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社區人員講真相 破除「清零」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日】二零二零年八月五日,社區的工作人員劉女士,又來電話叫我簽所謂「三書」。我問是誰指使的?她說是上邊的指令。我接到電話後邀她們到我家來,我想給她們講真相。劉女士答應兩天後來我家。

八月七日劉女士來了,還帶來一位男士。他自我介紹姓趙(劉女士介紹說是社區領導趙主任)。我把他們請進屋後就開始說:我邀你們來就是想跟你們說一說心裏話。你們打電話騷擾我是違法的,希望你們不要再這樣做了,我是為你們好。我接著問趙主任:我們國家現在是法治還是人治?他沒有回答。

我告訴他:中國現在是人治不是法治。為甚麼是人治?因為現在是有法不依;執法不嚴;黨大於法。從法輪功被迫害這一事實就足以證明。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我們的任何言行都在國家的《憲法》規定之內,而中共迫害法輪功完全是違法的。我問他:國家公安部認定的十四個邪教都有哪些?他說不知道。我說:你們最好去網上查一查。說法輪功是「×教」是江澤民的胡言亂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我們講真相要求停止迫害,你們把這種反迫害叫反黨。因為法律上沒有反黨這一說,所以中共就捏造一個罪名:甚麼顛覆國家政權罪;破壞法律實施罪。這些罪名都是荒唐的、站不住腳的。這也只有獨裁政權才能做出的荒唐之事!

我還問他:你們做這個工作的,你們看沒看過《轉法輪》?他們說沒看過。我說這太遺憾了。《轉法輪》中師父教我們修煉真、善、忍,讓我們要做個好人,做個更好的人。我們修真、善、忍做好人,你們不讓,要我們轉化,轉化到哪去?搞假、惡、鬥?做壞人?

我接著說:我沒煉法輪功之前,身患二十五樣疾病。有冠心病、癲癇病、糖尿病、腰椎間盤突出症、關節炎、血壓高、胃潰瘍、失語症等。中西醫我都治過,北京、上海名醫專家都看過,也沒甚麼效果。因而導致不能正常工作。一九九七年我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的病症都好了,現在無病一身輕。而我妻子由於受迫害,輕信了謊言,簽了「三書」,放棄了修煉法輪大法。二零一六年患了卵巢癌,二零一七年離開了人世。

趙主任說:得了癌症誰也沒有辦法。我說:你嬸得的卵巢癌是晚期。但是醫院在做病理檢查時,子宮沒有發現癌細胞。都說這個病例特殊,都覺的奇怪。他們不知道這是修煉的結果。如果你嬸不放棄修煉絕對不會走的。在真修法輪功的弟子中,患各種癌症因修煉痊癒的不計其數。

趙主任又問:「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我說:「天安門自焚」完全是中共自編自導自演的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騙局。新唐人的受獎紀錄片《偽火》已經證實了這一點。「自焚」的主演,王進東被火燒那樣了,頭髮都燒焦了,他雙腿間的那個大雪碧瓶,裝滿了汽油卻沒有燒著和變形。這簡直是離奇!中央電視台的記者李玉強也不得不公開承認這是後來補拍的。「自焚」另一個角色劉思影氣管被割開,而記者採訪她還能清晰的說話和唱歌?這也是一個離奇!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造假。再說我們修煉法輪功是不允許也不能殺生的,自殺也是犯罪。這是大法對修煉人的基本要求。

趙主任又問:現在有多少人煉功?我說:現在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有一億多人在修煉法輪大法。台灣有幾十萬人修煉,唯獨中共迫害法輪功,不允許老百姓修煉。

趙主任又問:法輪功不違法,為甚麼沒給你們平反?我說:當初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也是他一己私利妒嫉法輪功。其他幾個常委是不同意的。他喊口號叫囂:「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他違法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組織(610辦公室),動用了當時國家四分之一的財力和所有部門開足馬力迫害法輪功,手段之殘忍,行為之卑鄙,令人髮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二十多年了,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消滅,反而修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邪不壓正!江澤民因此被告上國際法庭,他犯下了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是江澤民,我們就是要追究他的罪責。所以才有後來二十多萬法輪大法弟子起訴江澤民到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說為甚麼不給法輪功平反?因為法輪功是合法修煉,中共如果承認了迫害違法就等於承認自己錯了,這個責任誰也承擔不了!因此,現在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的爪牙和嫡系還在繼續執行迫害的政令。其實共產黨才是地地道道的邪教,它不能也不配給我們平反。中共從迫害法輪功那天起,神就已經定下了它的滅亡!

我接著又問:你們看沒看過《九評共產黨》?趙說:沒看過。我說:沒看過也太遺憾了!中共建黨近百年,篡政七十年。只有《九評》說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也正是順應了中共的邪惡本質,才得以實施。《九評》問世十六年了,共產黨不敢面對和回應,更害怕讓老百姓知道、也不讓老百姓看《九評》。現在通過看《九評》明白了真相的人們,紛紛三退,現在已有三億多人退出了黨團隊組織。我也用真名做了三退。

趙又說,共產黨給你們開工資,你們還反對共產黨。我說,趙主任我給你糾正一下。不是共產黨給我開工資,共產黨不生產也不營業,它哪來的錢給我開資?我的退休金是我自己通過勞動掙來的報酬。是我自己積累下的,只是政府替我們統一保管而已。我如果在職時不交五險,政府是不會給我開資的。再說社會的一切支出都是我們勞動者的納稅錢。共產黨盤剝了我們所有的納稅錢,而且無限制的消費,造成了我們養活一批政府官員還要養活一大批黨務官員。這是多麼沉重的負擔?

我又問:趙主任你一月開多少錢?他說:三千多元。我說:如果沒有共產黨官員的無度支出,我們的工資至少要再高出一、兩倍!我們的稅收比例大約是百分之五十和法國的差不多少。而法國住房、醫療、上學都是免費或有補助的,而我們國家這三大費用都是要自費的。如果沒有了共產黨(國外的政黨支出都是靠黨費和社會捐助及少量的政府補貼)減少了一半的稅負。我們才真正能過上好日子了!我們的工資、住房、醫療及其它福利至少要和台灣打平。那時趙主任你的工資就不是三千元了,一萬兩萬甚至是更多。

趙主任問我:我們這次來也是想問問你有沒有甚麼困難,如果有困難你儘管說,我們一定會幫你解決的。我回覆說:我先謝謝你們了。我沒有甚麼困難,只要我能正常修煉不被干擾,甚麼困難都能解決。

我還想繼續給他們講一講三退的事。這時趙主任又來了電話,他們就匆匆告別走了。我說:今天是立秋,我在包餃子,你們吃了餃子再走吧。趙說:不了。臨走時他還有氣無力的說以後還會再來。

我說:咱們是朋友了,你來串門我隨時歡迎。

打那以後社區再也沒有人來過。

對於邪惡「清零」干擾,我認為這是對我們修煉人的一次考驗,也是一次向具體實施迫害人員講清真相的契機。有的同修採取不開門、不見面不配合的辦法這不是上策。有的同修順應邪惡到派出所到社區,結果被圍攻恐嚇強行簽了「三書」;還有的同修家屬受到恐嚇被迫也簽了三書。我們不應該有怕心。師父明示:「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我們應該堂堂正正的去講真相,讓那些不明真相的社區和公安人員了解真相,不再做幫兇和爪牙,從而為他們自己和家人留一條後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