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騷擾 智慧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去年十月份開始,我地就陸續出現同修被騷擾。又從明慧網上看到別的地區也出現了不斷的騷擾。有以工作、退休金或家人工作威脅的,也有不簽三書遭綁架的,致使我的怕心又明顯加重。十一月份開始,我就開始被電話騷擾,再後來,村幹部上家逼迫簽字放棄修煉,鎮政府人員和當地派出所人員打電話到我工作的單位領導那裏,讓領導以辭退我來逼迫我,特別是他們都拿我正在上高三的兒子來威脅我,我兒子學習成績不錯,說不配合就不讓孩子高考,而且說再不聽就把我抓起來。

他們來找我,我就講我這些年在大法中的受益情況,心裏不穩。一開始來的人氣勢強硬,語速很快,我插不上話。過後我就想,他們不讓我多說一句話,我是不是太緊張,急於要說服人,急於表達自己,才造成了我在眾生來到面前卻無法給他們講真相

後來,也就是十二月份末,警察來電話說第二天讓我去村警衛室見他們。我的心緊張到了極點,我想我是不是應該出門躲起來,可是去哪呢?丈夫說你上哪,人家都找得著。丈夫在地上轉著圈跟我嚷,說我自私不管他和孩子了。這些年都是我打工掙錢支撐著這個家,丈夫因視力不好幹活費勁,孩子又小。自打出現了不斷的騷擾,丈夫天天跟我嚷,說你自己豁出坐牢去了,可是孩子學業就耽誤了。我想:離家出走或離婚都是舊勢力安排的路,我才不上它的當。我要堂堂正正的去面對。

因為有怕心,講真相又不知從何說起,我就打開明慧網,心裏求師父點化我。點開了一篇文章,文章不長,就一小段,文中同修提醒在面對騷擾,講真相不知講啥時,可以「入情入理」的講,這「入情入理」四個字一下使我腦子開了竅。對呀,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我有感情,有社會交往,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喜怒哀樂無所不有。警察也是人,清除了背後操縱他的因素,他們就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他們也有家庭,有父母,兒女,也有情感。好,我知道明天怎麼講了。

「咱們都盼著大法平反的那一天吧!」

第二天,我發正念清除警察背後操縱他的因素。早上九點一過,來電話說他們到了,讓我這就過去。這之前,我給師父上香,請師父給我打開智慧,以使我能更好的講真相救人。我怕被迫害,我心裏對師父說:我只走師父給安排的道路,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也全盤否定一切迫害。見到他們後,他們的問話真是有備而來,但是,我是大法所造就的大法徒,他們問甚麼,我都能把事情引述到做好人沒有錯,真、善、忍是普世價值上,我身上多種疾病的不斷康復,對待老人和錯綜複雜的家庭關係,家有老太太,活到了92歲。公公75歲離世,之前在床癱瘓好幾年,老太太三個女兒,三個兒子,我丈夫還有倆個姐姐,家裏整年有親戚來,誰一來都是全家上,每天都是你走他來,吃喝應酬都得打點,還不能有情緒,多難我也儘量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我要是不學法輪大法,在世風日下的今天,我絕對是做不到的。

在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下,在這場慘無人寰的迫害中,使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我前夫及家人在警察多次上家騷擾下,丈夫對我拳腳相加,我無奈之下,捨下四歲的兒子離了婚。這些年,我想孩子,孩子也想我。現在這個家,我進門就跟著還蓋房子和結婚時借的外債,到現在還是我苦苦撐著這個家。我子宮長過惡性瘤,眼睛是沙眼,角膜炎,鼻子是鼻竇炎,鼻息肉,鼻炎,肺結核晚期,吐膿血將近一年,現在照片子半個肺是硬結甲包著。電打過一回,全身蛻了一身皮。一回煤氣中毒,全身出現青紫塊,膝蓋以下沒了肉皮,青紫色,我在炕上躺了半年,中藥湯喝了幾大盆,汽車又撞了我一回。我學法後,病陸續都好了,我性格開朗了,脾氣也好了,工作盡職盡責,口碑很好。這些你們都可以去打聽。再說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法輪功在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裏沒有,這個誰都可以上網去查。

