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怕心 正念清除「清零」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五日】三月十五日上午九點半,派出所警察打電話說來家訪,我說「沒時間,我也不見你們」,就把電話掛了。晚上八點四十,我一看有一個未接電話就回過去,一聽是派出所的,我說沒事了,就把電話掛掉,關機、卸電池,然後心裏就生出了怕心。

十六日一天心裏都忐忑不安,到了晚上八點半,我正在父親家刷碗,警察他們就來了,丈夫說「沒在家」,讓他們走了。然後丈夫就開始埋怨我,「你就說個不煉了不行嗎?你在家該怎麼煉還怎麼煉,你這麼犟,氣死我了!」丈夫心臟不好,這時我看他的臉都白了,趕緊拿了救心丸讓他吃上。我說:「我有我的做人道理,師父讓我做好人,給了我健康的身體,煉法輪功沒有錯,我不能簽字,讓他們犯罪。」

看到他這麼難受,我想是因我做的不夠好,讓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再而三的迫害我,可是毀的卻是眾生啊!因我多次被邪黨迫害,他承受的壓力太大了,我說:「對不起,讓你又跟著承受了,真的對不起!」然後,我拿起手機搜索「國家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新聞出版署署長柳斌傑的解禁法輪功出版物的50號文件」給丈夫看,丈夫不說話了。

然後我把得到的信息叫同修上網曝光,讓海外同修打電話救度這些可憐的警察。在此謝謝講真相平台的同修!

十八日下午四點多,警察他們又去父親家了。

我去了一夫妻同修家,準備不回家了,靜下心來多學學法,加強自己的正念。和同修學法、煉功,交流、發完半夜十二點的正念後,同修休息去了,我沒有一絲睡意,就跪著雙手趴在師父的法像前求師父,我應該怎麼辦?並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怕心、爭鬥心、急躁心、說話不善的心、還有色慾心等。求師父點化我,還有哪些不符合大法的地方。我要走師父給安排的路,救警察,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消極承受和躲避。大法弟子不是在邪惡迫害了才去反迫害,而是主動清除操控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一大早我就回家了。

因幾天來,我被怕心籠罩著,排斥不掉,心也不穩,耳朵老是聽外邊的聲音,身體的細胞都繃的緊緊的,知道這是不對的,在承認迫害。我找到了最大的執著就是怕心,自己都怕成這樣了,還怎麼救人?怕的不是我,是那個假我,我要解體這個怕心,我盤腿立掌大聲跟舊勢力說:「我是大法弟子,一切不符合法的,我要在大法中歸正,不允許邪惡迫害,徹底清除迫害、阻礙眾生了解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黑手、爛鬼及共產邪靈,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感覺師父就在弟子身邊,充滿我整個空間場的邪惡因素瞬間被大量銷毀了,怕心也沒有了,這時生出了慈悲心。我想我要去救那個警察。

因為警察也是來得救的可貴生命,我不能讓邪惡的舊勢力毀了他們,所以對警察的怨恨心也沒了,感到丈夫和警察他們是自己世界的眾生,警察能給我打電話,跟自己得有多大的緣份?也許就是等著聽真相,等著救度呢!轉變觀念後,我就知道該怎麼做了。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還告訴弟子:「除惡只當把塵拂」[2]。我在紙上寫了約法三條:1、不能開警車;2、不能戴執法記錄儀;3、不能簽字,如不答應就不見面。

二十一日下午,我雙手合十求師父: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師父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然後我就拿起手機給警察打了電話,我說:「你知道我是誰嗎?」他說不知道,我說你那天找我了,他說:「哦,是某某某?」我說,「我先給你賠個禮,那天說話對你不善了,因為我丈夫住院了,心裏有點著急。聽說你上我家去了,你找我到底幹甚麼?」他說:「想跟你見個面,了解一下。」我說:「你在手機上搜索十四種邪教沒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按照法律,你上我家去,屬於騷擾,如果你給我照相、簽字呀,我絕不會配合你的,因為那樣對你不好,對你家人也不好,我不是為我自己而是為了你,才不和你見面!」我讓他再搜索「解禁法輪功出版令」。他說:「那不見就不見吧,我還有事,你這個情況我知道了,就這樣吧!」說完掛了電話。

當時,我淚流滿面,雙手合十!不知用甚麼語言來感恩師父,心情無以言表。我甚麼也看不見,但我能感受到,在另外空間就是正邪大戰,而且是驚心動魄的。在師父的保護下,弟子闖過了看似來勢兇猛的大暴風驟雨,在八分鐘內的通話中,就這樣煙消雲散了,邪惡被徹底的「清零」了。

今後弟子多學法,去人心,讓師父少操心。感恩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只為這一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