨師父一頭紮進三界的我,這個我是下來助師正法的,在下走的漫長輪迴中沾染了這些人心,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並非是真正的自己。這個真我指著假我上的怕心說:解體,這個心不是我!瞬間就感覺寫著怕心的肌膚變亮了,業力轉化了。「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4]。身體輕鬆了,再看見警車警察的,覺的跟我沒關係。

師父說:「你們的每一刻都在修煉的路上,每一刻都是我在管著你們。」[5]抱著怕心,就是不信師不信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

成稿要發出時怎麼痛苦的感覺又有了呢,看到同修送來的資料怎麼還這麼抵觸。到底問題出在哪了?我到底怕甚麼?使勁的刨根,發現怕失去現在優越的工作,怕影響孩子的工作,怕失去丈夫,怕讓年邁的父母擔心,怕失去剛買的三居室,總的來說就是怕失去現在的幸福的生活啊。難道出去救人就會失去這些嗎?師父讓救人就必須得做,可去做就有可能失去現在擁有的一切,原來痛苦的根子在這呢!

早上煉靜功時,師父的一句法打入頭腦裏:「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6]「你一手抓著人不放、那手又抓著佛不放,你到底要哪個?!真能放的下的時候,情況就是不一樣。」[7]心裏頓時豁然開朗,原來我放不下人的東西啊,那怎麼會有神的東西呢?根子找到了,師父瞬間給拿掉了,輕鬆了。

下班後,在單位的停車場放了幾份資料,感覺進入了無人之地,周圍的行人跟我沒有任何關係,誰也迫害不了我,我有師父保護。

大半年的怕心終於崩塌了!一層一層的去弟子的人心,弟子不會放鬆修煉的,一定跟師父回家。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第二部份)》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棒喝》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7]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