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進撥打電話四天 派出所所長退黨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一天,我在海外電話平台撥打真相電話,同修轉給我一個電話號碼,並附上之前撥打情況的回饋:接聽多次,最長接聽26分17秒,可還是罵人。同修請我再給他講一講,希望能再多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

我看著這個回饋,看到了同修對眾生負責的那顆心。號碼轉給我也不是偶然的,或許這個人和我有緣。我知道救人的是師父,是大法,同修的撥打已經做了鋪墊,我就只管繼續講真相就好了。

師父告訴我們:「真相是救度,真相是希望 」[1]。

我清理一下思路,開始撥打。撥通電話,我說:「我是在美國打來的越洋電話。」他打斷我說:「之前有人打過電話,你們是不是一夥的?」他接著說:「我堅決擁護共產(邪)黨。」我沒有回應他,就是講真相,因為師父講了:「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2]

我開始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講了瘟疫及躲過瘟疫的方法──誠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法輪功是國際重罪,正面臨人治天懲。之後我給他講我得法後十多種病不治而癒的經歷;講了大陸歌王關貴敏患晚期肝硬化,修煉法輪功之後康復如初,每年隨神韻藝術團世界巡迴演出。最後,我給他放真相廣播「器官移植調查綜合」、「鄧光英目擊活摘器官」及「中國人,誰能拯救你」。

聽完真相,他問我:「你是哪的人?」我說:「是黑龍江的。」他又問我:「您住在哪個城市?」我說:「你是不是還要問我的身份證號碼、護照號是多少啊!我不能告訴你,是不想讓你犯罪。」後來對方態度有所轉變,我說:「給您的那兩個網址,您先去看看,我還會給您打電話的。」這天,他接聽了四次,共接聽48分27秒。

第二天上午,我又打通他的電話,他只接聽13秒,罵一句髒話之後說「別打了,在開會」。下午,我再打過去。我說:「不放心,您聽了那麼多真相,還是沒有明白,還在危險中,所以還得繼續講。」

我講了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美國駐華使館微博發布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追查國際發布的公告;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獨立人民法庭的終審判決;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二十八日,河南省焦作市山陽檢察院兩天放了六名法輪功學員,擺放了自己未來的位置。這次,他沒有罵人,也沒有說話,靜靜的聽了19分06秒。

第三天,我又繼續跟進撥打,播放歌曲《為你而來》和《法輪大法好》兩首歌曲。重複講了一些重點真相內容,他接聽23分17秒。

第四天,再繼續跟進撥打,他接聽25分44秒,提出一些問題,也就是他的心結,例如,武漢肺炎是怎麼回事?我說:「就是一種瘟疫啊,就是來滅中共來的,所以得三退。」他說:「退黨給錢嗎?」我說:「不給,大法弟子的錢那是救人的錢、救命的錢,拿救命的錢是在犯罪。給您,您都不能要。」他說:「共產黨給我錢,誰給我錢,我就信誰。」我說:「是您的納稅錢養活著共產黨,而不是共產黨養活您。您的錢是您工作所得,您在哪工作,哪都得付給您工錢。」

他那邊背景音比較大,我以為他沒有聽,就說:「你沒有在聽,那我先掛了。」他趕緊說:「我在聽你說。」我說:「我查看了追查國際,有你的名字,是某派出所所長,你要保護法輪功學員,釋放他們,將來大審判時,他們會給你作證。」

我繼續講:雁過留聲,人過留名。歷史上有岳飛,也有秦檜,岳飛名垂青史,秦檜遺臭萬年。今天,我們每個人都在給自己寫歷史,做正義之士名垂青史,不做千古罪人殃及子孫。打舉報電話,舉報江澤民和身邊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立功贖罪。我們把參與迫害者送上法庭繩之以法不是目地,但是我們也不會讓迫害者繼續行惡。我們的目地是救人,使明白真相的人免遭淘汰。

如果你自己還沒有去退黨網站退黨,那瘟疫來時,你可能就會遭遇不測。因為不放心,所以我還是一次次給您打電話,大法弟子只是把真相告訴您,選擇還得靠自己,誰也代替不了。

他很沮喪的說:「我退不了了,中毒太深了。」我說:「都有機會,就看你自己的選擇。」我叫他的名字說:「某某某,我可以幫您退黨。」他說:「好,退了吧!謝謝您了!我還有事,先掛了啊!」我說:「好,祝您平安。」

通過四天跟進撥打,他共接聽116分47秒,所長終於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謝謝師尊加持!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我們知道〉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