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學員:珍惜這寶貴的時間救人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七日】我已經走過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在這其中遇到的難或過關,都使我在修煉中提高。現在師父給我們延續來的時間就是修好自己多救人,我珍惜這寶貴的時間,在大法中實修自己。

一、修去怕被人說的心

剛參加RTC平台講真相的項目時,同修幫我安裝好設備,培訓主持人教授經驗後,同修就幫我領了一包電話號碼。一天晚上,我跟同修一起在平台上打電話,女兒、女婿(同修)正好進屋,他們聽到我打電話後,異口同聲的說要我自己寫講稿,撥打,還要多練習。當時女婿同修說:「在平台打電話講真相,講不好就別講了,你不適合打電話,你不會說,講不好,怎麼救度眾生?」聽他這麼一說,我雖然嘴上沒說甚麼,但心裏卻忿忿不平。現在想起來是女婿給我提高心性呢!也是看我打電話救人這顆心到底堅不堅定。

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我那時就是抱著一顆救人的心,甚麼都不想了,我就是要打電話救人。開始我不知道怎麼講,我就用同修的稿打電話,後來我就自己寫稿,有時我不用稿就用樸實的語言和眾生講,用我的親身經歷給對方揭露共產黨,是怎樣迫害大法弟子的,有時我講的眼淚都流出來了,眾生明白了真相也退出了邪黨的組織。我沒有因為女婿同修的話而放棄打電話救人。

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女婿很關心我打電話的情況,過來問我打了多少電話,退了多少人,可是緊接著他又說:「你要不行就別打了!」我跟女婿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想做的事誰也動不了我,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我堅信我能打好真相電話。」為甚麼女婿不斷的對我說這樣的話呢?一定是還有我要修去的心,當我向內找把心放下時,我看到了自己有爭鬥心、怨恨心、不讓人說的心。女婿同修要求我打電話要能起到救人的效果,也是為了眾生負責,是為了讓我提高心性多救人。當我認識到自己的這些執著心,努力去掉後天形成的觀念後,他的態度馬上就改變了。

二、修去依賴心

在參與RTC平台講真相之前,有關電腦的事情,我都會讓我女兒同修幫我做,我自己並沒有主動想學電腦。參加RTC平台講真相後,我在學法的過程中認識到自己有一顆依賴心,我應該修去這個依賴心。我就從拷貝,粘貼開始學,到最後自己完成發送反饋。這個過程讓我認識到:修煉真的要主動改變自己,方方面面都要像一個修煉人。

三、在RTC平台做培訓

剛開始打電話的時候我沒有經驗,不知道如何跟眾生互動和溝通,語言表達不夠連貫,電話也打不好。那時我就在想,要是有人能培訓我打電話就好了。後來同修告訴我RTC有大組培訓,我就參加了。我沒有請過一天假,培訓主持人讓我們多讀多看素材,語句通順了,在打電話時眾生就不容易掛機,那次培訓對我非常受益,我非常珍惜。大家練習讀稿,兩人一組互相讀稿子,我和新西蘭同修互相考核,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們倆模擬打電話,這樣很快我們就能實際撥打了。在打電話中眾生也能聽很長時間了,每次打完電話,我總是不滿意,覺的自己和別的同修差的太遠。師父開示:「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多學法,認真學法,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

我參加打電話六個月的時候,有一天,主持培訓的同修問我:「你值班吧,北京時間每週六早晨值班。」於是那段時間我開始負責白天組口講素材的培訓,在培訓素材資料時我要求自己最少要讀三遍,自己一定要多付出,才能給別人講好素材,同時我們組的培訓負責人幫忙發資料給同修,我們配合的很好。在培訓素材過程中我發現我還有依賴同修的心。有一天來了很多不同國家的同修,我心裏想:我能講好嗎?看到我們組負責人也在,我心裏才平和了很多。她要是不在,我總感覺好像缺少甚麼,有時她需要去幫助同修修電腦,我心裏就有些不高興,後來我悟到大法弟子要互相圓容這個整體,大家都是為了救人。

在培訓當中我自己也能夠提高。我發現選稿子要沒有敏感詞,對方就能把這個稿子都聽完,掛機率很少,還有三退的;講一個誓言故事,如果勸不退就講紅眼石獅的故事、抹毒誓得福報的故事、藏字石、這三個故事,講其中一個。然後再講大法真相、天安門自焚、活摘器官;有的同修在打電話時對方就掛機,一般都是沒有講誓言故事;在勸退時語速講的快也掛機,再打過去後平穩的講就退了。我們培訓的主要目地是讓眾生明白真相,眾生聽明白了才能得救。我們這個平台是一個慈悲的場。培訓後同修勸退率很高,我們同修之間配合的也很默契。

四、在平台講真相中救人的心越來越強烈

我一開始打電話時跟眾生沒有互動,是因為我有黨文化的物質:怕心,好強加於人,不考慮對方的感受。培訓同修建議我再看看《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打地方專案時,有一個人我沒告訴他我真實的地方,對方就生氣了。打第二次時他問:你是哪裏?我跟他說,今天顯示美國、明天顯示荷蘭,給他講三退時對方掛斷了。師父講:「我跟大家已經講過了,善它不是裝出來的,也不是表面上維持的一個狀態,善是真正發自內心的,那是通過修煉才能得到的、才能體現出來的。在眾生面前,你的話一出口,你的念一動,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體,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東西解體,那麼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3]後來我接通過一個東北人,用東北的家鄉話說,這樣就能跟對方拉近距離,讓對方感到親切,勸退率很高。

我在打電話當中還遇到要錢的,對要錢的人就給對方舉了一個例子:當年在中國河北省邯鄲市,有個家庭婦女叫謝秀芬,在癱瘓十六年後因修煉法輪功恢復了行走能力,沒花一分錢,身體康復了。我都會跟對方說:「你的命重要,還是錢重要?有錢不一定救你的命。而且不義之財是不能得的。」對方明白了道理也就三退了。我還遇到一位接聽者問我:「你知道新疆殺死多少人嗎?」我說:「我不知道,法輪功不能說假話,得說真話,我知道的我會告訴你,我不知道的我是不能亂說的。」最後這位接聽者也三退了。師父看到我有救人的心,於是把有緣人引到了我身邊,我想我一定要修好自己,認真講好真相。

後來同修希望我參加重點案例組,我想這不會是偶然的,就參加了。打四川專案時,我上網查看了四川有甚麼風景,這時,我看到了四川有樂山大佛,我就跟一位接聽者說:「你看我們四川有一個樂山大佛,你去過嗎?樂山大佛都流眼淚了,樂山大佛在警示我們,現在的人做壞事,人類都敗壞了,災難就多。」然後很自然的跟對方切入了三退。我還遇到一位孔老師,第一次掛斷,第二次再撥我就說:「孔老師您好!你姓孔和孔子幾百年前是一家人,我們中國是神傳文化,敬天、信神,三字經讓我們從小做好人,能使人類的道德得到提高,竇燕山有一方,教五子,名俱楊,竇燕山以前盡做壞事,他夢見他父親告訴他,你要行善做好人,壞事做多了,沒有子孫。」然後我再切入中國的教育,並讓他記住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就三退了。

結語:我體悟到打電話要互動,不要念稿子,一問一答是最好的,還有要做好三件事,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不管遇到甚麼樣的情況,甚麼都不要想,也不要有任何負面的想法,心中只想著救人,就能形成整體、正念救人的威力。感謝師父給我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我一定要好好珍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