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同一天三十多人被綁架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四日】近來我地在同一天有近三十名同修被中共惡徒綁架。表面原因是所謂的邪黨百年大慶維穩,深層是反映出我地學員修煉中存在一些普遍問題。

一、依賴技術同修、不善待技術同修、把自己該修的推給技術同修

首先有個依賴同修的問題:無底線索取,不為他人著想,不顧別人的安全,能依賴就依賴,方便是自己的、麻煩和代價是別人的。這是不是很變異呢?

自己的機器出了問題有人幫忙修當然好。但作為修煉人,第一反應應該是向內找自己的心性問題、修自己、為別人著想,而不是馬上把問題推給技術同修、讓技術同修承擔原本自己該承擔的──我們自己選擇做資料點,那就是我們自己的修煉的路;只做事不修心那就是常人在做修煉人的事,那麼是常人狀態就應該找常人維修公司。

據我了解,本地有技術同修,所有機器出問題都找他們修,技術同修之間走動也很頻繁。有時他們要去幾十里外去修機器,有時集中一上午或一下午的時間去給不同的同修修機器。這樣既浪費了技術同修的時間,使同修沒有時間學法,又造成了安全隱患,導致同修被跟蹤,進而導致資料點被破壞,同修被綁架。

據我了解打印機是消耗品,在未達到額定打印量時是不容易出問題的。我之前用一台機器,前四、五年基本沒出過問題,而且打印量還比較大,甚至超負荷打印(當時不懂,應該遵循機器的使用規律,不要超負荷使用)。後來出問題也是比較固定的,比如墨盒裏面進了空氣。找了技術同修修了幾次後,覺的麻煩同修大老遠跑來,浪費了同修的時間,實在過意不去,就問同修這種問題我可不可以自己維修。同修說:可以,挺簡單的。同修給我做了個吸空氣的工具,這樣以後再出現這個問題我就不用再去找同修了。而且很長時間我也都沒找技術同修來修機器。這樣既節省了同修的時間,也節省了我的時間,更重要的是不會因為機器出問題而耽誤做資料救人了,同時也避免了一些不安全因素。

但遺憾的是機器出現了一個問題,我還沒有學怎麼修,技術同修就被綁架了,也是這個問題導致機器完全不能用了。我不得不買一個新的機器。在買機器之前我心裏很慌亂,也很無助。我不知道哪裏有賣打印機的,我希望有人能幫我買好機器。我不知道買了機器怎麼裝連供,希望有人給我裝好,然後我用現成的。但是沒有!技術同修被迫害了,沒有人能讓我依賴,接下來的一切都要靠自己。

於是我上天地行論壇去查找甚麼樣的機器合適,找到一款自帶連供的機器,很適合新手和沒有技術的同修使用,我決定就買這款了。接著我去找賣打印機的地方,說要買這款機器。他們說沒有現貨,讓我留電話方便聯繫,我說不用了,我只交了押金。第二天按著他們說的時間去拿的時候,還沒有到貨。下午就又跑了一趟,拿到了機器,回來按照說明書,給機器加上了墨水,終於大功告成了。買機器的這兩天,整個心裏是慌張的,直到拿到機器那一刻才安定下來。有許多的第一次,很無知、很無助,但是這條路還是在沒依賴任何人的情況下走下來了。最大的收穫是不用因為機器問題而耽誤做資料救人,同時也去掉了依賴別人的心。

之前看明慧網上同修關於技術同修的交流文章也很受啟發。其實一些簡單問題我們完全可以在天地行論壇上找到解決方法。在維修機器方面,同修們真的應該形成教學模式,如果人人都不依賴別人,資料點遍地開花,人人自己做資料,自己修機器,人人都走出自己一條路來,這樣不是對同修、對自己、對眾生都更好嗎?是不是也是我們在修煉路上都更成熟了呢?

另外,據我了解本地資料點沒有遍地開花,很多同修還是處於等、靠、要的狀態。可能有不同原因吧:有的是家庭環境沒有開創出來,有的被觀念障礙覺的難學不會,有的可能從沒想過應該自己走出一條路來,也有的因為怕心不敢自己做。但是不管是甚麼原因,這些不都是在修煉中需要解決,需要突破的嗎?我們不是在明慧網上也看到了,有些七十多歲的、沒上幾年學的老同修,自己學著上網、學著打印嗎?在被迫害初期大家都沒有經驗,不知道怎麼做,那可以理解。但是二十多年過去了,如果還處在等、靠、要的狀態是不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呢?

