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基點 破假相 去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我的怕心一直很重。一天下午,我準備出去講真相,當我騎車到村口時,一輛黑色轎車開的很快。村口有個桿,車打了下急轉彎。這時怕心就出來了:這不是我們村的車,要不,不會開這麼快,還在有桿的地方急轉,說明不熟悉;上回中共不法人員來我家騷擾,也是開的黑車,也是週六,也是這個時間,也是從村委那邊看了監控,看我休班在家而來的,是不是上回我給他上網曝光,報復我來了?我怎麼辦呢?不能回去了,他們要在我家看著,我怎麼辦呢?

越想假相越多,越想越害怕,越想越不敢回家,越想越沒正念。我這本來是要出去救人的,這哪能救人呢?自己都救不了。在外面呆了一會,去同修家吧,讓同修幫幫我。再不行,讓同修到我家看看。

到了同修家,同修說:「誰都不配管,咱們有師父管。你別被假相帶動。你這個怕心太重了,這可不行,你得去這個怕心。」我很清楚,這個怕心長時間在左右我,但是像今天這樣嚇的不敢回家,這麼厲害,還是第一次。

同修問我,你怕甚麼?是呀?我怕甚麼?怕被監控、怕被迫害、怕背叛師父、怕圓滿不了、怕常人說、怕面子上過不去……甚麼都怕,活脫脫的一個人,一個活在別人世界的人。

別人說我好,我就高興;別人說我不好,我就沒精神;別人對我好,我就加倍對人好;別人對我不好,我就懷恨在心,妒嫉、打擊、報復別人,人的本質沒改變,我整天為甚麼活著?我得好好問問我自己。我不是為我自己在活著,我為誰活著?為名活著,為利活著,為氣恨活著,為了一口氣活著。所以做常人的時候,在意常人說常人想;做修煉人的時候,在意邪惡生命怎麼說,怎麼壞,怎麼整人,怎麼監控,怎麼壓制人、打擊人,整個心思用在怎麼對付邪惡生命上,做不了管不了就生出了怕。

人怎麼管得了邪惡?用人的方法,怎麼能對付得了邪惡?真的是把它當作了是人對人的迫害,整個的法理不清,整個的修煉基點不對,所以整天隨著人動,隨著邪惡動,整天都在過關,整天都在難中,整天都在去怕心在找自己,但總也找不到原因,修的很苦、很累。

這次受驚嚇,引起我重視了:可不能這樣下去了,這個怕心一起來,也想不起師父、想不起法,沒有正念,這麼下去真的會出事。我就想:我怕心這麼頑固,一個得了法的人,一個有師父管的人,並且很多時候,在我身上出現過奇蹟,見證了師父時時都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甚麼都知道,怎麼現在怕心這麼厲害,它已經達到了操控我的地步,怎麼會這樣呢?

和同修交流了一會,想起師父了,也不怕了,天也晚了,慢悠悠回家了,一回家,啥事沒有,誰也沒來。

今天我有點清醒了,不能活在別人的世界裏,在意別人說,在意別人想,在意別人一思一念,我修我自己,師父怎麼說,我怎麼做,讓人在我身上看到大法好,能證實法就行了,我去管別人怎麼說怎麼想幹甚麼?我真正為別人想,為別人好,就是讓人明白大法真相,這是我要做的。用人的想法去想人所想的、所感受的,這不是真的為他,這是在人的名利情中,是負面思維,都是假相,是需要歸正的。

我用人的想法用人的觀念去看人、衡量人,哪裏能看到真相?一切都是隨心而化,隨著我的念頭在演化假相。我怎麼想,假相就怎麼演化,我還意識不到。很多事情,很多時候,都出現過假相,我都沒深入的找找自己,也找不到,只是就事論事。

前不久,單位領導拿張發票,因為來源的問題,我就想:這是假髮票,這絕對是假發票。我這樣說,這樣想,然後就出現各種疑點,就證明我是對的──「這是假髮票」。結果到稅務局一查是真票。這事給了我很大的觸動,但過後,我沒有太大的改變。

又過了幾天,單位突然說,要來個會計,甚麼甚麼樣的,誰誰找的。這個心又起來了,是不是來接替我的,越想越實,越想越是這樣。算了,放下吧,隨其自然吧,結果是招了個做業務的。這都是自心生魔,都是隨心而化,產生的原因就是我用人的想法想人導致的。

今天在邪惡迫害中,邪惡把真相資料點視為眼中釘,就怕資料點,我也站在邪惡的角度上想,把真相資料當作是被迫害的證據,這心導致我不敢發、不敢拿、身上不敢帶真相資料,這麼多的怕,能帶上天國嗎?!

為甚麼怕心總也去不掉,總是往上返,就是因為我站在邪惡的角度上想問題,邪惡就是要讓人怕它,它好整人、迫害人;不怕它,它能整得了人、迫害得了人嗎?偉大的師父傳的這麼偉大的一部宇宙大法,我不去想法,不去想師父,而去想邪惡,整個基點都是反的。我站在師父正法的角度上想問題,怎麼會有怕?!

救人多神聖的事,多偉大的事,多了不起,可是我卻做的戰戰兢兢、提心吊膽,把邪惡看大了,腦子裏全是邪惡,全是怕,整天維護的是邪惡;這些東西在師父正法面前,甚麼也不是,在修煉人面前,甚麼也不是,只不過是師父反過來利用它成就大法弟子而已。

無論甚麼時候,我都得站在師父角度上想問題,站在修煉人角度上想問題,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圓容師父所要的,不能去配合邪惡。管邪惡怎麼說、怎麼做幹甚麼?它說了不算,去管它幹甚麼?師父說了算,我就按師父說的做就行了,腦子就裝法就行了。其它甚麼都不要去管,不要去在意,不要去聽,更不要去隨意想,一切都是假相,我就穩住心,做師父讓我做的。

寫到這兒,我眼前好像一堵牆推開了,很多障礙我、導致我沒正念的東西推開了。

很多時候,它之所以能左右得了我,都是因為我怕它。我覺的它能這樣,它能那樣,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相,都是隨著我的心在變,我怎麼想,它就如意給我演化我要的假相。如果我正念想:它不好使、它不管用、它與我沒有關係,結果就是另外一種樣子,它就管不了我,它就與我沒有關係,它就不好用。

我要加強我的正念,加強我的主意識,我是大法弟子,一切都得隨著我動,我做不了的,我求師父,師父會幫我,如果今天我正念強,不會有這麼多麻煩事,不會總在難中,一切都是順應的、祥和的,因為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中。

以上是我在現階段認識到的,不足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