在近兩小時的對話中,他們不斷的把話引開,過程中,他們說簽了字以後就再不找我了,我說我不簽,我也不相信,以前我愚昧無知,簽完了你們找個別的藉口還來,索性我從今往後,就不簽這個字了!我雖說是個女流之輩,但我做人不會隨風倒,我知道我以前簽字是錯了,常人都知道受人滴水之恩,自當湧泉相報,大法師父給予我這麼多,我絕不會做不仁不義之事,我兒子也在看我的言行,我做錯事,我兒子也會瞧不起我,因為我平時一直教導他,是對的一定要堅持,哪怕付出生命頭掉了,碗大個疤,十八年後又一條好漢,我一說這話,大夥都哈哈大笑。最後,他們說:你簽我也掙那些工資,不簽我也掙那些工資。我說:咱們都盼著大法平反的那一天吧!我們在笑聲中結束了談話。

過後,同修告訴我,說話語速要慢,心要穩住。當時我聽了心裏一驚,我們離的遠,我又沒和他說這個過程,我當時想的是師父用同修的口點化我。我心裏對師父說我以後注意。我又查找自己,有急於表達的心,有怕被迫害的心,發正念有保護自己的心,有怕邪惡不讓兒子考試的心,還有,想如果過不去而被抓走就抓走吧,大不了被關押迫害致死。找到這顆心,我才明白,丈夫為啥天天跟我嚷,說你自己豁出坐牢去了。騷擾人員都威脅我說要把我拘起來之類的話,這都是我不正的心招來的。還有,他們問甚麼我答甚麼,我覺的不在法上,我要用智慧講真相。

穩心定神平和 智慧講真相

大年過後,我又無名的怕起來,壓也壓不住,我學法心也不靜,我想我怕來怕去,不就在招魔嗎,這心不去,又會求來麻煩。我一著急,就心裏求師父點悟,拿起《轉法輪》一翻,師父說:「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1]我悟到,字我說啥也不會簽,那還怕甚麼,我是救度眾生來的,不是來承受迫害來的,他來了,我就給他講真相,平時還沒機會找他呢。再有怕心一出來,我就滅它。

今年三月二十五日,區政法委三個工作人員由鎮政府人員領著上我上班的單位騷擾。我聽到當時生出怕心,我穩了穩心,定了定神,心裏請求師父加持,師父就在我身邊。見面後,我就先客氣的問了他們各自的單位和姓氏,他們就直奔主題,還是讓我簽字,我有了上回的經驗,我不搶話,語氣平和緩慢而不失威嚴,我說你們把不讓學法輪功和憲法取締信仰自由的法律文檔拿來。他們威脅說你的班別上了,你也別想上別處去上。我說,你把國家不讓學法輪功的人上班和單位不能聘用學法輪功的人上班的法律文檔拿來,他們不回答。我說當然了,每次運動都不下紅頭文件,怕過後算賬,你們也得憑良心辦事。

前幾天網上報導政法委孫立軍下面的那個大頭頭又被抓起來了,那個做記錄的趕緊說:他是因為貪污罪,我說被抓的大官都以貪污說,其實那是表面。二零二一年二月底,中共政法委系統、公安部,在中國大陸刊發最高法院動態的網站「最高辦案指南」,公布了「公檢法警察專屬十二項罪名」,並稱:「建立責任終身追究制,對造成冤假錯案之人追究終身責任」。同時,最高檢察院的網站刊文稱:將對檢察警察違紀違法辦案展開「過篩子」式「倒查」。倒查二十年。最後他們說你再考慮考慮,我說沒甚麼可考慮的。

他們走後,我覺的這一次,我比上次見警察心態平和多了,怕心也小了許多。此後,我再看法,法理整個都變了,就像同修交流中說已在新宇宙的理中修煉了一樣,我發現我身輕體透,人心執著就像離自己很遠,而且可以隨時剝離它。謝謝師父給我的加持和鼓勵。

後記

自記事我的小腹就痛,直到我三十五歲那年。在之前劇烈疼痛二十多天,期間我大量學法,在不斷的向內找中,不斷在思想中修正我的錯誤,在與親人們這些年的關係中,把我心裏不平衡,有怨氣的人和事,拿出來像過電影一樣重新看,我現在就是一個旁觀者,誰是誰非,用大法為標準,把自己的錯誤找出來,今後應該怎麼改正。在以前的很多事情上都找,沒想到奇蹟出現,我在煉功抱輪中,在因肚子痛的全身哆嗦時,我身體右下側突然被從肚子裏拽出一團東西,當時我肚子就不痛了,全身好輕鬆,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體內上下通透,說話沒擋頭,我高興的天天這個樂啊,想著師父怎麼這麼好,我只是向內找了一下,師父就給予我這麼多。真的誠心感謝師父的佛恩浩蕩 ,弟子感恩師父的心無言以表。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