我知道本地同修對一名技術同修很依賴,不只找同修解決打印機、電腦問題,還要找技術同修請大法書、下載煉功音樂、寫交流稿、發交流稿、發三退名單、交流心性問題,等等等等。這名同修也真的很忙,每天都有不同的同修去找他解決不同的問題。這麼多的同修都依賴著一個人,舊勢力是不是也看到了?是不是有藉口去迫害他?當大家都依賴的同修被迫害了,看你們還怎麼修?該做的事還做不做呢?

我之前寫交流稿也是找技術同修幫我發到明慧網。因之前的老電腦上不了郵箱,但是後來我換了電腦以後,也從沒有登錄郵箱試一試,因為我想反正我也用不到郵箱,寫完交流文章同修幫忙發了就行了。發本地被綁架同修的消息也不需要我,因我是新學員,剛得法幾年,很多同修我根本就不認識。但是這次同修被綁架以後,被綁架同修的名單到了我手裏,同修讓我發到明慧網,可是我壓根就不會發呀。我連忙又把名單給了另外兩個同修,他們也不會發,說要把名單再交給別的同修發出去。同修被綁架了,我們這些同修連名單都發不出去,還要輾轉幾個人。為甚麼?因為我們依賴呀,依賴同修做這個、做那個,我們自己這也不想學,那也不想學,真是很慚愧啊!

被依賴的同修被綁架了,今後的路怎麼走,還去依賴嗎?再找個別的同修來依賴,再給舊勢力迫害同修的藉口?同修們!我們該成熟了,該自己來走路了,不能再這個攙著、那個扶著了!就像同修交流的,將來我們要管理一方眾生的時候,眾生有問題需要依賴我們的時候,我們能對眾生說:這個問題我去問問別的王怎麼做,那個問題我去找別的主幫忙解決解決嗎?我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看護著、加持著,只要有正念,甚麼都做的到!

二、被怕心帶動

據我了解,本地同修能走出去講真相的不多,有些帶著完成任務的心,偶爾發幾本真相資料。這次大面積綁架迫害後更是大多數同修被帶動,能出去講真相的不出去了,能發資料的不發了,甚至學法小組都解散了,有的把家裏的機子藏起來,有些同修連週刊都拿不到,還有的都不在家住。同修們啊,經過二十多年的風風雨雨,走到今天,可能也走到了最後,如果我們還是一有風吹就隨著動,這樣對嗎?迫害發生了,可能是舊勢力針對被綁架的同修,但是跟我們整體沒關係嗎?可能舊勢力看到了這一地區的學員都有怕心,就針對這一地區所有的人來這麼一下?如果大家都不動心,該做甚麼做甚麼,那可能舊勢力也沒有藉口再迫害同修了。如果大家都害怕了,那舊勢力也看到了,它是不是就要來它們那一套呢?當然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可是同修們啊,不承認舊勢力可不是嘴上說的啊,可不是動動嘴皮子說不承認舊勢力就完了的啊,得做到啊!當大家都被帶動的時候,我們做到信師信法了嗎?當我們甚麼都不做就在家學法的時候,我們想到了那些處在最危險之中的眾生了嗎?我們是有救度眾生的使命和責任的,當我們被怕心帶動,首先想到的是要保全自己的時候,我們對的起那些對我們抱著無限期望,期待著我們去救度他們的這一方眾生嗎?

當然了,說不要被怕心帶動,但注意安全還是應該的。不能打著注意安全的幌子就啥也不做了,同樣也不能說沒有怕心就大大咧咧不管不顧了,理智的去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

經過了所謂的「敲門行動」、「清零行動」,我們都看到了,邪惡也只是虛張聲勢,表面咋咋呼呼,但是落到實處是很弱的。就看自己的心怎麼動,你不動心,它就啥也不是。你害怕了,被帶動了,那不就上了它的當了嗎?

其實有的時候可以去仔細想想:自己怕的是甚麼?怕丟名、怕利益受損失,還是放不下兒女親情?可是這些對修煉人來說都是要放下的呀!把放不下的都放下,可能也就沒甚麼可怕的了!當然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能很難,可是修煉不就是應該有個向上攀登的願望和決心嗎?另外當我們被怕心帶動的時候去思考一下,在此時,在瘟疫依舊肆虐的今天,不管自己怎麼怕,我們不是都應該把危難中的眾生擺在「自己」的前面嗎?不管心裏怎麼怕,那我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就是要去救度眾生,做自己該做的事情,那麼怕心可能也會小得多。

同修們,迫害發生了,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幫同修發正念,更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從自身做起,找自己,修自己,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我是新學員,在修煉中還有很多不足,還有一些心沒修去。得法幾年來,無比感恩師父的慈悲看護,也感謝同修的鼓勵和幫助。寫出一些我看到的情況,可能不一定完全符合事實,旨在同修能共同提高吧。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